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96、吴立仁力排众议 范仲淹再议新法
    本来对王安石还十分反感的施世纶,此时听到王安石的话,他也不禁有些改观。

    “兄长,此人乃是从蜀王帐下来的,还需要细细查探一番此人的底细。”‘

    上官婉儿此时提醒吴立仁了一句,吴立仁也明白她的担心,即便他不说,以后陈近南和王守仁等人也一定会重新提出来,毕竟如今双方还是处于半交战状态。

    吴立仁点了点头,“这样,我和安石先生先谈一谈,看看他的变法内容是不是真的有用。”

    “周王,此处有些简陋,不如带着王兄一起到王府中去详谈,如何?”

    吴立仁想要在这里和王安石聊一下,但是范仲淹却显得还是有些不放心,一来他想让王安石好好梳洗一番,这样才能在聊的时候不至于影响吴立仁的心情;另一方面,吴立仁的安全还是很重要的,毕竟王安石确实是之前刘璋的人,虽然他对王安石很放心,但是施世纶、柳如是等人的眼神,让他知道,还是要站在吴立仁的角度上去考虑。

    “不需要,此时此地,至于安全,不是问题,寻常小毛贼,没有谁是我的对手。”

    吴立仁却不想这样,他此时有些迫不及待地想看看王安石的变法内容,而看到吴立仁如此在乎自己,让王安石仿佛遇到了知音一般。本来他空有一腔热血和学识,却没有人能够理解,即便是刘璋之前用他,他也知道,只是刘璋想要和黄权做的交易。而此时吴立仁亲自来见自己不说,还要和囚首丧面的自己畅谈一番,王安石的内心是激动的。他立刻再次躬身拜道:“能遇到周王这等明主,实乃王基之幸也!王基愿为周王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滴!检测到宿主获得王安石的亲密点9点,,宿主当前拥有亲密点,仇恨值。”

    果然,王安石确实是因为不得意,才会来此,亲密点献上了,吴立仁知道,那此人就可以真的重用了。

    上官婉儿自然了解吴立仁的脾气,所以她也不再去劝,而是就站在了吴立仁身旁,留意四周的情况。

    王安石此时连忙去将自己拟定的变法内容一卷卷地搬了出来,放在了吴立仁身边。吴立仁拿过来一卷边开始看了起来,没一会儿就点了点头,同时招呼旁边的上官婉儿和施世纶等人也拿去看。

    过了快一个时辰,几人才将王安石的那些拟定好的变法内容看完,吴立仁之前读历史的时候就知道,王安石的这些变法的大概意思,但是却没有仔细了解过,这个时候详细看了一遍,才明白,这些都是王安石的心血所在,想到了很多很多细节,只不过有一点却是没变的这个变法却是影响了很多人的利益,特别是方田均税法,将治下所有土地丈量之后重新调整税赋。本来许多大族的土地,都有很多隐匿不报的部分,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土地,不能收到税赋,但是若是按照王安石之法,那么到时候就要足额缴纳税赋,这无疑是得罪了很多人。

    另外青苗法,是在灾荒之时让官府贷款给百姓购买粮种,好维持新的一年的生产。而这就抢走了很多放高利贷者的利益,而这些人,很大一部分也是世家大户所支持的。

    “你们以为安石先生的这些变法内容如何?是否有实施的必要?又有什么利弊?”

    吴立仁把问题先丢给了他手下的这些人,吴立仁想看看他们是什么想法,毕竟他们也算是代表了一部分人,若是此法真的是大部分人都反对,吴立仁也没有勇气去实施。

    “王先生这些变法内容,确实能够增加收入,对百姓也会有很大的好处,只不过属下以为,必然会遇到很多问题,所以想要真的推行下去,还是需要谨慎行事。”

    柳如是先发表了意见,她的身后并没有什么世家大户,所以这些变革的内容对她来说几乎都算是有益的,但是她也没有仅仅从自己的角度思考。

    “柳督学所言极是!此法看起来虽然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却会影响很多世家的利益。周王能有今日之成就,便是得到了诸如糜家、陈家、陶家等徐州大家族和江东各族的支持,他们中也有很多人或文或武,在周王麾下任职。若是行了此法,必然会让天下世家大失所望,甚至有可能做出极端的事。”

    上官婉儿也是出声支持了柳如是的意见,她也是一心为吴立仁考虑,所以对王安石的变法,也持着保留态度。上官婉儿所说的极端之事定然是反叛,只不过她刚刚点名了几个大家,此时也不好直接表达出来。

    吴立仁没有表达意见,又将目光放在了施世纶身上,施世纶立刻拱手答道:“周王,属下以为祖宗之法不可废!自古天下皆用古法行事,都没有什么不好的,而今若是忽然行新法,必然会让人心不稳,不利周王大业啊!”

    吴立仁明白了施世纶的态度,他是代表了很大一部分的读书人,都认为现在行的古法都是圣贤所遗留下来的,若是贸然改变,便是对先贤的不敬。

    眼看几人几乎没有一个人支持自己,王安石着急了,急忙说道:“周王明鉴!这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而不是那些世家大族的天下,若是因为担心损害他们的利益,那便是损害了天下百姓的利益啊!周王仁德之名海内皆知,若是行了新法,必然会让四海咸服,泽被天下!”

    吴立仁没有王安石那么乐观,也没有施世纶那么悲观,变法内容是不错,但是他知道王安石当初变法便是失败了,就是因为太过乐观和理想主义,其中很多问题,他也没有能及时考虑到。

    “仲淹,你也看了安石先生的这些新法,以为如何?”

    听到问自己,范仲淹倒是有些意外,但是他却立刻又恢复了自然,胸有成竹地答道:“周王,属下以为,新法虽好,但是却要缓缓行之;若是操之过急,必然激起很多人的反对,到时候新法便可能成为乱国之策……”

    刚说到这里,忽然一声大笑传了进来,“一群乱臣贼子,还敢在此妄议天下,实在可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