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94、范仲淹断齑画粥 王安石囚首丧面 上
    苻坚余怒未消,大喝一声道:“快说,到底中了陈全小儿的什么计策?才会如此狼狈,一万大军竟然损失殆尽!”

    萧摩诃抹了下脸上的汉水,有些心虚地答道:“回王上,是中了蓝玉的火计……”

    听到竟然是蓝玉,苻坚刚刚稍微平复的怒火再次燃烧起来,毕竟蓝玉是名不见经传的将领,也就是上次灵关道一战,和陈玉成一起,才有些为人知道,但是苻坚却一点都没有将他放在心上。

    “区区蓝玉,竟然能让你溃败如此?你竟然还敢回来?”

    萧摩诃此时汗如雨下,他心中十分不安,一旁的王猛则继续说道:“那蓝玉也不是等闲之辈,灵关道一战也是多赖此人之力,而且此人手段残忍,听闻坑杀了近万降卒,实在令人发指!”

    苻坚点了点头,这件事情,他也有所耳闻,此时再次听到,苻坚猛然拔出佩剑,大声吼道:“众将士听令,今日我誓要诛杀蓝玉匹夫,为我众位枉死的兄弟们报仇!”

    众人齐声呐喊道:“报仇,报仇,报仇!”

    此时萧摩诃又忍不住打断了苻坚道:“王上,那,那蓝玉,追击末将的过程中,中了末将的独门暗器,听闻他已经一命呜呼了!”

    苻坚刚刚的热情,被萧摩诃这样一说,一下子就全部给压了下去,他忍住想要吐血的冲动,郑重说道:“萧将军既然已经为众将士报仇,那就算你功过相抵,不再追究你的罪责!不过蓝玉虽死,陈全尚在,本王一定要诛杀陈全,活捉刘循,以慰我云南数万将士的在天之灵!”

    萧摩诃听到罪责被免,他才终于松了一口气,随后跟着苻坚一起继续向武阳进发。

    下邳,郡学。

    如今和袁绍之间进入了一个暂时的“友好”的局面,各边境将除了平常的训练防守,倒是没有多少重要的大事情。吴立仁便心情来了,想去郡学看一看那个范仲淹。不过吴立仁这次没有选择直接去询问范仲淹,而是自己想去亲自看看,上官婉儿因为也是从郡学走出去的,所以这次她就和吴立仁一起。

    郡学的从事施世纶和督学柳如是听闻吴立仁和上官婉儿来“视察”工作,两人也是非常开心,带着两人一起在学堂中巡视了一会,这个时候,正好是陈近南在给众人讲课,吴立仁等人便在学堂外驻足了一会。

    没一会,就到了用餐时间,望着很多学生都准备出来,施世纶便引着吴立仁走到旁边介绍道:“郡学的学生,每天的会有三十文钱的补贴,他们可以自己选择郡学的食府中吃,也可以选择自己从家中带饭食。”

    吴立仁不由得笑了下,想到了额之前的高校食堂,食堂里的饭菜,可以说是物美价廉,有自己的大力支持,正常情况下,大家还都是会选择去郡学的食堂吃,可是这个时候吴立仁忽然看到那学堂里还坐着一个人没有离开,而是从自己的书篓中拿出了一个食盒,又从里面拿出了一块干粮吃了起来。

    这一幕让吴立仁顿时感觉十分亲切——在他穿越前的求学生涯中,也有带着馒头,在教室里干吃充饥,而今此人也不正是当年自己的身影吗?

    施世纶看着吴立仁盯着那人发呆,以为吴立仁是对学生的生活条件不满意,急忙解释道:“周王,属下确实有按月发放生员的补助,此人是新来的,或许是家中需要用钱,所以才如此拮据。”

    吴立仁呵呵一笑道:“无妨,孟子有言: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我等去看下他吧!”

    吴立仁等人来到了那个学生面前,那学生注意到了众人来到,不由得心中一惊,将他的吃食放下,急忙起身施礼。

    “仲淹,此是我主周王,快快拜见!”

    果然和吴立仁猜测的一模一样,此人便是范仲淹,二十多岁的模样。只不过吴立仁有点不理解,

    “刚刚你吃的是什么?”

    吴立仁问道,看了一眼他还没吃完的东西问道。

    范仲淹稍微有些不好意思,但是随即顿首答道:“回周王,此乃学生用昨日小米熬的粥,放了一夜之后,便凝固成块,学生用刀将此粥切成数块,可以作为充饥之物,再配上一些腌菜,味道也是十分不错。”

    众人听到范仲淹的话,都不由得一怔,哪里会想到他竟然会过的如此拮据,令人根本无法想象的窘迫。

    “滴!检测到范仲淹完成剧情任务断齑画粥,获得系统奖励基础政治+1,当前范仲淹的基础政治提升至91.”

    听到这里,没想到范仲淹竟然还获得这一的奖励,吴立仁忍不住长叹一声道:“听施从事说,每月都有补助,为何你会过的如此清贫?莫非家中还有妻儿老小需要赡养?如果真的如此,只要你肯努力上进,那本王会保证他们的生活。”

    范仲淹听完,拱手拜谢道:“多谢周王美意!学生家中并无他人,如今孤身一人前往下邳,是为了求学;至于为什么会如此生活,实在是学生有不得已的苦衷。”

    苦衷?莫非是想要完成这个剧情任务不成?吴立仁不由得呵呵一笑。

    柳如是眼中也满是不忍,急忙催促问道:“若是有什么苦衷,就和周王说,周王爱惜天下士子,一定能为你解决所有困难的。”

    范仲淹看了看吴立仁,似乎还是有点犹豫,吴立仁想不到他到底是因为什么问题,竟然如此难以启齿。

    “学生若是说了,还望周王饶恕学生之罪!”

    吴立仁更奇怪了,就是生活困难的问题,怎么还有罪了?

    “快快道来,若是在情理之中,本王自然是不会怪罪于你;若是你敢有什么作奸犯科,下邳令自然不会饶过你。有功要赏,有罪要罚,任何人都一样!”

    听到吴立仁的话,范仲淹重重点了点头,“学生家中养了一个人,所以在郡学的这些补助,就不能维持学生的生活。”

    吴立仁哈哈一笑道:“莫非仲淹你还是金屋藏娇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