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99、华佗急救上官 吴铭试行新法
    吴立仁点了点头,貂蝉确实是懂他的人,貂蝉连忙说道:“夫君不要担心,刚刚孙思邈在医学院联合了几个有名的医官一起抢救婉儿妹妹,幸亏送回来的早,而且名医华佗前几天刚刚来医学院里和孙先生等人一起研究医术,这次他算是帮上了大忙,总算将婉儿妹妹给救了回来。不过现在她还需要多多休息,孙先生他们几人一起为婉儿开了一副药,想必不会有什么大碍。”

    吴立仁脸上总算露出了欣慰之色,若是上官婉儿真的因此丧命,他就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不过总算是有惊无险。这个时候孙思邈进来之后,也来不及行礼,立刻给吴立仁号脉,没一会儿,孙思邈呵呵一笑拱手对着吴立仁道:“回周王,身体气息均匀,已无大碍,只不过胸口受的上还需要好好调养一段时间,才能不留下病根。”

    “多谢孙先生了!”听到吴立仁没什么事情,貂蝉也是十分开心,接着她又问道:“孙先生,夫君还想知道婉儿姑娘的情况,你就和夫君说一下吧!”

    孙思邈看了一下吴立仁,继续说道:“那刺客的剑刺到了婉儿姑娘的小腹中,本来是十分危险的事情,但是因为发现的早,又加上华佗先生正好在这里,用了华先生研制的麻沸散,接着他亲自主刀,终于及时将婉儿姑娘给救了回来。虽然如今她毕竟虚弱,但是假以时日,属下保证她一切都能恢复正常。主公这几日不要操劳政事,安心休养即可。属下已经开好了药房,周王的伤,少则十天,多则半个月,定然能够痊愈。”

    此时,保全卫和下邳令刘墉一起展开了全城搜捕,誓要将刺杀吴立仁的刺客给抓出来,这次吴立仁的遇刺,让他们意识到了,自己在保卫工作上的疏漏。白玉堂得知了此事的前因后果之后,更是直接让人将王安石和范仲淹一起控制了起来,准备严刑逼问两人。后来在柳如是的坚持之下,才让白玉堂止住了动大刑的念头,等吴立仁伤好之后再做打算。

    龙阳君一剑没有将吴立仁杀死,这个时候他才知道,为何吴立仁会敢和自己打找个赌。他真的很想去再来一剑,将吴立仁杀死,可是被自己的赌约所限制,再加上,吴立仁敢于打赌的气魄,一时间,他竟对吴立仁有些佩服起来。所以龙阳君长叹一声“看来上天在护佑此人”,便飘然离开了。

    保全卫的反应虽然很快,但是龙阳君却好像消失了一般,在偌大的下邳城中,几乎已经是挨家挨户搜查,却也始终没有找到这样一个人的行踪。

    过了几天,白玉堂和刘墉被吴立仁传唤,两人心知今天是“在劫难逃”,一起携手来到了周王府。

    “属下刘墉(白阙)拜见周王!”

    行礼之后,吴立仁轻轻咳了一声道:“刺客抓的怎么样了?”

    刘墉和白玉堂面面相觑,白玉堂示意了一下刘墉,刘墉便开口说道:“周王息怒,我等办事不利,已经挨家挨户搜索了几天,却也不见那刺客的影踪!”

    吴立仁沉默了一下,刘墉和白玉堂都准备等着吴立仁的责骂,可是过了一会,吴立仁却是说:“算了,将派出去的将士都撤回来吧!挨家挨户搜索,太过扰民。陶阳此人看来也是一个守信之人,本王和他打赌,被他刺了一剑,虽然没有取了本王的性命,但是也没有再继续纠缠。或许此时已经离开下邳了,不如就由他去吧!白左使,那王基和范净在哪里,快去将他二人带来见我!”

    吴立仁说完,白玉堂脸色一喜,上前说道:“回周王,此二人还关在保全卫的大牢里,属下早就想审讯此二人,想必他们一定是此刻同党。只不过郡学的柳如是非说周王想重用此二人,让属下不敢对他们动刑。既然周王想要亲自审讯,那属下现在就去提他们二人来见!”

    吴立仁呵呵一笑,没有说话,没过多久,白玉堂便押着范仲淹和王安石一起来到了吴立仁面前,吴立仁抬眼看过去,发现两人身上都带着枷锁,俨然一副重罪之人。两人虽然没有受刑,但是此时脸上也都是一脸绝望。

    “白左使,为何如此对待两位先生!快去把枷锁除去!”

    吴立仁的话,让白玉堂怔了一下,但是他也没有办法,只好照做。等到将枷锁去除之后,两人一起跪了下来,口中称罪道:“幸好周王吉人天相,没有什么事情,否则我二人便是万死也难辞其咎啊!”

    “汝二人勾结刺客,谋杀周王,实在罪不可赦!快快从实招来,那刺客现在何处?”

    白玉堂此时好像将怒火都撒到这两人身上,这几天他没日没夜去搜寻,却怎么也找不到刺客,心中早已经对他们二人恨之入骨。

    “周王明察!我二人虽然有罪,但是却怎么也不敢勾结陶阳,谋杀周王啊!”

    王安石心中最愧疚,因为刺客龙阳君和他是旧识,又是在他的家中,吴立仁被刺,他无论如何都逃不开干系。即便当时的情况,他和龙阳君拼命,也丝毫不能减少他的嫌疑。

    可是被白玉堂这样冤枉,他的内心还是十分不甘心,即便是死,他也不想背负这样的罪名。吴立仁在许多百姓心中,都是这天下最好的主公——这也是他来到了下邳之后的真实感受。然而让自己背负这样一个杀害天下明主之人的罪名,他怎么可能去认。

    “周王,此人嘴硬!属下在保全卫有很多刑罚,只要给他吃上一套,不怕他不招!”

    白玉堂听到王安石还是如此申辩,不由得更加恼火,上来就想给他来个严刑逼供。

    吴立仁呵呵笑了一下,不过又忍不住咳嗽了起来,他捂着胸口,缓缓走到了两人面前,白玉堂更是十分担忧地喊道:“周王小心啊!不要离他们太近了!”

    吴立仁丝毫不理会白玉堂的话,将两人扶了起来,轻轻说道:“本王想让你们二人一起将新法的内容选择一个县试行一番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