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50、吴铭劝降二将 贾复再擒李典 下
    吴立仁可不会和他多费唇舌,霍峻的特长就是守城,若是自己说服不了,绝对要直接杀了,否则真的跑到对手那里,那就是成了一块大绊脚石了。

    这个时候魏延也帮着劝道:“仲邈,事已至此,不如降了吧!吴公是天下少有的明主,魏延早就清楚,他日天下,必然是吴公的,汝还要如此顽抗,又有什么意义?”

    虽然魏延的话,有些拍马屁的嫌疑,但是吴立仁听起来还是很舒服的,霍峻这个时候终于放弃了内心深处最后一道防线,长叹一声道:“那霍峻也愿降了!”

    霍峻说完,头一扭,仿佛十分为难,吴立仁自然也是理解他的心情,不以为意,将他的恩封也说了出来,“既然仲邈愿降,那现在就封你为振威校尉。”

    霍峻也拱手拜谢道:“霍峻多谢主公!”

    收服了两人之后,吴立仁让人将他二人带了下去,同时前往军中。正在这时,吴立仁以为自己大功告成之际,一旁的白玉堂忽然说道:“主公,既然曹操已亡,魏延和霍峻也已经归顺,那另外一人,主公也可以试试劝他归降。”

    吴立仁一怔,他倒是没想到还有什么人值得自己去劝降的,“是谁?”

    白玉堂呵呵一笑道:“那是前段时间,贾甫将军生擒的曹军大将李典!”

    李典?吴立仁听完后,心中不由得乐开了花,从最开始知道李典的技能之后,吴立仁就想得到此人,李典成长起来,可是会能四维都达到99的牛人啊!虽然,这个看起来很不容易,但是养成这样一个人才,却绝对是值得的。

    只不过难就难在,李典对自己可是又仇恨值的人,想要说服他,舌灿莲花的bug辅助将不能起作用,除非能让李典的仇恨状态取消掉。

    “李典的话,就先关押一下吧!此人是曹操一手提拔上来的,对曹操颇为忠心,想要说服他,十分不易。”

    白玉堂自然对吴立仁的判断有着崇拜般地相信,所以就点了点头,和展昭一起下去了。

    解决完这些事情,吴立仁终于感觉到身体的疲倦了,天色也已经不早,吴立仁回到家中,稍微交代了几句,便沉沉睡去。

    到了第二天,吴立仁不知道什么时辰,醒来之后,貂蝉便过来伺候他洗漱完毕,紧接着貂蝉就说道:“夫君,白左使刚刚来问了几次,说有重要事情和主公商量,妾看夫君太过疲倦,问他是什么事情,他才说,是刚刚捉的那个曹将李典想见夫君。不知夫君是否要见上一见?”

    吴立仁本想等先关下他,磨一下他的性子再找机会劝降,没想到他倒是想迫不及待地想见自己,莫非李典愿意投降不成?

    吴立仁让白玉堂先将李典带过来,自己用完饭后,再去和他详谈一下。

    不过李典因为是刚抓过来的,白玉堂也知道他是属于危险分子,所以还是将他浑身绑的结实,带到了吴立仁面前。

    “李典,听说你想要见我,到底有什么事情,就赶紧说,我很忙的,没多少时间和你浪费。”

    此时的李典,满脸的愤怒,但是他也知道自己要忍住,他望着吴立仁,开口问道:“请吴公告知,我主现在怎么样了?”

    吴立仁便将曹操自刎之事,以及和郭嘉、荀彧等人一起埋葬在黄河岸边的情况,一一和李典说了明白,李典听完,大喊一声道:“主公!末将无能,不能护佑主公左右!”

    紧接着就看到这样一个七尺大汉,泪流满面,吴立仁感觉得到他内心的悲伤,深知李典是一个忠义之辈,也颇为欢喜。

    “李将军,曹丞相已去,还请节哀!”

    李典吐了一口气,忽然抬头问道:“不知荀攸荀公达现在何处?是否也被吴公所擒?典是否能和他见上一面?”

    吴立仁立刻让人去将荀攸请过来,荀攸来了之后,便将当初曹操之死又复述了一遍,同时又说了荀彧之死,李典依旧哀伤不已。

    “公达先生,昔日你曾教过某很多,但是近日主公新丧,你却投于敌手,实在有些让某难以苟同。”

    荀攸叹了口气道:“天下大乱,诸侯纷争,若是都如同曼成所言,那这天下到最后岂不是不剩几人了?故主虽然死了,但是吴公却以大汉丞相之礼厚葬了故主,同时根据丞相之前的遗愿,让奉孝先生葬在左右,此时想必丞相在天之灵也已经瞑目了,曼成有何苦如此执着?”

    吴立仁此时看着李典的眼神,已经没有起初那么多怒火了;李典这时走近了吴立仁,大喝一声道:“吴公,我欲为故主报仇,但是如今为人所擒,根本不可能;若是吴公想要某降,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吴公和我比试一场,无论输赢,我都会效忠于吴公,也算是给故主一个交代!”

    听到这里,吴立仁不由得呵呵一笑,他立刻唤出了系统,检测了一下李典现在的四维属性。

    “滴!检测到李典的四维属性为武力92,统率86,智力84,政治86.”

    武力没有变化了!记得上次李典看到自己使用虎牙枪法的时候,触发了敬贤技能,直接武力+1,才提升到了92点的基础武力,不过现在就凭他这92点武力值,哪里会是吴立仁的对手。

    “放肆!”这个时候白玉堂大喝一声道,“区区一个降将,还想和我主动手,李典,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李典没有理会白玉堂的话,而是挑衅地望着吴立仁,好像以为吴立仁真的打不过自己一般。

    “李典,那我就答应你,但是君子一诺千金,希望你记住你的话!

    李典点了点头道:“吴公放心,李典绝不会食言,但是若是吴公不小心丧于某之手,那到时候可就不要再约束某的去留。”

    “呵呵,希望你的本事,能配得上你的口气!白左使,给他松绑!”

    虽然白玉堂心中担心,但是吴立仁已经答应李典,这个时候他也不好再劝,只好将李典身上的绳子除去。带着李典一起来到了吴立仁专门的练功场上,李典挑了一把枪后,吴立仁也拿出了他的虎牙枪。

    “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