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79、张松献图吴立仁 刘璋示爱龙阳君
    张松呵呵一笑,脸色舒缓一点,缓缓说道:“我看你也是一个人才,今日事情既然被某撞破,不如反投我主,我主必然会重用于阁下,如此岂不是两全其美?”

    李白在原地缓缓走了几步,露出了很为难的模样,这个时候,张松呵呵一笑道:“怎么?若是不降,那恐怕你不会活着离开成都了!”

    李白呵呵一笑,脸上没有一点担心,正当张松以为李白就要同意的时候,忽然就看到李白的白色长袍悠然一动,张松忽然感觉到一阵风袭来,紧接着便看到一柄匕首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滴!检测到李白技能十步触发——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对手若是在十步之内,其三回合内武力增加1-5,距离越近,武力越高,当前张松距离李白两步,李白武力+5,当前李白武力提升至92.”

    李白pk张松?张松必死无疑啊!

    “张别驾以为,李白能出成都吗?”

    此时的张松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一个能写诗作赋之人,竟然有如此敏捷的身手,只是如今他被李白胁持,他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

    “李白,你杀了我,也一样离不开成都。你要知道,我刚开始将所有人都屏退,并不是想为难于你!”

    听到这里,李白怔了一下,但是他还是没有将张松放开,冷冷说道:“让我投于刘璋,绝不可能!刘璋懦弱无能,不能用人,今日我若投他,用不了多久,必然会为他人所害。良臣择主而事,李白就是再不济,也不会去投于刘璋。”

    听完李白的话,张松不由得哈哈大笑道:“连汝都能看出来我主暗弱,不能成事,张松又岂能不知?只不过松一直苦于没有明主,不知你是在何人麾下?”

    李白低头看了一眼张松,发现张松的身躯好像并没有在骗人,他想了下,便开口说道:“我这次来是为了我主公吴公画一下蜀中地形图,以便他日能够进军蜀中。”

    张松听到这里,不由得双眼放光,失声喊道:“莫非是徐州牧吴铭乎?”

    李白点了点头。

    李白此时没有再去为难张松,而张松一下子推开了李白的匕首,哈哈一笑道:“若是知道你是为吴公效力,某也不会出此下策!吴公,天下之明主也!张松一直恨自己无人引荐,此番既然李白兄弟是为吴公而来,那这蜀中的地形图就不劳李兄辛苦,我手中正有一份,一直无缘献上。此次就劳李兄将此图献给吴公,替张松引荐一番,他日吴公大军来破之时,张松愿为内应!”

    李白反而被张松的反应彻底搞蒙了,本来张松还要将自己献给刘璋,现在反倒是张松要把他自己献给吴立仁了。

    “李兄切勿怀疑,我这就去给你拿西蜀地形图!”

    说完,张松便去他的书房中将他早已经准备好的西蜀地形拿了出来,李白认真看了一下,基本和自己所画的相差无几,而且还有很多地形注释了需要注意的危险等等,这比自己画的要详细多了。

    “张别驾辛苦了!只是主公现在正在和袁绍等人相持在中原,什么时候能够出兵蜀中还未可知,还望张别驾能够耐心等待。”

    张松哈哈一笑,点了点头道:“那是自然,只不过汝还是要提醒一下吴公,要及早行动,否则蜀中形势必然会有变,那苻坚一直对我益州虎视眈眈,若是拖延太久,恐怕会为他人所得。”

    李白离开之后,张松整个人变得轻松起来,从来没有过的轻松,这个时候,只见有一人从门外走了进来,张松甚至都没有注意到他,知道他来到了张松面前,张松才慌忙抬头一看,继而松了一口气道:“孝直你吓死我了!”

    “哈哈,永年到底在想什么如此入神?连某来到身边都没有察觉,这可不像你平时的作风。”

    来人自然便是法正,自从龙阳君将王猛大军劝退之后,有半年多,双方没有什么战事了,刘璋更是对龙阳君大加赞扬,法正虽然知道这一切都只是暂时的,可是无论说什么,刘璋都不相信。所以今日他来见张松,便是想要和张松一起劝谏刘璋,要小心防范苻坚。

    “呵呵,无他,无他,只是失神而已。”

    法正却一脸不相信滴看着张松,审视的眼神,让张松浑身都不自在起来,无奈之下,张松便将事情和法正说了一遍。

    “徐州吴公?听闻吴公现在已经自封周王,其野心不小,想必日后必然有大前途。之前曾和陈全将军纵论过天下英雄,以为曹操和吴铭可以称得上名主;没想到,这才几年时间,曹操便已经烟消云散,他日吴铭必然能成大事,永年的选择,确实是明智之举。”

    张松呵呵一笑道:“我与孝直并无什么秘密,今日告诉你,便是想和你一起投奔周王,不知孝直意下如何?”

    法正嘴角露出神秘一笑,继而摇了摇头道:“此等机密之事岂能如此商议?永年兄,我等需知祸从口出,还望永年切记以后莫要多言此事,等到真有那一天,某自当顺势而为。”

    张松听到法正的话,心中不由得有些不悦,但是也明白法正是为自己好,只好将不悦藏在心中。

    而此时的蜀王府中,刘璋刚刚继任蜀王没多久,心中开心,每日和龙阳君一起饮酒作乐,不思理政,虽然龙阳君也找到机会便劝谏刘璋,但是刘璋却都没有放在心上。

    这一日,刘璋让人去传来龙阳君,龙阳君到了之后,只看到刘璋满脸兴奋地说道:“爱卿,来,快来,之前听闻你劝王猛退兵之时,曾吃过一次烤鱼味道十分鲜美。今日我便寻到一个会做烤鱼的厨子,等会就能呈上来,本王和龙雄一起品尝一番。”

    之前龙阳君只是随口一说烤鱼很好吃,可是他却没想到刘璋竟然都记在心里,虽然龙阳君对刘璋的用心有些感动,却仍然担心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上前两步说道:“蜀王明鉴!如今蜀王每日不理政事,文武议论颇多,都说是臣魅惑之故。若是蜀王再这样下去,臣恐怕无颜再在成都立足,还望蜀王三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