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78、七王争雄天下 李白赋诗CD
    我去,这妖女!怎么给老包当侄女了,系统,包拯不会把他给献出来吧!千金难买一笑,烽火戏诸侯,虽然不是她的错,但是祸国殃民的容颜,一般人把持不住吧!

    “高思继武力爆表随机历史人才三:春秋时期著名刺客专诸,专诸的四维属性为武力95,统率32,智力71,政治69.检测到专诸的植入身份为王猛新收的死士名为传不祝。”

    用鱼肠剑刺王僚的专诸,王猛有这个家伙,看起来会搞事情啊!

    而此时的许都,经过几番大战,已经破败不堪,郭侃等人击退了杨林韩擒虎之后,并没有再继续占据许都,因为袁绍大军已经赶了过来。

    韩擒虎无奈之下,被袁绍招降;而杨林带着不到一千多人的将士向北而去,最终被刘备晓以大义接收;至于章邯则领着兵马去寻岳飞而去。

    至此,这一番许都之争总算拉下了帷幕,郭侃和冉闵退回汝阳,静观其变。

    刘备亲自带着关张二人来到许都,汇报了天子身亡的情报,袁绍听完,立刻掩袖大哭起来,这时刘备上前拱手说道:“如今天子新丧,尚无新天子继位;而袁家四世三公,名门之后,主公乃是长子,又被天子加封为魏国公,如今消灭朱温逆贼,功高无上,属下请主公晋封魏王。”

    听到这里,袁绍心中一乐,但是脸上却露出了十分为难的样子,口中说道:“如今天子新丧,我等当赶紧寻找天子后人,辅佐新天子才是……”

    袁绍还没说完,只见一旁的许攸连忙上前说道:“主公,天子无后,若从其他刘氏后人选一人,怕是天下人也未必肯服。如今主公除去朱温逆贼,为天子报仇,当晋魏王,若是主公再要推辞,恐怕就会凉了众将士之心啊!”

    许攸刚说完,一干武将张、高览、柴荣等人纷纷请命,让袁绍晋封魏王。

    袁绍十分无奈地答道:“既然诸公如此,那某也不再推辞,等某拜过汉室诸位天子之后,再行受这封王之礼!”

    公元201年秋,汉帝刘懿被朱温所杀,袁绍自封为魏王,追封刘懿为汉怀帝,慈仁短折曰怀,天下震惊。

    而当袁绍问道玉玺之时,刘备便将钟繇的话告诉了袁绍,同时用肯定的语气说玉玺已经被吴立仁所得。

    袁绍知道后,十分愤怒,想要发兵攻打,可是又自觉实力不济,这个时候田丰上前劝道:“魏王请息怒!玉玺乃是天下之神器,如今皇位悬空,诸侯心思不一,吴铭身怀重宝,必然会为天下诸侯所忌惮,反为不美,不如暂时罢兵,休整一番,联合其他诸侯,一起讨伐吴铭,才是上策。”

    袁绍点了点头道:“元皓所言极是!对了,不知孟德的家人还有幸存在世的吗?昔年我与孟德颇有交情,今日他人虽死,若是有什么后人,我定当好生照料。”

    “回魏王,曹操一家老小尽皆被朱温所杀,实在令人叹息!”

    听到这里,袁绍也长叹一声道:“孟德啊孟德!昔日你得势之时,为了权利,诛杀过他人一家老小,不知可曾想到今天?来人,传令下去,将曹操一家重新安葬,我要前往祭拜一番。”

    袁绍知道,虽然曹操已死,但是这许都必然还有许多是曹操的旧部,所以他做这个姿态,便是想拉拢人心,尽快让许都的形势安定下来。

    然而当袁绍自封魏王以来,首先按捺不住的便是成都的刘璋,在手下文武的劝谏之下,刘璋竟然自封蜀王,并以自己是汉室宗亲为由,对其他各诸侯下达命令,俨然以正统自居;而在云南的苻坚,也在王猛等人的劝说下,自封为云南王;而西凉马腾,也毫不示弱,自封为西凉王,甚至连远在东北的公孙度也自封为燕王,而偏居一隅的李克用自封为晋王。

    而下邳的乡绅和百姓,也开始不断请愿,让吴立仁晋封周王,吴立仁一直没有同意;王守仁协同贾诩、糜竺、陈硅等人再次劝进,吴立仁还是没有同意;紧接着各地的将领郭侃、冉闵、周瑜、陈庆之、薛仁贵、太史慈、左宗棠等人也开始纷纷写表回来,请吴立仁进位周王,吴立仁终于不再推脱,同意了众文武和百姓的陈情,正式进为周王。

    此时的益州,成都,张松府上。

    张松的府上迎来了一个年轻人,张松请他来,只因为张松看到了他写的一首古风《蜀道难》。自然这个人便是李白,李白写的这首诗,顿时在成都的很多读书人之间流传了起来。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先生高才,让某佩服啊!”

    李白也没想到,自己因为这首诗竟然被成都的当权人物张松接见,他心中担忧若是吴立仁让他做的事情被张松发现,那就彻底完了。

    “张别驾见笑了,这是草民的一时戏作!”

    张松哈哈一笑道:“先生何必自谦!听先生口音,也是蜀中人氏?”

    李白点了点头道:“正是!”

    张松哈哈一笑,挥了挥手,让手下之人离开,继而缓缓走到了李白面前,用着一种耐人寻味的眼光打量了一番李白道:“先生既然是蜀中人氏,又满腹经纶,为何不来投我主,为我主所用?若是先生不嫌弃,我定当为主公引荐一番先生,何如?”

    听到这里,李白连连摇头,“多谢张别驾美意,只不过李白是生性潇洒,不习惯被人管束,所以只愿畅游这大好河山,不愿意出仕。”

    被李白拒绝,张松的脸色忽然一变,厉声喝道:“不愿意出仕?我看你是别人派来的奸细吧!我已经派人观察你很久了,你在蜀中各地到处游览,却总是带着绢帛写写画画,分明是想将我这西蜀地形尽皆画下来,献给他人,是与不是?”

    一下子被张松说破了心思,李白的脸色也随着一变,继而却好像不以为意地哈哈一笑道:“张别驾竟然早就注意李某了?看来是白太不小心了,那不知张别驾想要怎么惩治我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