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80、专诸刺刘璋 张松护周王
    听到这里,龙阳君脸色一变,再次说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若是蜀王执意如此,那陶阳现在就走!”

    说完龙阳君转身就要离开,慌得那刘璋连忙起身喊道:“龙雄且慢!本王听你的还不成吗?明日就去议事!今日你就陪本王就先好好吃一顿烤鱼吧!”

    听完刘璋的保证,龙阳君这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这个时候,只见一个厨子端出来一盆热腾腾的烤鱼,就要献给刘璋,然而刘璋嘿嘿一笑道:“等下,先给陶将军尝一下!”

    那厨子怔了一怔,又缓慢转身,走向了龙阳君,然而龙阳君却一脸郑重地摆了摆手道:“蜀王在上,末将不敢僭越!先让蜀王吃!”

    刘璋不由得呵呵一笑,对龙阳君的执着也只好退让一步道:“好好!那就端过来吧!本王先吃一口,再给你吃!”

    那厨子只好又转身,将烤鱼呈上去,恭恭敬敬地端到了刘璋面前,刘璋闻了一下,就顿时忍不住双目放光,呵呵一笑问道:“快说,哪里最好吃!”

    那厨子用手指着鱼头说:“回蜀王的话,若是一般人吃,定然以为鱼腹鲜美,但是若是蜀王想吃,则一定要先吃这鱼头!”

    刘璋点了点头,准备尝一下这个鱼头,刚吃了一点,顿时连连说道:“不错,不错,真的很好吃!”

    这时那厨子再次说道:“蜀王再尝下这里更好吃!”

    说完伸手就指向了鱼尾,刘璋愣了一下,正要去夹,只见厨子的手指忽然伸开,紧接着抓住那鱼尾一下子,猛一用力,就看到一只明晃晃的匕首出现在了刘璋面前。刘璋一时没反应过来,两人面对面离得如此之近。不远处的龙阳君根本没有发现异常。

    “滴!检测到专诸技能刺王触发其发动突袭刺杀目标时,自身武力+3,当对方身份为君主之时,则目标武力-3,。受刺王技能影响,专诸武力+3,鱼肠剑武力+1,刘璋武力-3,检测到刘璋的四维属性为武力62,统率35,智力53,政治54,当前专诸武力提升至99,刘璋武力降低至59.”

    看吧,就知道要搞事情啊!刘璋这必然挂了。

    匕首一下子准确无误地没入了刘璋的喉咙,刘璋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眼睛瞪得大大的,想说什么,却根本发不出声音。

    而此时龙阳君自然也看到了这一个突发的情况,他睚眦欲裂,大吼一声:“蜀王!”

    继而三步两条跳到了专诸面前,只不过此时他手中没有武器,只是一个飞起,一脚踹在了专诸的身上,将专诸踢飞,同时拔出一旁刘璋的佩剑,怒吼道:“到底是谁派你来的!”

    专诸冷笑一声,没有说话。

    “滴!检测到刘璋被专诸刺杀,专诸完成剧情任务刺王,获得了基础武力和基础智力+1的奖励,当前专诸的基础武力提升至96,基础智力提升至72.”

    龙阳君大喝一声道:“是不是苻坚派你来的?”

    听到这里,专诸忽然哈哈一笑道:“正是,你果然聪明,我正是苻坚派来的!”

    龙阳君料想他说的定然是假话,所以也没多说,再次欺身上前,手中长剑直接向着专诸刺了过去。抓住一咬牙,拿着鱼肠剑,便和龙阳君战到了一起。

    “滴!检测到龙阳君技能断背触发,武力+3,由于对手专诸刚刚杀了刘璋,被其当做最痛恨之人,武力额外+3,硕龙剑武力+1,当前龙阳君武力提升至106.”

    96的专诸看来一定不是106龙阳君的对手,八成专诸这时死定了。

    果然不到是个回合,龙阳君便已经将专诸制服,这个时候蜀王府的其他卫士也都纷纷赶了进来,特别是吕方,看到惨死的刘璋,他愤怒万分,手中画戟一下子就想去刺那专诸,然而还是被龙阳君一下子给挡开了。

    “陶阳!你想干嘛,让我替蜀王报仇!”

    盛怒之下的吕方,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甚至想和龙阳君动手,然而他根本不是龙阳君的对手,龙阳君也是心中悲苦,但是却还是忍住,怒斥道:“你杀了他有什么用?我们要从他口中得知,到底是谁指使他的!”

    吕方明白了龙阳君的用意,于是立刻转头看向专诸道:“快说,是谁派你来的!若是说出来,我还能给你一个痛快,否则我有一百种手段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专诸哈哈一笑道:“我已经说了,是苻坚派我来的,有本事你们就去找他报仇吧!”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专诸忽然捡起一旁自己的鱼肠剑,一下子刺进了自己的胸膛,龙阳君想要拦截已经不可能,那鱼肠剑一下子就让专诸血如泉涌,龙阳君再去试的时候,就发现专诸已经没了气息了。

    刘璋身死,成都的文武纷纷慌乱不已,一方面都在猜测这专诸到底是谁派来的,一方面还要重现选择新任的主公。

    自然蜀王的继任者便落在了刘璋的长子刘循身上,虽然他的年纪不大,但是却是刘璋立下的世子,众人自然奉他为新主。

    到了刘璋身死的罪魁祸首之上,众人都展开了激辩。

    因为专诸临死前供出了苻坚,所以众人都怀疑,一定是有人故意这样,想挑起云南和益州的战事才会如此做,所以第一时间便将苻坚给排除了。

    “若是益州和苻坚开战,那受益之人会是谁呢?”

    此时吕方提出了这样一个说法,自然,谁受益,那谁就可能是真正的幕后真凶。

    这时黄权起身推测道:“益州相邻者,无外乎西凉马腾、云南苻坚和荆州吴铭,若是益州和苻坚相争,那受益者必然是马腾或者吴铭,故而我以为,真凶当是这两人之中的。”

    听到这里,张松连忙接话道:“我有一言,请主公细听一番。吴铭如今占据荆扬许豫等地,同时和曹操、袁绍等人相争,虽然曹操已经消亡,但是袁绍如今刚占据许都,和吴铭之间更是有解不开的仇怨,所以吴铭此时必然无暇分心以攻巴蜀,所以此次蜀王被刺,就绝非吴铭所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