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00、貂蝉谏言纳婉儿 吴铭讽语激华佗
    吴立仁的话直接将王安石、范仲淹和白玉堂三人给震住了,三人都好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时候吴立仁不去追查刺客,找寻真凶,反而是想要继续用这两个和杀手有关的人,甚至连刘墉都有些不可思议。

    “周……王!他们,可是认识刺客的啊!”白玉堂忍不住出声提醒道。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玉堂,你也该知道,本王看人的眼光是不会错的。王基,本王现在封你为吴县令,范净,你就辅助王先生,为吴县的县丞,就以吴县,试行新法,若是有成就,那到时候再向整个吴郡推行,这样便可以逐渐推行下去。”

    两人终于明白吴立仁的意思,这是他们做梦都不能想到的,毕竟吴立仁刚刚经过这样危险的刺杀,吴立仁即使不杀他们二人,都已经算是宽宏大量了,没想到吴立仁竟然还还会如此重用,王安石和范仲淹此时心中都只有一个念头——此生只效忠吴立仁一个主公。

    “我等愿为主公效死力!”

    “滴!检测到宿主获得范仲淹的亲密点9点,当前宿主拥有亲密点62,仇恨值129。”

    白玉堂给刘墉递了一个眼神,想让他也劝劝吴立仁,可是刘墉却只是轻轻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再纠结下去。

    虽然吴立仁十分想让王安石试一下变法,但是他也知道,变法这件事情,是把双刃剑,若是好了便是富国强兵之策;若是不好,那就可能导致动乱,所以他只是让他们两人试行。而选择吴县,一来吴县有部分世家大族,诸如陆家、全家等,但是又不是和吴立仁一起创业的。到时候如果有什么利益冲突,他们若是敢有二心,那吴立仁也不会手软;相反,如果是徐州的大家族,他可不敢轻易动手,毕竟很多人都是起初跟随吴立仁一起的。如此行为,必然会被人认为是鸟尽弓藏,于自己的名声不利。

    安排好这一切之后,吴立仁又得到了一个好消息:那便是上官婉儿经过几天的休养,现在终于可以开口说话了。吴立仁无暇多想,便立刻带着貂蝉一起,亲自去和上官婉儿道谢。

    两人走在路上,貂蝉忽然开口问道:“婉儿妹妹对夫君情意深重,夫君难道还不考虑将她纳进门吗?如此真的是辜负了婉儿妹妹的一番情意啊!”

    吴立仁这几天一直觉得貂蝉怪怪的,想说什么却一直没有说,现在他总算明白貂蝉的心思了。吴立仁对上官婉儿的舍身相救十分感激,他也知道上官婉儿对自己的感情,只是他根本还没有做好接受上官婉儿的准备。

    “蝉儿,你糊涂了?我和婉儿已经结为兄妹,怎么还能谈论男女之事?”

    貂蝉摇了摇头,“夫君,婉儿只是义妹,结为夫妻,并无不可!夫君若是觉得为难,那让妾身去说便可,我想婉儿妹妹一定不会有什么意见的。”

    “此事容后再议吧!”

    两人一起来到上官婉儿的房间,这个时候孙思邈等人还在一起商量着,看到吴立仁和貂蝉进来,几人一起施礼道:“属下拜见周王、王后!”

    其中一人,年龄五十多,花白的头发和胡须,满脸的笑容,让人看到就浑身很舒服,仿佛吹过一阵春风。吴立仁上前几步,轻声问道:“先生就是救婉儿妹妹的华佗先生吧?”

    那人呵呵一笑道:“承蒙周王挂念,草民正是!”

    “请华先生受本王一拜!”

    吴立仁躬身给华佗行了一礼,慌得华佗连忙扶住吴立仁,口称不敢当,吴立仁继续问道:“现在婉儿的伤势如何了?会不会留下什么病根?”

    “回周王的话,上官姑娘伤的很重,不过在孙先生和李先生一起的配合下,现在的伤势已经开始恢复,想要痊愈,还需要几个月,也不会留下什么病根,请周王放心。”

    吴立仁点了点头,示意让貂蝉先进去,这个时候,孙思邈看着吴立仁道:“元化的医术高明,让属下佩服不已,特别是在给上官姑娘治病之时,那一身功力,让属下等自愧不如。故而属下想要将元化先生留在医学院,属下愿意将这个院长之位让与他,还请周王准许!”

    留下华佗?那自然是好事,即便孙思邈不说,自己也会尽力留下他,但是这个事情,最主要的因素,是要看华佗同意不同意了。

    华佗听闻孙思邈要将这个什么医学院院长的职位让给自己,显然有些受宠若惊,连忙拒绝道:“孙先生妙手回春,医者仁心,佗也是有过耳闻,这院长之位非孙先生莫属。况且,草民学得一身本领,本是要拯救天下黎民百姓,又岂能只在此地逗留?草民多谢孙先生的美意,请恕草民不识抬举,过段时间,草民还要四处游历,毕竟众生都是平等的。”

    果然,华佗之心,不在这里,想要留住他,看来还是要费点力气才行。

    吴立仁呵呵一笑,拱手对着华佗道:“元化先生如此心怀天下百姓,实在让人敬佩,可称得上德艺双馨之大贤。只不过本王还有个疑问,想请元化先生解惑。”

    “周王有话直言,草民必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吴立仁知道,自己展示嘴炮的时候到了。

    “先生学得一身医术,想要救天下之人,可是这天下之人何其之多?先生又能救得了多少?”

    华佗呵呵一笑道:“草民只要尽心尽力,无愧于心就可以了。”

    “当真无愧于心?”吴立仁颇有深意地望着华佗,“先生以一人之力,每天最多能救十人二十人,但是如果元化先生留在医学院,不但可以救人,而且还能将一身医术传授给更多的人。而我下邳郡学,现在已经是天下人才最多的学府,以后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到这里求学,先生的医术便可以被他们发扬光大,即便他们不能尽学元化先生之真传,哪怕只学得五六成,也能够治的许多寻常病症。如此下去,这天下百姓才能尽受元化先生的活命之恩,这样才是真正的无愧于心。莫非先生是心存私心,不愿将这一身本领倾囊相授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