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95、范仲淹断齑画粥 王安石囚首丧面 下
    吴立仁这样一反问,立刻让范仲淹摇了摇头道:“周王见笑了,学生虽然愚钝,但是也知道礼仪,岂会是私养女子在家中,实不相瞒,此人乃是王基,字安石,原本是西蜀刘璋麾下的从事,曾在蜀中为刘璋主持变法之事。因此得罪了蜀中许多世家大族,所以在刘璋死后,吴懿弄权,便将王基免职。王基无奈之下,便和学生一起来到下邳。因为如今听闻蜀王大军正在大举攻伐荆州,王基为了避免嫌疑,所以不敢在下邳求仕,只能寄居在学生家中。”

    “王安石?竟然是他?”

    吴立仁一时情急,竟然脱口而出,这句话让范仲淹有些莫名其妙,“纣王难道听过此人?”

    这个自然是听过,但是却不能是在历史书上听过,吴立仁呵呵一笑道:“自然,测绘使李白曾经亲自前往蜀中绘画蜀中山川地形图,所以也了解了西川英才,这王基正是李白曾经介绍过的。”

    范仲淹面色一喜,连忙说道:“既然如此,那安石兄便不会如此为难了。王基此人胸怀大志,曾经想在西川变法强国,但是刘璋此人却非明主,再加上世家大族的阻碍,故而最后落得一个骂名,狼狈逃出蜀地。如今流落在此,以周王之雄才和英明,必然能让安石兄此生之志得以实现。”

    变法的王安石,在汉末变法,也是花样作死,这个时候的世家大族,可是相当于控制了天下大部分的舆论和人才,想要侵犯他们的权益,无异于与全天下人作对。而这个和王安石一起的北宋风云人物范仲淹,也是曾经主持了“庆历新政”,两个变法人才到了一起,是不是可以改变王安石变法的一些弊端呢?

    庆历新政虽然很快就失败了,但是效果还是取得了一些;和王安石的熙宁变法相比,庆历新政算是比较成功了。而熙宁变法,得到了神宗皇帝的大力支持,强行推行下去之后,结果却是让人大跌眼镜,原本是为了百姓的变法,到了最后,反而成了百姓的负担,最终也在百姓的叫骂声中停止了他的变法。

    究其原因,法令虽好,但是却因为宣传的不到位,基层贪官污吏的盘剥,使得最终起到了反作用,只不过现在王安石和范仲淹两个变法大佬一起出现在了自己面前,吴立仁忽然有种奇怪的想法:在仁宗、神宗不能完成的变法,在自己的统治时,是不是能够完成?

    “不知那王基现在还在你家中吗?”

    吴立仁现在急于想看到王安石,想和他探一探所谓的变法,到底该怎么实施,才能保证变法的过程和结果和预料的一样。

    范仲淹点头称是,吴立仁哈哈一笑道:“既然如此,那仲淹你便带我去你家中亲自拜访一下这个王基!”

    吴立仁本以为范仲淹会满心欢喜,可是没想到那范仲淹脸色忽然变得有些难看,十分为难地看着吴立仁道:“周王,学生家中凌乱,不如让学生先回家,去召那王基来见就可以了。”

    “既然王基有如此本事,那也正是天下贤才,铭为天下人寻贤才,岂能没点诚意?仲淹不必多言,前面带路即可。”

    范仲淹无奈,只好领着吴立仁几人一起前往他的家中。范仲淹的家,是一处十分偏僻的小院子,几乎没有什么多余的物品,刚一进门,就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人正在那里奋笔疾书,连吴立仁等人的出现也都没有让他停下。

    “此人太过无礼!”施世纶不由得怒道。

    这个时候范仲淹走了过去,轻轻拍了一下王安石道:“安石兄,周王来了,快点行礼!”

    王安石听到这句话,终于放下了他手中的笔,不敢相信地问道:“你是说徐州之主周王?”

    范仲淹点了点头。

    王安石这才慌忙走了过来,拱手拜道:“草民王基不知周王驾到,有失远迎,还望周王恕罪!”

    吴立仁让他免礼之后,他才抬起头,看了看吴立仁以及身边的几个人,然而这个时候柳如是和上官婉儿等人的眉头都皱了起来,这王安石头发凌乱不堪,脸也好像几天没洗了一半,若是一般人见了定然将他当成那街边行乞的叫花子。

    “囚首丧面而谈变法治国,真是有辱斯文!”施世纶本来就对这个没礼貌的王安石没有好印象,看到他脏兮兮的样子,更是直接开口怼了起来。

    吴立仁此时忽然明白了为何范仲淹不想带自己前来,一定是他知道王安石的这个德行,谁看到这样的人还敢用他?

    王安石却对施世纶的话一点也不感冒,他呵呵一笑道:“大丈夫处事,当为国为民为天下,何以为自己耶?囚首丧面以为国,又有何斯文可辱?”

    施世纶显然不善于辩论,面对王安石的说辞,他根本没有什么话去反驳,只能在一旁吹胡子瞪眼。而柳如是此时反倒是点了点头道:“王先生胸怀大志,绝非等闲之辈!”

    吴立仁呵呵一笑道:“一人之不理,何以理国家天下之人乎?”

    此言一出,王安石面色一变,想了下,再次躬身拜道:“周王所言极是,草民受教了!”

    “滴!检测到王安石完成剧情任务囚首丧面,获得系统奖励基础武力+1,当前王安石基础武力提升至63.”

    我去!

    基础武力+1的奖励,看来王安石的这个剧情任务,并没有很得系统的心啊,范仲淹断齑画粥都加了基础政治,王安石竟然加了他四维属性中最差的武力,也是够鸡肋的。

    “呵呵,听仲淹说到你,至于改革变法之路,无论在何朝何代,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商鞅变法而使秦国崛起一统六国,但是商鞅本人却也落得五马分尸;吴起变法,使得楚国兵震天下威服诸侯,但是他却也落得乱箭穿身而亡。所以你要考虑清楚后果,确定到底要不要继续走这一条路?”

    吴立仁的话,自然没有吓到王安石,王安石哈哈一笑道:“商鞅、吴起,以变法强国,身死犹荣。只要能富国强兵,造福于民,草民虽死无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