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98、婉儿舍身救主 吴铭设局逃生
    吴立仁听到系统的介绍,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106的武力,吴立仁现在只有94的武力,而且还是空手,刚刚躲过一劫还是没有爆发技能的龙阳君,现在,吴立仁根本没有信心挡住他一剑。

    吴立仁和龙阳君两人在院子中,龙阳君手中硕龙剑直直指着吴立仁,继而身形一动,整个人快速移动起来,硕龙剑仿佛化成了一颗流星,直接奔向了吴立仁。

    吴立仁大骇,望着快速袭来的剑光,他来不及任何思索,下意识地向着右边一闪,可是感觉危险依然没有脱离,随即一矮身,就感觉头顶一凉,硕龙剑直接削在了吴立仁的头发上,只见几根头发悠然飘落,吴立仁此时已经惊出了一身冷汗。

    可是龙阳君却一点都不做作,硕龙剑再次出手,向着半蹲的吴立仁再次刺去,吴立仁无奈之下,之后再次就势一倒,倒在地上之后,快速向一旁滚了过去。

    龙阳君眉头一皱,没想到吴立仁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是连躲了自己几剑,还用这样难看的方式。

    “我看你这次还往哪里躲!”

    龙阳君再次纵身而起,硕龙剑直指吴立仁,此时已经躺在地上的吴立仁已经不知道还要往哪里躲,这个时候一旁的范仲淹急忙捡起了王安石刚刚丢的石头,奋力向着龙阳君砸了过去,龙阳君只是随意一挥,便将那石头磕飞。

    吴立仁的心几乎跳到了嗓子眼,碰到龙阳君这高武力高智力的人,他根本想不到一点办法,再强的嘴炮,也没有办法,因为龙阳君根本不给你机会说话。

    吴立仁只感觉身前人影一闪,刺啦一声,就听到长剑刺入身体的声音,吴立仁却没有感觉到疼痛,定睛一看,原来龙阳君这一剑竟然刺在了上官婉儿的身上。

    龙阳君怔了一怔,没想到上官婉儿竟然在这电光火石之间,给吴立仁挡住了这一剑,他根本没有看清上官婉儿的动作,他完全想不通一个不会武功的人,为何能那么快的速度替吴立仁挡住了这一剑。他失神地抽回了长剑,而上官婉儿也无力地倒了下去。

    吴立仁瞬时起身,将上官婉儿扶住,面色痛苦地不停摇头道:“婉儿,你这是何苦!你这是何苦啊!”

    上官婉儿此时的脸上却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断断续续地说道:“小妹……终于……能……替……兄长……做点……事情了!答应我,要……好好……活着!”

    此时吴立仁痛苦万分,想到之前上官婉儿就劝自己离开这里,而他却过于托大,在没有带任何侍卫的情况下,还在此逗留了如此之久,若不是自己,怎么会陷入到如此危险的境地,又怎么会让上官婉儿为了救自己而死!

    “陶阳!即便真的是我让人杀了刘璋,你今日前来复仇,也只是还我一剑!当日刺客怎么刺的刘璋,你也就怎么刺我即可,我绝不闪躲。一剑过后,你可以随意离开,无论我是生是死。你可愿意和我赌上一赌?”

    吴立仁将上官婉儿缓缓放下,此时他的脑子里忽然一下子空明了起来,眼中虽然有无穷的杀意,可是还是用力给掩盖住,他要好好活着。

    陶阳从刚刚的吃惊之中缓和了过来,他看着吴立仁,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我便答应你!不过当日那传不祝可是用短剑刺进了先王的胸口,这一剑,你必死无疑!”

    说完,龙阳君身形一动,用尽了所有力气,抓住自己的硕龙剑,向着吴立仁刺了过去,一旁的施世纶、柳如是和范仲淹都齐声大喊道:“不要啊!”

    然而他们虽然也一起冲过去,却远远没有上官婉儿的那种速度,两人还没有冲过来,龙阳君的长剑已经抵到了吴立仁的胸口上。可是这个时候龙阳君心中一震,暗道不好,因为硕龙剑虽然刺穿了吴立仁的外衣,可是却不能再刺入半分,不过巨大的力量还是让吴立仁一下子飞了起来,撞向了身后窗户,只听得嘭的一声,整个人从窗户上栽进了房间之中。

    范仲淹几人连忙一起闯进了房间之中,将伤痕累累的吴立仁给扶了起来,范仲淹更是心急如焚地喊道:“周王,你没事吧?都怪学生,都怪学生啊!”

    “快……快……快去……请孙思邈……李时珍,救……救……婉儿……”

    话音刚落,吴立仁就一下子失去了所有意识,昏迷了过去。

    等到吴立仁再次醒来,他就听到耳边有人在哭泣,睁开眼一看,正是貂蝉和他的长子吴韶,而貂蝉看到吴立仁睁开眼,连忙大声喊道:“来人,快,快去传孙先生,就说周王醒了!”

    吴立仁醒来之后,什么话都没说,而是去翻看了系统的提示信息,翻了一会儿后,他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目前为止,他还没有看到上官婉儿身亡的提示。

    吴立仁之所以选择让龙阳君和自己赌上一赌,便是因为当时他还没有听到上官婉儿死亡的提示。所以想要救上官婉儿,只有在最短的时间将她送去治疗才有机会,但在当时的情况下,若是吴立仁等人再和龙阳君纠缠一会儿,那上官婉儿很可能就因此耽误了最佳救治时间,那到时候即便是华佗,都有可能回天乏力了。

    况且他这个时候想到自己身穿着金丝软甲,而龙阳君手中宝剑能不能刺穿他的软甲,他也不能保证,只不过这种情况,这种选择是最佳的,他只能搏一搏,为了自己,也为了上官婉儿。

    看到吴立仁半天没有说话,一旁的貂蝉此时擦了擦眼泪,轻声叹道:“夫君,你感觉怎么样,好点了没有?”

    虽然龙阳君的剑,没有刺穿他的软甲,但是那股极大的冲击力,确实让吴立仁受到了严重的内伤,现在他动一下都感觉胸口疼痛万分,他挣扎着想要说句话,可是却无法发出声音。

    貂蝉却好像一下子明白了吴立仁的心思,急忙问道:“夫君是不是想要问婉儿现在的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