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46、刘罗锅无功请罪 吴立仁有心审案
    听到这里,西门庆脸色一变,毕竟刚刚他说的话,是假话,他说这些只是不想把事情弄得太复杂,否则这要是再供出潘金莲,潘金莲和他的事情败露,武大郎的兄弟武松可不是善茬,到时候自己恐怕即便不备刘墉判罪,也会在武松手上吃很大的苦头。

    然而事已至此,他想后悔也不来不及,只寄希望于李夫人能和自己一样的心思。

    没过一会,只见差役便带着李夫人来到了堂前,刘墉连忙问道:“为何来的如此之快?不知夫人刚刚在哪里了?”

    “回刘令的话,妾身是一心牵挂着夫君的重枪,所以便想开县衙旁听一番,没想到正好遇到刘令让差役去传妾身前来问话,故而这就到了。”

    刘墉心中怀疑,但是却不明所以,他哪里知道,李夫人已经知道了王彦章之死了,所以刘墉直接便问道:“夫人当初为何会请这正阳堂的西门庆去给王将军看病的?”

    李夫人十分坦然地笑了笑,丝毫没有去理会西门庆在一边暗暗着急,将刚刚西门庆说的话,一般无二地重新叙述了一遍,这让西门庆喜出望外,而刘墉这时也猜到了,刚刚审案子的时候,李夫人一定是在外面旁听,自己没有注意到她,所以被她听到了这些内容,她才能如轻易地和西门庆对上口供。

    这样一来,刘墉找不到他们话中的疑点,也无法寻到那失踪的重枪,更无法给他们任何一人定罪,这让他十分恼火。

    “李氏,我且问你,为何王将军离家才三个月,他的书房便已经布满了灰尘,你这作为人妻的是否有些太过失职?”

    刘墉王彦章书房的时候,发现了书案上竟然已经有了灰尘,这显然是那李氏根本不曾对王彦章的书房有过打理,所以刘墉知道他们两人的夫妻关系一定不怎么样,可是这点推测又不能作为证据,这个时候说出来,也只能是算无奈之举,打草惊蛇,看看那李氏是不是会露出破绽。

    “回刘令的话,先夫离家之时一再要求,妾身不得擅入他的书房,所以妾身不得已,才只能将书房一直锁住,这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李氏说完,却看到刘墉眼神十分古怪望着自己,她心中不解,却也不知到底是因为自己说错了什么。

    “先夫?李氏,王将军之死本是机密之事,你赶紧从实招来,怎么知道的?到底是谁给你通风报信的?”

    李氏一愣,这才知道自己情急之下说漏了嘴,急忙解释道:“还请刘令见谅,是先夫的一个心腹,刚刚才偷偷派人传了一封信来的,妾身这也是刚刚知道。”

    说完,她擦了擦眼泪,哭喊道:“我那苦命的夫君啊!”

    “那信又在哪里?”

    李氏的解释,虽然有道理,可是刘墉还是觉得有不对劲的地方,他反而对李氏的怀疑越来越重了几分。

    “是一封纸信,妾身不小心将它烧了,还望刘令明察。”

    无懈可击!

    虽然此时刘墉已经确认这李氏是在说谎话,可是他也没有什么证据,又不敢对李氏擅自动刑,他也想不到到底是谁将这秘密泄露出去的,一时间,这个案子又陷入了僵局。

    刘墉只好让李氏先回去,而将西门庆和李三、庞春梅等一干仆人和丫鬟收监,想收集新的证据,才重新审理这个案子。

    然而丢枪案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本来就是一件盗窃类的案子,根本没有什么线索,所以直到吴立仁打道回府,刘墉也没有成功将案子侦破,所以他便和白玉堂一起去和吴立仁请罪。

    “主公,我等不能查到王将军的长枪丢失之谜,办事不利,还望主公责罚。”

    听到两人的话,吴立仁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看来刘墉查案子还是不太专业,是时候把狄仁杰或者包拯给调回来一个了。

    “那么久难道一点线索都没有查到吗?把卷宗呈上来给我看看!”

    吴立仁看到刘墉卷宗上西门庆的名字,心猛然一跳,继而又看到了李氏、庞春梅,他的脑子一下子嗡嗡起来了,这是搞事情啊!

    “刘墉,我且问你,这李氏名字是否叫李瓶儿?”

    刘墉愣了一下,他倒是没有查实过王彦章的这个夫人叫什么名字,毕竟那个时候,结婚之后,习惯都是以某某氏来称呼,名字就很少被称呼了,除非这人像秦昭、樊梨花等能有官职在身。

    “回主公的话,这个我保全卫倒是查过,在嫁给王羡将军之前,闺名确实是李瓶儿,莫非主公认识她?”白玉堂倒是接过了话来。

    白玉堂的话,让吴立仁此时有些哭笑不得,脑海中开始对系统吐槽起来:系统,你这是要搞事情啊!把西门庆弄过来,然后加上李瓶儿、庞春梅,武大郎的老婆潘金莲也在下邳啊,你这是给我整了一出三国版的金瓶梅吗?

    这样的话,吴立仁已经不需要什么证据了,他已经知道事情的真相。

    “走,去下邳县衙,我要亲自审问,对了,你去武松将军家,将武松的嫂子潘金莲和王彦章家的李瓶儿给我传来。”

    听到这里,刘墉和白玉堂都是莫名其妙,他们不知道吴立仁这是要做什么,而且这潘金莲会和王彦章的丢枪案会有关系吗?

    “我曾查到过,武松曾经往下邳传过家书,莫非主公知道,这家书便是泄露了王羡之死?那武松和王彦章也应该有些交情,即便如此,为何要传他的嫂子?”

    白玉堂此时只能想到这些关联,他实在想不通吴立仁为何要传潘金莲。

    “照做就是!”

    没多久,吴立仁亲自来到了下邳县衙,坐到了中间,而白玉堂和刘墉分立左右,同时将一众相干人等通通带了上来。

    “今日主公亲自审理王将军的重枪丢失一案,汝等若是还敢隐瞒实情,小命难保!”

    刘墉大喊一声,躺下众人开始胆战心惊起来,特别是西门庆,他哪里想到这样的小事情,吴立仁竟然会亲自审理,可是想到了王彦章之死,他也明白,这个事情,也是情理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