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49、吴铭劝降二将 贾复再擒李典 上
    他的目的便是为了试验他新领悟的技能——舌灿莲花,因为保全卫的监牢中还关押着几个俘虏,而他最看重的便是魏延和霍峻两人。吴立仁曾经派人去劝服他们,但是却都没有效果,吴立仁也不忍心杀了这样两个人才,所以才一直想等机会。

    “白左使,等会你去将魏延和霍峻两人带到我的府上!”

    这个时候,白玉堂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主公远征而回,便没有休息就来审王将军的重枪大案,现在刚完,又要提审那两个降将,属下担心主公的身体会吃不消,不如先休息一晚,明天再审如何?”

    吴立仁可不是想多么兢兢业业,他只是刚刚领悟了技能,现在迫切想要试验一下,看看效果如何而已,可是吴立仁又不能这样和他们说,只是摇了摇头道:“魏延和霍峻,两人都是人才,如今曹操已灭,想必他们二人也没有继续坚持下去的理由,早日能说服为我所用,那对以后的大业,大有裨益!”

    “主公如此尽职尽责,实在让白阙敬服!那属下这就亲自去将两人提出来,不过这两人的本领都非同小可,所以主公若是劝降之时,还要小心谨慎,以防二人忽然发难,属下自然也会带人守在主公身边。”

    吴立仁回到府中,随便喝了口水,白玉堂便和展昭一起全副戎装地带着魏延和霍峻两人过来了。白玉堂和展昭二人一左一右,站到了吴立仁身边,虎视眈眈盯着魏霍二人,而吴立仁不以为意,缓缓走了过来,呵呵一笑道:“魏将军,霍将军,近来可好?”

    两人脸色都略显憔悴,显然是保全卫的监牢生活并没有外面的好,而霍峻一脸冷峻地样子,丝毫不打算说什么话;而魏延叹了口气,缓缓说道:“败军之将,还敢妄称什么将军!我等只求速死,还请吴公成全!”

    “滴!检测到宿主技能舌灿莲花触发,自身智力临时+10,当前宿主智力提升至94,魏延和霍峻对宿主无仇恨,宿主进行劝降时,成功率翻倍。”

    吴立仁看向魏延,长叹一声道:“铭之前一直以为文长乃是当世豪杰,一定会明白天下大势,会择主而事,实在没想到你竟然也是如此糊涂!”

    魏延听到这里,不由得一愣道:“吴公之前也听过魏延之名?”

    看来是真的有戏!吴立仁心中一乐,魏延和霍峻虽然被擒,但是却也是少见的没有贡献仇恨值的人,所以加上自己的舌灿莲花技能,双倍收服概率下,还是很有希望的。

    “自然!当初文长在刘表手下之时,我便听过;后来黄忠黄汉升也和我提起过你,对文长也是赞誉有加,所以我对文长之名,确实早有耳闻!”

    魏延此时倒是有些懵逼,黄忠是在刘磐手下,而他只是在襄阳,一直跟着蔡瑁,虽然都份属刘表,但是之前却一直很少有交集。黄忠的名声他也是斩了董袭之后才有耳闻,不过既然吴立仁说黄忠抬举了自己,魏延也就当真了。

    “罪将诚惶诚恐啊!”

    吴立仁嘿嘿一笑,“文长这一身本领,难道就要埋没了不成?不如和我一起,扫清四合,再定乾坤如何?”

    被吴立仁这样一番豪言壮语,魏延顿时就想说我愿意,可是一旁的霍峻瞪了他一眼,他便没有说话,吴立仁明白,这里面的关键原来是霍峻。

    “还有一件事情,我有必要告诉你们!不久前,我带兵亲自将曹操败军逐于黄河岸边,曹操兵败便选择了自杀谢世!”

    听到这里,魏延和霍峻两人顿时不淡定了,齐声喊道:“曹公/主公死了?”

    吴立仁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当日曹操亲自领兵和我相持于泰山,而后方朱温和吕布忽然叛变,带人控制了许都,曹操兵败,又无法返回许都,最后便沦落到了兵败自刎的地步,想想着实有些可惜。既然曹操已亡,汝二人何必还要如此固执?”

    魏延此时脸上的神色顿时轻松了一下,他这时再也不去理会霍峻,径直拱手对着吴立仁拜了一拜道:“故主已然不在,魏延即使投靠吴公,也不算背主求荣,所以魏延愿降!”

    吴立仁听完,心情大好,连忙想上前扶住魏延,而一旁的展昭和白玉堂仍然是不放心,紧紧跟着。

    “文长果然是天下俊杰!好,好,好!那我现在便做主,封你为抚远校尉!”

    魏延显然没想到吴立仁竟然如此相信自己,那么久没有投降的降将,竟然直接又让自己官复原职了,他心中感慨万千,再次拜谢道:“魏延多谢主公,日后必然为主公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滴!检测到宿主获得魏延亲密点9点,当前宿主拥有亲密点,仇恨值。”

    说服了魏延,还有一个霍峻,起初霍峻还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但是听到说曹**了的消息,他顿时有些茫然了——他本来就是刘表的部将,刘琮投降之后,他无奈之下,随着刘琮一起投降了曹操;可是现在又被吴立仁抓了,本来是为了不背叛曹操,当着一个多次投降的恶名,可是现在曹**了,那他还要坚持什么?

    “仲邈,你有什么打算?”

    霍峻依然是默然不语,纠结之下,他闭上了眼睛。

    “仲邈这一身本领,若是就此浪费,实在可惜啊!听闻你还有一个儿子,现在年龄应该也不大,若是你真的就此为曹操殉难,他又当如何生活啊!若是你还不能做好决定,那我再多给你几天,你多多考虑一番,如何?”

    霍峻叹了口气道:“吴公若是这的为峻考虑,还求吴公放某回去,某日后定然不敢和吴公为敌。”

    “哈哈,仲邈此言差矣!汝如此本领,若是就此放你离去,到时候若是为袁绍等人所用,岂不是成了我以后的大敌?为了我麾下将士考虑,我也决不能就此将你放走!仲邈应该能理解吧?”

    自然吴立仁给霍峻的路只有两条,要么降,要么死,或者是无期徒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