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51、吴铭指点李曼成 朱温夜宿曹太后
    李典知道吴立仁的枪法很不错,所以他没想过能真的借此机会杀掉吴立仁,他深知自己的本领,所以他觉得自己能和吴立仁打成平手就差不多了。

    李典拿起自己手中的长枪,大喝一声,向着吴立仁杀了过去,吴立仁抓住虎牙枪,手腕一转,虎牙枪法第一式折梅便用了出来。

    “滴!检测到宿主技能霸威触发,武力+3,且免疫任何负面技能和状态,虎牙枪武力+2,当前宿主武力提升至99.”

    99的武力对李典的92,差距7点,吴立仁知道,自己要是用处虎牙枪法的得仁一式,一定会在十回合之内拿下李典,但是他却没有,而是直接使出了折梅式。折梅式虽然看起来花样繁多,但是攻击性和威胁性并不是很大,他相信李典不会就此落败。

    “曼成,看好了,这是虎牙枪法的折梅式!”

    说完,李典怔了一怔,没有明白吴立仁的意思,紧接着,吴立仁又将弑虎、鹜惊、画骨悉数用了一遍,每用一次,都提醒李典看好了。

    “这是最后一次得仁,集前几式的大成,曼成,小心了!”

    只见吴立仁的虎牙枪速度、力量在这一刻达到巅峰,四周瞬时出现了很多枪影,李典一时间竟然分不出真假,忽然脖子一阵寒意,就看到吴立仁的虎牙枪已经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怎么样?服了吗?”

    吴立仁呵呵一笑望着李典,李典将手中兵器一丢,长叹一声道:“李典技不如人,今日之败,心服口服!李典拜见主公!”

    吴立仁连忙扶起了李典,点了点头问道:“曼成,刚刚的枪法可曾看清,是否有什么心得?”

    李典这个时候才皱了周么,有些不确信地问道:“主公刚刚是为了特意耍给末将来看不成?”

    吴立仁点了点头,“之前在战场上看到曼成对我的枪法有些感兴趣,所以这次我才特意用出全套,由浅入深,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这个时候李典又回想了刚刚的情况,这才明白吴立仁的良苦用心,他大受感动,立刻跪了下来,拜道:“主公竟然为了区区李典,如此煞费苦心,末将愿为主公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滴!检测到宿主获得李典亲密点9点,当前宿主拥有亲密点105,仇恨值73。”

    “滴!检测到李典敬贤技能成功触发,李典武力+1,当前李典的基础武力提升至93.”

    竟然献出亲密点了?看来这要收服人才,未必一定要靠自己的舌灿莲花,一颗真心也是很重要的。吴立仁有些意外,但是却又在情理之中。

    吴立仁封了李典一个校尉之职,同时让他和军中其他武将一起互相多切磋一番,让他有机会通过敬贤技能增加点基础属性,然而试了几天,却也发现李典根本没有任何属性变化,这让吴立仁不由得有些郁闷,心知李典的属性一定不是这个刷法,肯定还有很多条件限制,系统还没有指出来。

    与此同时,许都。

    经过刘协被刺之事,许都城中无论是百姓还是世家大族都开始忧虑起来,好像都知道汉朝气数将尽,都在纷纷寻求着新的出路。纵然朱温和其他很多文武各种宣导,却依然挡不住众人的担忧。

    朱温眼看没办法阻止百姓和大家族的出逃,他干脆下了命令,若是有敢逃出去的,格杀勿论。这种命令终于止住了逃跑的百姓和各大家族,但是却依然挡不住人心的不安。

    朱温这个时候,也无法控制,只好来到皇宫,径直来到太后的寝殿也就是曹操嫁给刘协的女儿曹太后的宫中。

    “臣朱温拜见太后!”

    看到朱温进来,曹太后心中一惊,他现在也不过二十岁不到的年纪,如何应对眼前这个穷凶极恶的朱温,她不知道朱温来干嘛,只好战战兢兢地问道:“陈王此来是为何事?”

    朱温哈哈一笑,用着一丝戏谑的眼神望着曹太后,“几日不见,太后愈发有味道了!”

    被朱温这样一说,曹太后脸色一变,她后退几步,十分愤怒地说道:“朱温,你好大的胆子,哀家是天子的母亲,当朝的太后,你,你怎么敢……这样!”

    朱温不以为意,将所有太监宫女都赶了出去,“天子是我将他捧上去的,若是我不愿意,那他就不再是天子,而太后,自然也不是太后了!”

    曹太后没想到朱温竟然如此光明正大地说这些悖逆之事,可是现在的情况,她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她心知现在若是自己稍有不顺着朱温,那她和她的儿子刘懿,都可能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陈王……你……要……做什么?”

    曹太后低下了头,不敢看朱温。

    “今日操劳国事,十分疲惫,腰酸背痛,听闻太后按摩的手法颇为不错,臣斗胆请太后给臣按上一按!”

    曹太后有些犹豫,只见朱温双眼一瞪,吓得曹太后顿时一个寒颤,连忙答道:“那来吧!”

    朱温嘿嘿一笑,他大步走过去,翻身倒在了曹太后的床榻上,曹太后只好缓缓俯身下来,开始在朱温身上捏来捏去。捏了一会,朱温一把就抓住了他的手,嘿嘿一笑,用力将曹太后拉到了自己身上。

    “太后好手法,那不如试试臣的本领!”

    曹太后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她深知自己不能幸免,顿时一股屈辱感涌入心头,可是在这样的人面前,她也是无计可施。

    望着眼前这个满头白发,年龄已经可以当自己爷爷的人,曹太后心中默念道:父亲,你现在在哪里?快来救我,快来救我啊!”

    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这样的一个夜晚,过去了,朱温醒来的时候,发现曹太后正失神地坐在一旁,朱温呵呵一笑道:“太后在想什么?放心,你我有了此等关系,那你的儿子为也一定会当成儿子一般看待!只要你不负我,那我绝对不会难为他,甚至还会一直辅助他!”

    曹太后点了点头,苦笑了一声道:“既然如此,那陈王还关押着我的许多弟弟妹妹还有其他家人,不如看在我的面子上,都放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