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92、苻坚大破陈玉成 蓝玉计谋萧摩诃
    戚继光将事情的缘由和吴懿说了一遍,吴懿立刻就惊住了,半晌没有说话,最终他好像想通了一般,哈哈一笑道:“戚将军一定是想让某相信你的那些鬼话,所以才故意编造这样的假话,来欺瞒于我的,是也不是?”

    戚继光令人将吴懿身上的束缚除去,呵呵一笑道:“吴将军若是不信,那现在大可以直接走出去,回到成都,问一问便知!”

    吴懿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戚继光道:“你真的要放我回去?”

    这个时候蒋钦呵呵一笑道:“马匹和干粮都已经备好了,吴将军此时若是快马加鞭,或许能在回到成都之前返回大军,也有可能。”

    吴懿听到后,想不到戚继光会有任何理由放走自己,除了之前戚继光说的那些。吴懿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立刻就冲了出去,翻身上马,出了夷陵城后,快马加鞭向着成都赶了回去。

    只用了三天多的时间,吴懿就赶上了张任的大军,张任看到吴懿就这样孤身而回,有些不敢相信,连忙问道:“吴将军怎么回来了?”

    吴懿听完,鼻子哼了一声道:“怎么?莫非张将军想让我一直被关在夷陵不成?”

    “末将不敢,请将军恕罪!”

    吴懿也不想多说废话,直接就问了张任撤兵的原因,张任便将蜀王的命令拿了出来,吴懿看完之后,这才相信之前戚继光所言都不是假话。

    “传令下去,大军加速前进,要用最短的时间赶回成都!不,不要回成都,直接杀向南安!若是我蜀中之地因此而陷入那苻坚之手,那我吴懿罪过大矣!”

    吴懿深深意识到自己之前太过自信将会为西川带来了多大的危险,此时他能做的便是尽量挡住苻坚大军。

    南安城。

    赵括和法正赶到南安之后,并没有给城中的将士带来多少信心,苻坚手下的一干猛将,给南安城中的将士带来了很大的心理阴影,而且此时城中的守城器械都已经基本用完,坚守了一个多月,陈玉成此时没有任何办法。

    “将军,既然此城已经不可守,不如暂且退出去吧!否则一旦等到城破,这城中的数万大军怕是尽毁。”

    法正的话,在陈玉成的耳边不断萦绕着,这一点他又岂能不知,他本来还想着成都还能派人送来粮草辎重,可是过了那么久,依然没有。

    陈玉成不是一个优柔寡断之人,看清了形势之后,最终沉声说道:“今晚我等趁夜突围!”

    三更时分,陈玉成带着三万多大军和蓝玉、高长恭、赵括、法正等人一起想从北门突围。然而大军刚冲出城门不到,正遇到苻坚亲自带着萧摩诃、兀突骨等人在那里等着。

    “哈哈,陈全,我家军师早已经料定你今晚突围,如今你等已经再无退路,我看你们也是人才,何不投降于我,也省的大军开战之时,玉石俱焚,岂不可惜?”

    陈玉成心知今日一战在所难免,他也知道不会那么轻松突围,陈玉成高高举起了自己的兵器,大吼一声道:“将士们,杀啊!”

    三万大军对上了苻坚的五万多精锐,瞬间厮杀了起来,这一场大战,陈玉成的蜀军在气势上已经输了,人数上更是占了劣势,所以蜀军战斗起来,被苻坚的蛮兵杀的几乎毫无反抗之力。

    “陈将军,快突围,不要恋战!”

    高长恭此时护着陈玉成向着兵力薄弱的方向杀了过去,而这时,苻坚军中的兀突骨收到了苻坚的命令,让他一定要生擒了陈玉成。故而当他看到了陈玉成正在逃走,兀突骨催马便冲了过去,口中大喊道:“陈全小儿休走!”

    高长恭看到身材高大的兀突骨冲了过来,心中一惊,暗道不妙,口中大喊道:“陈将军你先走,末将来挡住这贼子!”

    说完高长恭调头便向那兀突骨杀了过去,兀突骨手中毒龙叉奋力砸向了高长恭,高长恭眉头一皱,不敢硬接,只好顺着兀突骨的兵器,将他的力道卸了出去。

    “滴!检测到兀突骨技能兽力触发,对手高长恭为技巧型武将,兀突骨武力+3,毒龙叉和鳞甲武力+1,陈玉成技能摧大-1,当前兀突骨的武力提升至103.”

    “滴!检测到高长恭技能音容触发,对手兀突骨判定为丑到天际,高长恭武力+5,当前高长恭武力提升至105.”

    吴立仁听到这里,便已经知道现在的情况了,高长恭目前对兀突骨看起来还占着优势,但是他也知道,西川之中,100武力的也就高长恭和龙阳君了,而龙阳君是练的剑法,不适合冲锋陷阵,苻坚手下还有萧摩诃、苏定方、达奚长儒等人,其他植入的人才,还不知道到底会有多少。

    兀突骨被高长恭的长枪所挡,一时间根本无法突破高长恭的封锁,他心中愤怒,却也无可奈何,这是他第二次被川中的猛将所抵挡,只能怪叫连连,却也无可奈何。两人斗了二十回合,高长恭找准机会,虚晃一枪,便拍马就走,追随着陈玉成而去;而另一边,蓝玉、赵括两人护着法正也一起突围了出去,直到奔跑了几个时辰,他们才终于在一起汇合。只不过三万多大军如今剩下的只有一万多人,大多数都或死或伤或逃跑。

    “一战竟然损失我一大半兵马,实在让人心痛不已啊!”

    陈玉成望着手下垂头丧气的将士,不由得长叹一声,此时,一旁的蓝玉走近,拱手说道:“将军何必如此气恼,胜败乃兵家常事。更何况如今蜀王新丧,人心不稳,苻坚又是早有准备,白给他不足为奇,我等还是早做打算才好。”

    “佩德以为,我等应当如何?”

    蓝玉呵呵一笑道:“经过昨日大败,敌军必然气势如虹,而苻坚所图不小,一定会整兵继续追击,所以末将以为,不要多久,苻坚的先锋萧摩诃必然会追击过来。前方不远处,有一片密林,末将愿意分兵五千埋伏起来,等到萧摩诃大军经过,只要放一把火,必然能够大败这帮蛮兵。如此,便能给我军一个喘息之机。等到退守武阳之后,再等蜀王派大军前来救援,如此才能遏制住敌人的攻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