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81、王安石受刑被逐 龙阳君为爱复仇
    听到这里,龙阳君也摇了摇头道:“按照张别驾所言,那马腾如今经过官渡一战,也实力大损,和袁绍之间也有着很大的仇怨,如此说来,莫非马腾也不可能?”

    被龙阳君直接反驳,张松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心中气恼,却又被办法发作,这个时候,又一人说道:“其实刚刚黄公衡之言有三人,你们只说到两人,却有一人没有提及,那便是云南苻坚。”

    原来说话之人正是法正,众人都不由得笑了笑,根本没有将他的话放在心上,然而法正还是继续说道:“若是刺客真的是苻坚派出来的,那只要事先让他故意吐露真相,定然让我们不会再怀疑苻坚,如此反倒是让苻坚洗脱了嫌疑,也不是不可能。”

    此言一出,立刻得到了吴懿的反驳,“若是真的是苻坚所为,刺客这样招供,无疑是让苻坚城为我们的第一怀疑对象,我不认为苻坚会这样做,如今天下诸侯之间,唯独吴铭的势力最大,如今不但占据荆扬徐三州,同时豫州、青州、交州更是也已经占据不少郡县,天下之间,再无一人可与吴铭抗衡。如今更是听闻他得了玉玺,想必不久之后,就可能僭越而登大宝。他最想见到的局面一定就是天下诸侯大乱,所以我以为,必然是吴铭派人所为。”

    没想到吴懿的这一番话,顿时得到了大多人的赞同,张松也是无言以对,正当众人以为这凶手已经是吴立仁的时候,又一个声音响起。

    “臣以为,吴铭虽然可疑,但是云南苻坚,和我益州,乃是水火不容之势。即便不要别人挑拨,也不用多久,苻坚大军必然还会卷土重来。虽然陶将军曾经说服那王猛退兵,但是也是因为王猛后方补给不足;经过今年夏秋之收,筹集其足够的粮草,那王猛定然还会再来进犯。若是苻坚派出刺客刺杀蜀王,到时候必然军心大乱,同时若是我等将仇敌放在了吴铭身上,那苻坚更可能趁虚而入,所以臣以为,苻坚不得不防。”

    众人尽皆望去,原来竟然是典农从事王安石,身为中郎将的吴懿此时竟然被王安石这样反驳,不由得有些颜面无光,他冷笑一声道:“王从事弄变法的事情,已经许久了,到现在都没有弄出来个成绩来,反倒是在此信口雌黄,真是让人可笑!”

    王安石呵呵一笑道:“变法之事,兹事体大,岂能如此急功近利?更何况,其中多有士家乡绅阻止,吴将军大概也应该知道一二,何用泰多言。”

    吴懿哈哈一笑道:“你不说我倒是忘了!蜀王,这王泰弄了一出变法,导致百姓怨声载道,民不聊生,如今这成都附近百姓经常有人来状告王泰,还望蜀王能够严惩王泰此等祸国殃民的奸佞之徒,还益州百姓一个公道!”

    被吴懿这样一说,王安石顿时急了,他深知,自己的变法,确实导致了很多百姓骂声不已,但是却不是因为他变法的问题,而是变法过程中,很多下层官员不能履行他的法令,阳奉阴违,甚至有些人将很多事情以变法的名义加在了百姓身上,致使百姓只恨那主持变法的王安石,反而将那些作恶的官员给忽略了。

    但是这个时候,王安石无论说什么也无法辩解自己的冤屈,因为此时的蜀王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他哪里能做什么主,而吴懿,作为刘循伯母吴氏的哥哥,一直和刘循的关系很好。刘循看到吴懿问自己的意见,他哪里能有什么意见,直接答道:“还是由吴将军决断吧!”

    原本是讨论刘璋被刺的真相,此时因为王安石开口,反倒是变成了对王安石和他变法之事的处理。王安石的变法,特别是方田均赋法,影响了许多世家大户的利益,让所有人都按照自己所拥有的土地交税,几乎所有人应交税赋都翻了一番,所以对于王安石的遭遇,众人也都干脆明哲保身,不去说什么。

    只不过此时张松还是念在刚刚他帮吴立仁说话的份上,上前说道:“吴将军,王泰是先王一手提拔之人,若是先王刚刚过世便就大加屠戮,也是对先王的不敬,还望吴将军能够手下留情!”

    吴懿想了想,也点了点头,“张别驾言之有理,那好,王泰虽然祸国殃民,罪大恶极,但是念在也是为先王效力的份上,便免你一死!免去所有官职,杖责五十,永不叙用!”

    听到吴懿的话,王安石面如死灰,他没想到,刘璋一死,自己就面临着这样的结局,可是如今的蜀王,只有十岁,又能懂什么变法呢,吴懿没有要他的命,或许还是应该感谢一下张松。如今的他,已经彻底丧失了所有希望。

    眼看王安石什么话也没说,吴懿大喝一声道:“来人,将王安石给我拖出去!”

    这时龙阳君长叹一声道:“主公不幸遇难,陶阳身为护卫将军,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请蜀王治罪!”

    听到龙阳君的话,刘循看了看吴懿,吴懿连忙说道:“陶将军说哪里话!这刺客冒充厨子混进了王府,确实和陶将军没有关系,如今益州危机四重,还需要陶将军这样的人才,将军怎么能够逃避呢!”

    龙阳君摇了摇头道:“若是先王是吴铭所害,那恐怕要想给先王报仇,也绝不可能了!所以陶阳请辞,独自一人前往中原,找到机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刺杀吴铭,给先王报仇,才能不负先王昔日之恩!”

    听到龙阳君的话,吴懿心知他和刘璋的关系,明白此时龙阳君去意已决,也无法挽留,只好由他去了。

    当日晚,张松心中担忧,他知道龙阳君的厉害,也不知道刘璋是不是真的是吴立仁派人杀的,但是如今的形势,既然益州上下都认定了吴立仁,那吴立仁以后入蜀的计划,便会遇到极大的困难。

    “哎,周王若是不知情,必然会吃大亏,我既然答应为内应,便要提醒周王当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