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53、朱温祭天被诛 曹后梦游泄密 上
    朱温点了点头,只是嗯了一声,紧接着就从满宠手中接过来那封祭文,在祭祀官员的引导之下来到了那高台之上,高台上有两个手持枪矛之人立在左右,朱温清了清嗓子,开始念了起来。

    众文武也都在屏气凝神,垂首躬身地认真听着,正当朱温念到一半的时候,忽然一声大喝从高台上传了起来。

    “曹文奉陛下和太后旨意诛杀逆贼朱温!”

    众人听到这一声大喊,不由得纷纷抬头望去,却发现原来站在祭台旁边的那一名持枪的士卒,众人纷纷觉得此人是找死,这个时候竟敢对朱温动手,朱温也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岂会那么容易被他杀死。

    “滴!检测到曹文诏技能骁猛触发——曹文诏等秉骁猛之资,其单挑斗将之时,自身武+4,当前曹文诏武力提升至101.”

    只见曹文诏一枪刺出,朱温眼神充满了恐惧,却好像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吓住了,竟然一动不动,眼睁睁看着曹文诏的长枪刺进了自己的胸膛。

    只听得噗嗤一声,曹文诏的枪头没入了朱温的胸口,紧接着他用力拔出长枪,手中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把短刀,猛然砍向了朱温的头颅,瞬间一颗血淋淋的人头被他提在了手中。

    这个时候台下的文武官员还有许多禁军将士才开始慌乱起来,更有人直接喊道:“逆贼谋刺陈王,快杀了他为陈王报仇!”

    这个时候,只听得曹文诏大吼一声道:“朱温逆贼,欺凌天子,谋刺先帝,我奉圣旨诛杀,谁人敢擅动,与朱温同罪!”

    这个时候,满宠给曹太后使了使眼色,曹太后明天自己应该站出来说话,稳定人心,她便抱着天子快步走到了那祭台之上,大声喊道:“尔等欲造反吗?朱温逆贼,欺君罔上,罪不容诛,是哀家命令这位小将诛杀朱温的,如今朱温既然伏诛,尔等只要肯为陛下效力,哀家绝对对以往的事情既往不咎。”

    虽然这些禁军都是朱温的心腹,但是所谓蛇无头不行,现在朱温都死了,他们已经不知道该向谁效劳,况且这许都可不只只有朱温的兵马。

    这个时候有人带头扔下兵器,紧接着稀稀拉拉便有很多兵器落地的声音,众禁军这才互相观望着,好像等着下一步的宣判。

    曹太后十分满意,这个时候,她正准备再趁机将那些官员都劝过来,只听得忽然有一阵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从远处缓缓传了过来,没多久凭空一声大笑传了出来:“啊哈哈哈!!!!尔等匹夫就那么想要本王的性命吗?”

    曹太后等人循声望去,正看到吕布带着一大队人马,中间簇拥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不是朱温又是何人!

    曹太后神色慌乱,差点将手中的皇帝刘懿丢在了地上,而他身旁的曹文诏一惊,立刻摸了摸手中的那颗还有点热乎乎的首级,这才发现,那首级的脸上,只是贴了一层人皮。

    假的朱温!

    曹文诏脸色一变,这时他才知道自己中计了,然而吕布身后的大队兵马已经靠近,他哪里还有退路。

    曹太后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中计了,可是哪里还有机会后悔,只见朱温伸手一挥,吕布打大队兵马就冲了过来,直接将众文武围了起来。

    “将太后、天子、满宠、刘晔以及其他主持祭祀的官员、刺客统统拿下,我要大开杀戒!”

    这个时候,满宠战了出来,厉声大喝道:“朱温,你敢当众欺辱天子和太后,莫非以为这许都就是你一个人说的算吗?”

    这个时候朱温哈哈一笑,缓缓走近,用着挑衅的眼光看着满宠,“抱歉,现在的许都,还真是我一个人说的算,拿下!”

    满宠虽然被气得脸色苍白,可是被打几个士卒用兵器抵在胸口,他也是无计可施,徒生叹息。

    看到吕布带人去拿曹太后,身旁的曹文诏大喝一声道:“匹夫岂能羞辱天子和太后!我与你不共戴天!”

    这个时候,吕布冷笑一声,“哪里来的小贼,竟敢对陈王有歹意,我看你是活腻了!”

    只见吕布手中画戟一挥,直接向着曹文诏刺了过去,曹文诏手中长枪也毫不示弱,直接迎了过去。

    “滴!检测到吕布技能将神触发,武力+5,曹文诏武力-2,方天画戟武力+1,当前吕布武力提升至110,曹文诏武力降低至99.”

    曹文诏一枪击出,顺着吕布的画戟一翻,虽然将曹文诏逼得退了几步,但是吕布没想到这曹文诏竟然还有点本事。

    “有点意思,那今天也让我和你好好玩玩。”

    只见吕布上前几步,画戟开始如同狂风暴雨一般攻向了曹文诏,曹文诏被他打的疲于应付,根本不是对手,眼看落败就在瞬息之间。

    “奉先等下!”

    朱温这个时候送走了过去,眼神有点怀疑地望着曹文诏道:“你到底是何人?有这身本领何苦为了那几个匹夫效命,不如跟着我,保证你荣华富贵!”

    曹文诏哈哈一笑道:“朱温,吕布,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曹文便是征南将军的义子,汝等杀了我义父,我恨得生啖尔等之肉!”

    听到这里,朱温脸色一变,他这才知道,原来这曹文诏竟然是曹仁的义子,曹仁当初便是被吕布一戟刺死,那曹文诏和朱温之间便是不死不休了,毫无回旋的余地。

    吕布哈哈一笑道:“原来你也是曹家的,那今日你就跟随你那短命的义父一起去吧!”

    “汝等不要得意,丞相一定会回来,为我义父报仇的!”

    曹文诏心知不是吕布的对手,今日是十死无生,但是他却也不甘示弱,大喝一声。

    “曹操?呵呵呵,不怕告诉你,我已经得到消息,曹操已经被吴铭杀死在黄河岸边,还想等着他来报仇?我看你们都一起去黄泉路上报仇吧!”

    听到这里,曹文诏双拳紧握双手,青筋暴露,显得十分愤怒,他本以为曹操是他最后的希望,哪里想到曹操竟然被吴立仁杀了,他心中的不甘和仇恨瞬间转移道了吴立仁身上。

    “吴铭小儿,吴铭小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