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60、吴铭被封周国公 朱温迁都濮阳县 上
    “属下以为,主公仁德无双,造福百姓,甚于文王,腹有谋略,志在四海,远超周武王,日后成就,必然能远超八百年之周,若是再用周,必然能将大周之国号,发扬光大,远胜古周,如此,则成千古盛世之美名!”

    众人听完,都不由得深吸一口气,都想看看这到底是谁,将吴立仁的马屁拍的那么响,吴立仁也跟着抬头望去,原来竟然是刘墉。

    吴立仁从来没想到刘罗锅这样一个铁面无私之人,竟然会拍自己的马屁,而且一下子拍的那么响,将吴立仁直接给夸到了天上去,他自己都有些微微脸红起来。

    还没等人缓过神来,只见又一个声音说道:“主公文武齐备,实乃千古第一明君,他日成就必然能超八百年之周,所以属下也支持刘令的建议。”

    这一次竟然是贾诩出言支持刘墉的建议,吴立仁心中开始暗自打起了鼓:难道我真的那么优秀吗?竟然让刘墉和贾诩都如此追捧我?

    然而实际上,贾诩因为看到吴立仁对刘墉的提议有些心动,所以他才出言支持,毕竟议论了那么久,也只有刘墉的提议才让吴立仁脸色稍微好转一些。

    这个时候有人同意,有人反对,一时间吴立仁也不知该如何是好,这个时候王守仁起身说道:“既然众人不能决断,那不如我等表决一番,同意以周为国号的,请站在我这一边!”

    打了站队的时候了,贾诩、刘墉、狄仁杰还有上官婉儿纷纷毫不犹豫地站了过去,罗贯中、宗泽、荀攸、袁天罡紧随其后,而剩下的陈近南、糜竺、孙乾和陈硅等老臣则选择了反对。所以结果自然而然便清楚了,只不过陈近南还是说了一句道:“国号之事,事关重大,若是用周,则难免引起天下诸侯眼红,到时候很有可能让主公受到四方诸侯的围攻,如此岂不是自讨苦吃?到底是用还是不用,还请主公三思而定啊!”

    吴立仁哈哈一笑道:“近南所言也有道理,但是正如董昭所言,若是我吴铭只是空有吞天之志却无睥睨四海之胆,岂非笑谈?如今天下,诸侯并起,我吴铭,自当一一扫除!若有不从者,袁术、曹操便是他们的榜样!”

    吴立仁说到这里,让众人忽然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忽然将他们覆盖起来,仿佛吴立仁的一句话,让他们所有人都被震撼到了。紧接着只听得上官婉儿率先醒悟过来,躬身对吴立仁拜道:“属下拜见周国公!”

    其余众人自然也明白了吴立仁的意思,所以这时无论他们心中是不是愿意,都要面对这个事实——吴立仁已经是周国公了。

    周国公,吴立仁心里暗自想道,听起来虽然不怎么霸气,但是哪天称王之后,就是周王了,也是非常有气势的,甚至建国之后,大周还是十分响当当的。

    吴立仁呵呵一笑,让众人将此事保密,同时留下了贾诩、王守仁和袁天罡、狄仁杰等人一起又商议了一番。

    到了第二天,吴立仁的老管家老周在吴立仁老宅中发现了一个地下室,而地下室中发现了一本族谱,族谱详细记载了吴立仁这一脉从太伯一支传下来到吴立仁这一辈。

    老周十分欣喜,立刻捧着这本族谱来进献给吴立仁;正在这时,许都新天子派出的特使董昭带着天子的诏书,册封了吴立仁周国公的封号,一时间,下邳城的百姓都知道了,他们的主公原来就是大周皇室的后裔,百姓对吴立仁更多了一份期待,而吴立仁便在众文武的恭贺之下,接收了周国公的封号。

    当天,吴立仁又将董昭给单独传到府中,详细谈了一些事情之后,紧接着就派了几个人护送董昭回许都,同时传令郭侃和冉闵樊梨花准备进军许都,帮助朱温解围。

    “陈王,董昭回来了!”

    早有人报告了朱温,朱温听闻,也颇为意外,十分高兴地立刻走出府门去迎接,董昭既然敢回来,说明董昭吴立仁出兵之事就已经成功了。

    “公仁,辛苦了!”

    董昭呵呵一笑,便将自己在许都的经历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强调自己如何唇枪舌战,说服了吴立仁出兵,只不过吴立仁最后还是选择了周国公的这个封号。

    “吴铭小儿所图不小啊!呵呵,周国公?也罢,如今走一步算一步了,他说什么就什么吧!只要肯出兵,一切都好说。否则本王手中的这个小皇帝也不会有什么用处了。”

    董昭点了点头,“陈王只要能将天子攥在手中,不愁天下诸侯敢如何!就是那袁绍,也不会肆意妄为。只是属下觉得,本来汉属火德,曹操迁都于许昌,是以为许昌是属土德,故而火能生土;而今曹操被陈王所灭,因为陈王本是属木,木能克土,故而曹操之亡本是必然。而陈王以木在许昌之土中,必然难以久远。所以属下以为,陈王当立刻迁都,带着天子公卿远离许都,到能生木之地重新为都,如此则顺天应人,陈王之兴指日可待也!”

    迁都?朱温不是没有想过,可是迁都毕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且朱温实在不知道到底该往哪里迁才好,所以他只是有这个想法,却没想过真的去做。可是被董昭这样一说,朱温顿时觉得,迁都是现在势在必行的头等大事。毕竟只有迁都了,那他才有机会告别曹操给他留的这个烂摊子,带着手里的天子,重新立一片天地。

    “真是听君一席话,某茅塞顿开!还望公仁赐教,如今到底应该迁往何处,才是我大兴之地。”

    董昭继续说道:“本来若是到陈县,倒是一个好去处!但是如今陈王已经处在死地,陈县已经不能无法让陈王重振雄风。而若要将眼前局面打开,必须到一个属水之地,因水能生木。所以属下有一个提议,便是迁都濮阳,如此必然能让陈王之木重现生机,还请陈王明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