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84、李克用收义子 福尔康谏出兵
    福尔康听到这里,脸色微变,轻斥一声:“烟牛退下!此非玩笑,你如何是这位将军的对手!”

    李烟牛却固执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请将军赐教!”

    李陵呵呵一笑道:“挑兵器吧!”

    看到一旁的兵器架,李陵挑了一根木棍,而李烟牛犹豫了下,选了一把木剑,李烟牛望着李陵,十分慎重;而李陵却完全没有把李烟牛放在心上,因为此时的李烟牛,在他的心中,顶多是一个优点蛮力的乡民罢了。

    李烟牛上前几步,手中的木剑直接刺向了李陵的前胸,这一剑,看起来平淡无奇,速度也是相当平稳,根本没有一点威胁,李陵嘴角一咧,手中的木棒一横,想着顺势再打出一波反击;然而就在李烟牛的兵器就要撞到李陵的木棍之上的时候,忽然剑锋一变,向下一滑,竟然直接向着李陵的下身攻了过去。这一剑速度极快,情急之下,李陵只好放弃抵挡,身体向后一倾,几乎摔倒在地。李陵这才意识到自己自己轻视了眼前这个烟牛,而且在李克用面前,被李烟牛逼得险些摔倒,李陵感觉自己的颜面无光,不由得心中微怒。

    “滴!检测到李陵技能材武触发材武善战,能得士死力,其斗将之时,自身武力+3,同时降低对手武力1点,检测到对手李烟牛的四维属性为武力93,统率14,智力71,政治25.受材武技能影响,李陵武力提升至100,李烟牛技能降低至92.”

    李烟牛?大烟牛李晨?听到这里,吴立仁忽然想到了之前自己的四个侍卫,想到了那个战死的李大牛,只不过这个李烟牛是何方神圣,竟然有如此奇葩的四维?

    “滴!检测到李烟牛技能剑成触发其用剑之时武力+3,当前李烟牛武力提升至95.”

    还有技能,这个“大烟牛”有点猛啊!

    此时的李陵以为刚刚自己是没有防备,所以被李烟牛偷袭得手,所以他想自己全力出手,必然可以在三招之内制服李烟牛,然而情况却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两人交战了十合,李烟牛虽然已经露出败相,但是却依然苦苦支撑。

    正在李陵打算全力施展之时,只听得忽然一声大吼道:“都住手!”

    原来正是李克用看出了李烟牛的功夫已经相当不错,心中满意,所以这场测试就打算就此作罢。

    李陵和李烟牛各自退了几步,李克用呵呵一笑道:“李烟牛,看来你的功夫真的很不错,本王麾下收了几个义子,而你正好也姓李,故而本王想收你为义子,不知你是否愿意?”

    李烟牛听到这里,愣了一下,继而摇了摇头道:“晋王,俺家里有一个老父亲,怎么还能再认一个义父呢,此事万万不可!”

    李克用被李烟牛拒绝之后,不由得脸色一烟,厉声喝道:“你竟敢忤逆本王的意思?你要知道,本王想收你为义子,是看的起你,若是不从,那你们两人,今日就别想活着离开!”

    听到这里,一旁的福尔康倒是慌了,连忙劝道:“烟牛老弟,你别死脑筋了!要是真的这样死在这里,到时候你还怎么和金锁成婚啊?你家里的老父亲还要指望谁啊!”

    李烟牛很是愤怒地说道:“既然如此,你为何不认晋王为义父?”

    “我又不姓李,晋王也不要我啊!”

    福尔康刚说完,倒是好像提醒了李克用,他哈哈一笑道:“既然你和福安一起来的,那想必福安的本事也一定不差。若是烟牛你想福安和你作伴,那这样吧,我便赐福安李姓,从此改名李安,字存康;而烟牛你,也改个名字吧,李勇字存壮。”

    听到这里,福尔康犹豫了一下,最后咬着牙,跪了下来,口中高喊着:“孩儿李安拜见义父!”

    李烟牛呆了一下,长叹一声道:“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吧!”

    转瞬间收了两个义子,李克用的心情大好,封了两人为都尉,同时安排了他们都到李陵的麾下暂时听命。

    李烟牛和李陵的一战,让他对李烟牛佩服无比,所以他偷偷地问向李陵道:“二哥,你的武艺在义父手下是不是最厉害的?”

    听到这里,李陵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最厉害的?四弟,你想多了!我连大哥都比不上,另外还有一个猛将杨盛,比大哥还厉害,另外,还有一个最厉害的,我先不告诉你,到时候你见到了就知道了!”

    听到这里,李烟牛有些瞠目结舌,这样看来,他的武艺在李克用手下基本上算是垫底了,所以一时间有些沮丧,但是他还是想认识一下那个最厉害的神秘人,继续问道:“那个最厉害的,我什么时候能够见到他?”

    李陵想了一下,继而说道:“他如今在云中驻守,若是想见他,恐怕要等过年才有机会吧!”

    众人都散去之后,福尔康却还是留了下来,李克用心知他有事情要说,于是便直接开口问道:“存康,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

    福尔康点了点头,拱手说道:“义父容禀!依义父如今的实力,完全不用限制在如此区区雁门郡内。此地天寒地冻,环境恶劣,实在不是久居之地;而听闻如今袁绍正在大举进攻中原之地,和吴铭之间早晚会有一战,我们何不趁此机会南下,占据西河,太原等郡,伺机劫掠幽冀,袁绍如今必然分身不暇,这是义父扩张的大好时机啊!”

    福尔康缓缓说完,语气中显得十分兴奋,好像已经拿下了这些地方,但是李克用脸色却一点都没有怎么变化,静静地望着福尔康,福尔康被李克用这样直勾勾地盯着,不由得一阵心虚,再次问道:“不知孩儿是否说言有错,还望义父莫要生气!”

    李克用冷笑了一下,不经意地说道:“存康,我知道你和袁绍有仇,但是你要记住,若是你敢因为一己私利,做对不起本王的事情,本王一定让你死的很难看,哪怕你现在是本王的义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