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86、孙武斩将立威 李白献图复命
    孙武的爆表,也是预料之中的,吴立仁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

    “滴!孙武统率爆表随机历史人才一:明朝靖难时期名将平安,平安的四维属性为武力96,统率90,智力83,政治64.检测到平安的植入身份为袁绍新招募的大将,姓平名安字保儿。”

    平安,真的能平安吗?

    “滴!孙武统率爆表随机历史人才二:明朝靖难时期名将盛庸,盛庸的四维属性为武力95,统率94,智力84,政治71.检测到盛庸的植入身份为袁绍新招募的大将盛庸,字良才。”

    一下子出来两个靖难名将,莫非明成祖朱棣已经出世了?这两个家伙这一世是来寻仇的?不过建文帝可还没有出来,他们只能跟着袁绍,而现在的燕王是公孙度,想要怼燕王,还是有机会。

    “孙武统率爆表随机历史人才三:明朝建文时期大臣黄湜,黄湜的四维属性为武力24,统率34,智力84,政治74.检测到黄湜的植入身份为袁绍在许都发现的人才黄湜,字子澄,现在被袁绍提拔为治学从事。”

    黄湜很陌生,但是黄子澄却是很熟悉,就是他和建文帝建议削藩,引发了朱棣的靖难之役,直接将朱允炆的皇位给拿下了。

    爆表的这三个人才,让吴立仁真的怀疑,在之前的出世的不知名大佬之中,隐藏着一个朱棣吧?即便没有朱棣,也有可能是某人带出朱棣来了?

    虽然这三个人才都是给了袁绍,吴立仁也不想吐槽系统的概率,至少这三人,给了袁绍也只是稍微加强了一点实力,如今吴立仁麾下的人才,对袁绍几乎是碾压了。

    等到恶来挑选了三千神威军将士来到了校场之上,吴立仁将孙武的身份宣布之后,顿时引起了神威军的一阵骚动,连恶来也有些不能理解。所有人都不认为,这个叫孙武的文弱书生,还能训练神威军这样的常胜之师,在他们心中,神威军几乎是一支无往不胜的大军。

    “神威军的兄弟们,本王今天将自己的佩剑赐给孙武将军,今后的一个月内,你们见到此剑犹如本王亲临,孙将军拿着此剑,那汝等便要依令而行,若有不从者,孙将军可以军法处置,汝等可否明白?所以有不愿听从的将士们,现在可以站出来,恕你们无罪!”

    吴立仁的话,神威军的将士自然十分听从,齐声喊道:“谨遵周王之命!”

    听到将士们的呐喊,也没有一个人愿意退出,吴立仁点了点头,转身看向孙武道:“孙将军,那我把这三千神威军就交给你了,一个月后,我来看成效!”

    吴立仁虽然说离开了,但是他还是恶来留意孙武的练兵,若是遇到什么情况,及时汇报,虽然他知道孙武是有两把刷子,但是毕竟神威军确实是一支强兵,不知道孙武能不能降的住,所以他也特别叮嘱让恶来多多配合一下孙武。

    第一天,孙武先是简单的认识了一下这三千将士中的几个上层将领包括恶来和一些都尉、军司马等中低级将领,紧接着他便宣布了一些军规军纪,没有进行正式的训练,便让大家解散,同时让所有人第二日卯时三刻来到校场集合训练。

    众将士看到这孙武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所以也都不以为意,第二天卯时三刻,孙武早早来到了校场之上,开始点卯,却发现竟然少了一个。

    “张三狗!”

    孙武喊了几次,都没有人回答,而此时神威军众将士也都开始窃窃私语起来,仿佛都在看孙武的笑话一般。

    “就说他一个文弱之人,怎么还能练兵,真是笑话,看吧,第一天就有人没来!”

    士卒甲刚说完,领一个士卒乙又连忙小声说道:“嘘!别说话,这个叫张三狗的都尉可不是一般人,他是当年我主周王最开始的几个忠心护卫之一,主公将他安排在神威军中,也也是对他的信赖。今天我看这个孙将军只能吃瘪了!”

    听到这里,士卒甲才恍然大悟过来,点了点头道:“竟然是他!”

    正在这时,只见孙武脸色一变,猛然拔出自己的佩剑,大喝一声道:“伍来!”

    恶来一怔,可是想到了吴立仁的嘱咐,他只好连忙上前一步,沉声应道:“末将在!”

    “这张三狗是你麾下都尉,如今点卯不到,你速去将他给我寻来!”

    恶来再次应道:“末将领命!”

    没多久,恶来便带着张三狗过来了,这个时候张三狗有些慌张,来到了孙武面前,连忙拱手认罪道:“将军,末将昨日多喝了几杯,因此起来晚了,点卯来晚了,还请将军治罪!”

    孙武冷笑一声道:“校场点卯,正如沙场杀敌,我昨日强调了几次,今日卯时三刻,汝竟然不顾军令,迟到了那么久,是为慢军,按照军法,慢军当立刻斩首,来人,将张三狗给我押出去,斩讫来报!”

    眼看孙武要来真的,张三狗吓得连忙请罪,而一旁的恶来,也脸色一变,上前说道:“将军息怒!张都尉斩不得啊!”

    孙武哦了一声,“为何斩不得?”

    “将军有所不知,张都尉在我主微末之时,便已经跟随,算是我主的患难之交,而且他们兄弟四人曾经多次救我主与危难之中,张都尉的大哥李大牛,更是因为护主而死,所以周王对他们三人都特别的照顾,若是今日将军因为这等事情,斩了张都尉,必然会让周王痛心不已,还望将军给张都尉一个机会。张三狗是末将的属下,末将也应该担有罪责。”

    恶来娓娓道来,孙武开始陷入了沉默,这让张三狗也松了一口气,以为孙武一定会顾忌吴立仁的感受,不会真的将自己斩了,然而这个时候,却看孙武拔出佩剑,大吼道:“我受周王之命,训练大军,见到此剑,如周王亲至!张三狗慢军之罪属实,当立刻斩首,以儆效尤!伍来御下不严,当杖责五十,再有人敢求情者,一律同罪!”

    恶来这下傻眼了,本来以为自己这样一说,孙武肯定会饶过张三狗的,可是没有想到,孙武不但没有饶过张三狗,还连自己一起惩罚了,恶来不由得大怒道:“孙武!你个匹夫!你还来真的,我告诉你,你今天打了我不要紧,要是真的杀了张三狗,我保证你绝不会有好下场!”

    张三狗更是面如死灰,他什么时候想到,自己竟然因为这样的罪过而被处斩,他没有死在战场之中,反而却死在了军法之下,这让他十分不甘心,满心伤痛之下,仰天长叹道:“大哥,兄弟我对不住你啊!”

    然而孙武的命令下了,竟然没有人动,他们不敢打恶来,更不敢杀张三狗,孙武眼看如此,仗剑上前,大喝一声道:“昨日周王有命,见此剑犹如周王亲临,汝等竟然连周王之命都不听,莫非都要造反吗?这就是周王的亲卫兵天下无敌的神威军吗?本将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一支毫无纪律不听号令的草莽之辈!”

    被孙武这样一说,张三狗忍不住站起来,大喝一声道:“兄弟们,不要因为我张三狗一个人,影响了我神威军的威名,来吧!今日是我有罪,当受军法,莫要被人看轻了!”

    这个时候,才有人慢慢走过来,将张三狗和恶来一起押走,来到校场旁边的军法处,只听得一声声惨叫响起,众人知道,那是恶来的声音,没多久,只见又军士端着一个血淋淋的盘子来到了孙武面前,同时恶来也被扶着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

    “启禀将军,张三狗首级在此,伍来将军的五十杖也已经行刑完毕!”

    直到这时,神威军的众将士才彻底明白,眼前的这个孙武,并不是一个没见过残忍血腥的士子,他是一个杀伐果断的将军,不但是恶来,连张三狗都因为这样一件事情被斩首。因为孙武手中有着吴立仁的佩剑,他们必须遵从。

    孙武的训练从此时开始正式展开,无论是平常的体能训练,还是冲锋对战的实战演习,还是各种阵型的变换,只要孙武一声令下,神威军的将士,便都立刻随着孙武的命令快速执行。本来神威军就是百战之师,对于接受这些新的训练,有着天然的优势,孙武只是将他们的战斗方式,稍加调整,神威军此时不再是一个个的高级单兵作战,而是几个人之间互相配合,取长补短,用不同的兵器相互之间,发挥出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吴立仁每天听到恶来的报告,心中十分满意,直到快到一个月之期的时候,终于听到了系统的一声提示。

    “滴!检测到孙武技能兵圣触发,孙武目前训练的神威军将士武力各自提升1-2点不等,同时该部神威军兵种技能威吓效果增加额外降低敌方士卒武力1点的效果。”

    听到这里,吴立仁不由得暗暗咂舌:这孙武也太猛了吧!真的就用了一个月,就把神威军整体提升了基础武力,而且还将兵种特性增加了额外降低敌军士卒一点武力的效果,简直逆天了!

    “系统,如同这部分神威军和之前的神威军合并一起出战,神威军的兵种技能还能继承这部分特效吗?”

    “不能!”

    系统回答的很果断,看来确实不会留给bug的余地,既然这样,吴立仁决定,让孙武继续训练剩下的神威军。

    一个月期限已到,神威军的精神面貌更胜从前,这三千神威军自然也都心服口服。吴立仁自然十分满意,当即将孙武的代理校尉转正,同时宣布将由孙武继续训练其他的神威军。

    这个时候,只见恶来走了出来,神色十分严峻,拱手对着吴立仁说道:“末将有事要报!”

    吴立仁点了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孙将军虽然确实对练兵之术,颇有一番手段,但是其为人残忍,擅杀了张三狗都尉,周王莫非都忘了不成?”

    吴立仁呵呵一笑道:“伍将军休恼!孙校尉新掌大军,治军从严,才能有今日焕然一新的军威,这也是本王所想要的成果。至于张三狗,出来吧!”

    听到吴立仁的话,众人不由得惊奇无比,这个时候,只见从吴立仁身后走出来一人,满面春风地望着众人道:“诸位兄弟,我张三狗又回来了!”

    众人这个时候才彻底明白,原来当日孙武为了立威,杖责了恶来,下令将张三狗处斩,但是行刑之时,孙武已经让人偷偷用一个死囚替换了张三狗,这样才保住了张三狗的性命。

    恶来知道后,这才对孙武的手段彻底信服,也终于明白为何吴立仁会如此重用孙武。

    孙武练兵之事暂时告一段落,吴立仁也终于迎来了从益州返回的李白。

    李白将西蜀地形图献给吴立仁之后,同时交代了张松献图的前因后果,吴立仁这时才点了点头,心中暗道当日获得了张松的亲密点,大概是和李白有关。只是他还不知道那十几个人的仇恨值是怎么产生的。

    “太白,你可知最近蜀中有没有发生什么大事?”

    吴立仁现在还不清楚,所以他想问下李白是不是知道,自然李白也不知道,他离开之时,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是难得的风平浪静。

    李白不知道,吴立仁也不去问他,他现在最想知道的是李存孝的下落,系统说是和李白结拜了,但是现在李白都回来了,那李存孝去哪里了?

    “那太白此去可否遇到什么危险?”

    吴立仁不想直接问李存孝,不然又要解释一番,所以他就用迂回的方式询问。

    李白点了点头,便将自己遭遇的危险说了一下,自然而然说到了救他的李存孝。

    听到李存孝的名字,吴立仁十分兴奋地打断了李白道:“此人既然有如此本事,那何不将他带回下邳,为我所用?”

    李白皱了皱眉道:“属下已经和义弟说了,让先回下邳,只是不知道为何他现在还没有回来,莫非鲁肃遇到了什么变故不成?”

    吴立仁不由得愣了,每次召唤出这样的猛人,吴立仁都会让白玉堂去接,难道这一次没有接,他就迷路了不成?不至于吧?系统,你这是闹哪样,快还我的李存孝!

    “宿主,这和本系统没关系,植入身份已经确定,若是宿主不能及时招募,那便是宿主和他无缘。”

    吴立仁心中焦急万分,李白有些莫名其妙,正在这时,忽然有人高声喊着急报闯了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