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64、陈王退黄巾 温侯屠百官
    哪里来的黄巾,吕布无法想通,换做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想通。黄巾起义自从平定以来,紧接着被各地豪强士族联合打击之下,几乎已经灭绝,更何况现在这个地界,曾经是曹操收复青州兵的地方,更不可能再有黄巾军。这股战斗力强悍的黄巾军如何不让吕布惊奇。

    纵然吕布骁勇万分,可是面对着五千多战斗力强悍的黄巾军,他根本无法善了,只好且战且退。

    而此时朱温也收到了吕布和敌军大战的消息,可是没多久,又听到了吕布败退的消息,同时让朱温派军支援。

    朱温又一万多兵马,可是有后队五千,防止追兵,前军也就四五千人,还有部分将士要护卫整个大军,同时还要监视看管文武百官以及部分家眷,所以兵力不足,是必然的。

    中军还有数千人,是要保护朱温和皇帝以及皇宫内眷,还要负责看管押运粮草、财物的民夫等,朱温也没想到,这里凭空冒出一股战斗力强悍的黄巾贼。黄巾贼和岳飞不一样,他们丝毫不在乎皇帝的性命,甚至可以说,他们就是冲着皇帝来的。

    朱温可以和岳飞拼着鱼死网破,可是在这群黄巾贼面前,他却已经束手无策了,皇帝是他最后的依仗,如今这黄巾贼竟然想要劫掳天子,那便是要断了朱温的最后一个救命稻草。

    “真是反了天了!传令下去,中军随我一起支援温侯!”

    朱温心知此时只有打退了这伙黄巾军才能平安,他也不再犹豫,立刻挑选了三千中军,同时前军之中也挑选了两千人,一起杀向了夏鲁奇的黄巾军。

    随着朱温大军的加入,夏鲁奇带着麾下的兵马一起厮杀了约有一个多时辰,终于见势不妙,大手一挥,他的黄巾军便立刻跟着他一起撤走了。

    “这些绝不是黄巾军,难不成是袁绍的兵马,装作黄巾军,想劫掳天子不成?”

    朱温心中暗暗想到,不由得对濮阳之行,更加担心。

    “陈王,前面就是白马了,过了白马,再向东走两天,就可以到达濮阳了。”

    朱温虽然知道董昭都是骗他的,但是董昭的那个五德终始说还是打动了他,现在他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继续向濮阳进发。

    这个时候,只见从队伍后,走过来几个人,其中为首的便是钟繇,身后还有尚书中丞张既,还有一个宫正鲍勋,乃是十八路诸侯讨董之济北相鲍信的儿子,还有卢植之子主簿卢毓,几人一起联袂走到了朱温面前,行礼之后,鲍勋首先说道:“如今诸侯动乱,盗贼四起,而天子大驾在外,十分不安全,天子可是先帝唯一的骨血,若是有任何散失,我等就是死,也无颜面对汉室列祖列宗。故而属下几人商议了一下,请陈王准许我等在此驻扎,同时传檄天下,令诸侯勤王。还望陈王准许!”

    听到这里,朱温不由得冷笑一声道:“传檄天下?诸侯勤王?如今这里便是那袁绍的势力范围,那传遍天下,恐怕也就只有袁绍会来吧?袁绍此人狼子野心,围攻许都,难道尔等不知吗?”

    这个时候,卢毓拱手说道:“陈王息怒!那袁绍一家四世三公,身受汉室大恩,所以臣敢保证,他不会对陛下怎么样,还请陈王放心!”

    “放心?呵呵,是,可能袁绍真的不敢对天子如何,但是汝等是想要我朱温,将自己的项上人头拱手献于袁绍吗?”

    朱温大喝一声,几人都一时沉默不语,他们都互相看了一眼,这个时候只见张既忽然起身,朗声说道:“陈王原本是一盗贼,若不是趁着曹丞相出征之时,岂能会有如此荣耀加身。如今陈王受汉室大恩,却害得我大汉天下几乎正统不保,汝岂能心安?还望陈王能够以大局为重。若是陈王担心自己的人头,那不如将天子留下,自己率兵逃命去吧!”

    听到张既的话,朱温暴跳如雷,大吼道:“如此匹夫,胆敢在此妄言,实在是不知死活!”

    说完,只见他一剑刺出,张既来不及闪躲,便被朱温一剑刺中,顿时血流如注,张既圆目怒睁,用最后一口气息吐了一口唾沫,直接吐到了朱温脸上,“奸贼,你……必……不得……好死!!!”

    张既一死,剩下几人都纷纷因为愤怒而激动地冲着朱温骂了起来,然而只有钟繇一人一下跳开,立刻向着朱温慌忙说道:“陈王,此事,臣不知晓,并不知晓啊!”

    其他几人看到钟繇如此没有骨气,不由得都对他吐其了口水。朱温冷笑一声,不以为意,这个时候只见鲍勋忽然从腰间摸出了一把匕首,竟然直接向着朱温刺了过去,朱温用长剑一下子挑开,周围的侍卫都纷纷动手,瞬间将他们全部制服。

    正在这时,那浩浩荡荡的队伍之中瞬间吵吵嚷嚷地乱了起来,朱温不由得大吼道:“到底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有一个小将慌忙跑过来,不安地答道:“回陈王,百官的家臣和家人忽然都乱了起来,将士们一时镇压不住,不知到底该怎么办!”

    听到这,朱温的眼中闪过一丝决绝,看着地上跪着的几个人,朱温猛然挥起自己的长剑,一下子刺死了鲍勋,同时大喝一声道:“统统杀了,一个不留!”

    一旁的吕布,眼神复杂地望着朱温,有些不确定地问道:“义父,百官都杀了,那到濮阳如何还能立朝啊?”

    “让你去做就去做!本王自有计较!”

    朱温怒喝一声,吕布只好不再多言,只是此时的朱温心中只有这样一个念头:就现在的这个情况,还能到濮阳?既然天注定要亡我朱温,那就让我彻底疯狂一把吧!

    吕布率领大军开始四处诛杀追杀倒朱的百官和世家大族的门客私兵。只不过这些人没有人带领,只能算是乌合之众,哪里会是吕布带领的大军的对手,没多久,就看到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而此时,钟繇无力地瘫倒在朱温面前,颤抖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尚书郎,你说我这样做会有报应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