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83、吴懿立威攻荆 苻坚统兵伐蜀
    吴懿听了黄权的话,也觉得有点道理,可是他却依然摇了摇头道:“莫非先王之仇就不报了吗?君辱臣死,我等身为人臣,却不能为主报仇,还当什么臣子?至于苻坚,之前就已经议和,想必也不会乘人之危,攻我领地,即便他有什么行动,有陈全和蓝玉将军,谅那苻坚也没什么作为;至于马腾,虽然占据汉中,但是我有葭萌关之险,马腾也不足为惧。”

    眼看吴懿仍然固执己见,王累也忍不住上前劝道:“将军三思啊!吴铭占据六州之地,天下诸侯莫能挡之,主公以区区半块益州,如何与之相争?”

    吴懿冷笑一声道:“王从事莫要担心!汝不知,那吴铭小儿私藏传国玉玺,魏王袁绍已经传檄天下,共伐吴铭,岂是只有我益州一家乎?”

    其余文官还想要再劝,皆被吴懿一下子全挡了下来,他大喝一声道:“严颜!令你领本部兵马为先锋,前往上庸,准备船只,顺江而下,直取江陵!”

    “末将领命!”

    严颜神色凛然,上前几步,接过将令。

    “张任、冷苞、刘璝、邓贤爱你,汝等四将随我一起领三万大军,择日出发,攻伐吴铭,为先王报仇雪恨!”

    四将一起出列,领命而出。

    此时已是深夜,看到吴懿固执己见,众人都不由得感叹万分。出去的时候,黄权和法正走在了一起,黄权直接问法正道:“孝直事先可知张松之事?”

    法正连忙摇了摇头道:“自然不知,否则必然阻拦,不让他做这种蠢事。”

    黄权长叹一声,他为张松感到可惜,可是却也无可奈何,想了一下,黄权又问道:“我益州虽然富有,但是却也不能支撑这样连年征战,刚刚吴将军欲进军荆州,孝直为何不出言相劝?”

    法正呵呵一笑道:“公衡啊!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吴将军报仇是假,立威是真啊!此番出战不需要太大功劳,只要稍微取得一点胜利,那么日后吴懿的便能威震益州,再无人敢和他再作对;即便是败了,那也是为先王报仇的忠心,如此简单的到底,公衡难道不知?”

    黄权叹了口气,苦笑一声道:“孝直倒是看得开,哎,我西蜀再无宁日矣!”

    云南,永昌。

    此时,已经自封云南王的苻坚正坐在上面,下手立着几人,其中一人便是策划专诸刺刘璋的王猛,此时正在汇报着情况。

    “回王上,属下已经得到密报,传不祝幸不辱命,已经将刘璋刺死,同时临死前也成功将益州上下的目光转移到了吴铭身上,只是传不祝也当场被陶阳斩杀,属下请王上好生抚恤传不祝,并且追封其为节义将军。”

    苻坚想了一下,摇了摇头道:“景略,抚恤勇士的家人是理所当然,只不过,如今益州还没有和吴铭正式起冲突,若是这个时候对传不祝大加封赏,势必会引起他人注意,到时候若是被蜀中之人知道,是本王派出的刺客,那我等又如何轻取益州?”

    王猛继续劝道:“永昌离成都千里之遥,王上只要在此加封,不与外人泄露,又怎么会被外人探知?况且如今成都即将发兵,属下也要准备发兵,即便为蜀人知道又有何妨?”

    “景略,此事非同小可,不必急于一时,本王不容许任何意外发生,传不祝之追封,本王绝不会忘记的,包括在座的诸位将军,等到攻破成都之时,本王一定会人人有封赏。”

    听到苻坚的话,麾下众将包括萧摩诃、兀突骨、苏定方、达奚长儒等人齐声拱手说道:“我等愿为王上效死命!”

    王猛点了点头,不再言语,这个时候苻坚继续说道:“此次我欲亲自领兵征讨益州,景略以为如何?”

    “王上千金之躯不可轻动,此事属下领军即可,还望王上三思啊!”

    苻坚哈哈一笑道:“本王有景略为出谋划策,又有这样多的猛将护卫左右,何惧之有?景略不必担心,准备点兵出发。”

    看到苻坚主意已定,王猛也不再说什么,只不过若是苻坚亲自领兵出征,那他就要留人在后方准备粮草辎重,最终他选择了达奚长儒,而他则随着苻坚一起,带着五万各部族的蛮兵和自己的五万大军一起杀向了南安。

    雁门郡,阴馆。

    李克用看着底下站着的两个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呵呵一笑道:“你等二人想要见我?莫非有什么真本事吗?”

    这两人便是福尔康和他带着的李烟牛,只是福尔康虽然想出人头地,但是却不愿意从最底层做起,所以才直接要求见李克用,李克用听闻,也有些蹊跷,所以便想带他二人上来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本领。

    福尔康清了清嗓子,呵呵一笑道:“草民名唤福安,字尔康,这位是草民的,草民的朋友,名唤李烟牛,今日想要投在晋王麾下,所以便冒死前来毛遂自荐。”

    福安?李克用在脑海里想了一想,顿时好像想到了什么,皱着眉头道:“莫非你就是曾经在袁绍手下取了刘备平原的福安福尔康?”

    福尔康点了点头,表示默认。

    “听闻你后来背叛袁绍,反投公孙瓒,等到公孙瓒被灭,你又来投本王?你让本王如何能相信你?”

    说到这里,福尔康就满腹怒火,不甘心地说道:“那袁绍让张飞当众羞辱于我,拳打脚踢,安岂能忍受?非福安愿意背主,实在是情势所迫,还望晋王明察!”

    李克用呵呵一笑,继而对身边的一将说道:“存高,你就替为父试试这两人的本事,我再量才而用!”

    此人便是植入成了李克用义子的李陵,眼看李克用发话,李陵走了出来,拱手对着福尔康说道:“请了!”

    福尔康还想争辩几句,可是看着李克用阴晴不定的眼神,他又自觉地闭上了嘴巴,只好伸展了一下拳脚,准备和李陵打上一架。

    正在这时,只见他身后一直一言不发的李烟牛上前两步,拱手对着李克用说道:“晋王,先让俺李烟牛接这位将军几招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