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67、张飞生擒钟无艳 钟繇献计吕奉先
    吕布和关张二人斗了几十回合,体力眼看有些不济,便只剩下招架的份,这个时候,一旁的朱温终于不想再继续看下去,于是大喝一声道:“将士们,随朕一起杀敌!冲啊!”

    只见朱温策马向前,冲了出去,身后的兵马虽然有些士气不高,但是慑于朱温的威势,他们也只好一起随着朱温杀将出去。

    “朕有传国玉玺,朕乃真命天子,杀敌者人人有赏!”

    朱温大喝一声,顿时一股无形的压力遍布他的将士之中,虽然士气降低了很多,但是被朱温这一吼,又仿佛回升了一些。

    “滴!检测到朱温技能鞭笞触发——鞭笞天下,以收神器,其若是登基为帝之后,统兵之时,武力+2,统率+3,己方全体士卒武力+2,士气回升。当前朱温武力提升至95,统率提升至98。”

    吕布看到朱温亲自领兵来救,心中不由得一喜,手上的力度也大了几分,这个时候,刘备神色一凛,大手一挥,大军立刻跟着杀了出去。

    两军立刻交织在了一起,顿时喊杀声震耳欲聋,不停地有双方将士倒下,空气之中四处充满着鲜血的味道。只不过两方将士都杀红了眼,人人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啊!!燕人张飞在此,谁敢放肆!”

    张飞一声大吼,顿时让周围的陈军不由得怔了一怔,甚至有人被张飞这一吼就直接倒在了地上伸了几下腿便再也没了气息,剩下的人,也都被吓得不敢上前。

    “滴!检测到张飞技能咆哮触发,武力+2,智力-2,陈军将士武力-2,朱温武力-2,钟无艳武力-2,丈八蛇矛和乌骓踏雪武力+1,当前张飞武力提升至105,智力降低至70.朱温武力降低至93,钟无艳武力降低至87.”

    钟无艳?从她爆表出世到现在都没有一点活跃,这个时候,竟然被烟张飞一个aoe给吼出来了,只不过钟无艳这相貌和身份,怎么感觉没有存活下去的可能呢。

    眼看大军就这也被张飞吼的不敢上前,这个时候,只见有一小将偷偷摸摸靠近张飞,手中一把大剑慢慢递了过去,正要靠近之时,那张飞却好像已经发现,回头又一声大吼:“匹夫找死,还敢偷袭我?”

    “滴!检测到张飞咆哮技能再次触发,武力+2,智力-2,钟无艳武力-2,当前钟无艳武力降低至85.”

    吴立仁听到这,不由得乐了,看来自己真的猜对了。

    张飞蛇矛跟着他的声音一起飞出,直接一下子便将钟无艳的大剑给挑飞,继而张飞拍马上前,单手抓住蛇矛,另一只手,向前一探,一下子抓起了钟无艳,同时口中嘿嘿一笑道:“给我过来吧!大哥说俺嗜杀,今日俺就给他抓一个活的!”

    张飞将钟无艳抓在手中,只不过忽然他觉得有些异样,心中暗道:自己抓的位置是那敌将的胸膛,纵然没有铠甲护身,可是怎么会那么柔软?

    张飞一时没有想明白,便又再次捏了一下,只听得被他举在空中的钟无艳高声骂道:“淫贼!你杀了我吧!不要如此羞辱于我!”

    这个时候,张飞自然已经明白过来,他失神之下,被钟无艳一个挣扎,从张飞手中挣脱开来掉在了地上。钟无艳捡起了自己的大剑,再次大吼一声道:“淫贼,你敢如此轻薄与我,我要你死!”

    张飞嘿嘿一笑,显得有些尴尬,他几曾在战场上和女将军交手过,更没有直接这样接触过,看到钟无艳拼命杀了过来,他也不敢分心,蛇矛轻轻一磕,再次将钟无艳的大剑给磕飞,继而又一挑,将钟无艳整个人再次挑到了半空中,下落之时,张飞上前两步,伸手一接,再次将钟无艳抓到了手中。

    只不过这一次,张飞的手抓到了另一侧,而且不知是惯性,还是刚刚的意犹未尽,他的手又一次动了一动,愣是将钟无艳羞得满脸通红,几乎想要自绝当场。

    张飞心知自己失礼,只好一下子将钟无艳放了下来,嘿嘿一笑道:“那个姑娘,俺本来是不会和女人这样打架的,可是你这身装扮,看不出来,而且你这相貌,还真是,真是奇特,怎么看也不像个女人啊!”

    被张飞这样一说,钟无艳更是怒不可遏,愤怒想挣扎着,可是哪里是张飞的对手,仍然被张飞牢牢搂住,动弹不得。

    “别动了,好不容易生擒一个贼将,将士们,来给我绑了!小心点绑,这可是个女将!”

    钟无艳被绑了起来之后,便再次杀进了敌军之中。

    纵然朱温不断地呵斥,但是仍然阻挡不了陈军的败亡,眼看大军死伤越拉越多,吕布连忙来到朱温身边,高声说道:“陛下,大事不妙,不如先退吧!”

    此时的朱温,也已经十分疲倦,心知不是对手,只好听从了吕布的建议,带着一千多残兵败将一起且战且退。

    过了一个多时辰,朱温这才让大军停下休整,大军都随意躺在了地上,累得根本无法动弹。朱温也是静静滴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手里捧着那块假玉玺发呆。

    这个时候吕布也已经浑身是血,虽然都是敌人的血,可是他的内心却是相当绝望,他的家人都已经走散,包括他的最宠爱的小妾陈圆圆还有他的女儿吕绮玲。

    正当吕布发呆之时,旁边走过来一个人,小声喊道:“太子!”

    吕布抬头一看,不由得苦笑一声道:“丞相有何指教?”

    钟繇叹息了一声道:“太子是否再想自己的家人?”

    吕布一愣,连忙问道:“丞相怎么知道?”

    “哎,我有一女,也在乱军之中走散了,听闻被张飞生擒了去!太子的爱姬,大概也是如此吧?”

    吕布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难道温侯真的不想救他们吗?”

    钟繇眼神一变,称呼也变了,只不顾吕布还没有意识到差别,只是十分无奈地说道:“想又如何,如今的情况,我已经自身难保了!”

    “那可未必!某有一计,只要温侯肯听,不但能够保住自己身家性命,还能换取温侯一家无忧,不知温侯可愿意听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