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40、薛仁贵再斩双曹子 王守仁苦劝二荀士
    “滴!检测到薛仁贵技能克捷触发,武力+4,统率+2,象龙武力+1,当前薛仁贵武力提升至106,统率提升至100.”

    “滴!检测到薛仁贵技能箭圣触发,武力+4,震天弓武力+1,当前薛仁贵武力提升至111,命中率和穿透力大大提高。”

    一箭飞出,曹彰此时正在乱军之中厮杀,哪里来得及去管薛仁贵这一箭,况且即便是正常情况下,他也未必挡得住。薛仁贵的箭,从正面射到了曹彰那小小的身躯上,巨大的力道一下子就将他整个人带飞了出去,砸到了其他将士身上,曹彰闷哼一声,就直接头一歪,没了气息。

    “滴!检测到薛仁贵射杀曹彰,曹彰临死前的主属性为武力101,恭喜宿主获得将魂碎片1,当前宿主拥有将魂碎片57.”

    薛仁贵这种高级狙击手想要射杀黄须儿,还是手到擒来,曹彰一死,原本就士气全无的虎豹骑,此时便再也坚持不住,纷纷都四散而逃,而曹真大声喝止,却哪里能管得住。

    这个时候薛仁贵一声令下,大军便一起冲杀出去,薛仁贵更是抓起画戟,催动象龙马,瞬间来到了曹真面前。曹真脸色一变,连忙调头就想走,却被薛仁贵快马赶上,从身后一戟过去,便直接将曹真穿了一个透心凉。

    “滴!检测到薛仁贵秒杀曹真,曹真的四维属性为武力85,统率87,智力83,政治76.恭喜宿主获得将魂碎片1枚,当前宿主拥有将魂碎片58.”

    这个时候吴立仁也已经匆匆赶到,将虎豹骑全都或擒或杀之后,发现曹操已经逃走,吴立仁顾不上太多,立刻带着少部分骑兵,再次追击而去。

    追到了一个岔路口,吴立仁却发现了左右两边竟然都有马蹄印,这让吴立仁不知到底该往哪个方向追。

    “主公,事不宜迟,前面不远便是黄河了,若是让曹操上船过河,那就再也追不上了!”

    这个时候庞统十分着急,连忙说道。

    “那就只能兵分两路了!”王守仁立刻建议道。

    吴立仁点了点头,连忙吩咐道:“那阳明,你和伍来将军一起带领五十骑从左边这条路追过去;我和薛将军、陈将军等从右边追过去,一定不能让曹操逃走了。”

    虽然现在曹操没有什么兵力,战将也都死完了,但是曹操可是有着主角光环的人,在这样的乱世,他这样的奸雄,不需要多久,便能东山再起。

    吴立仁心中担忧着,实在没想到,自己这大动干戈,一路上埋伏了那么多,竟然还是让曹操逃走了,这让吴立仁如何不忧心忡忡。

    王守仁带着伍来一路追击着,追到了黄河岸边,却正看到两个人在那里席地而坐,互相谈论着什么,不时哈哈大笑声起。

    恶来不由得大怒,冲上前去,大声喝道:“你们是何人?曹操在哪里?快说,不然我让你们两人命丧当场!”

    那两人仍然一言不发,其中一人说道:“公达,这黄河之水,波浪滚滚,实在是蔚为壮观!忽然想到屈子曾经有言: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如今乱世,谁又能分得清浑与浊!”

    眼看那两人没有将自己的话放在心上,恶来顿时怒了,举起手中的钢鞭,就要去打那两人,正在这时,王守仁大喊道:“伍将军住手!”

    这个时候恶来连忙收力,那钢鞭停在了刚刚说话之人的头上,差半寸就能让他脑袋开花,恶来回头看了看王守仁,长舒了一口气道:“军师,你何故喊我啊?险些将这厮给杀了!莫非你们是故旧不成?”

    王守仁呵呵一笑,翻身下马,慢慢走到了那两人面前,拱手行了一礼道:“王守仁见过文若、公达两位先生!”

    那两人呵呵一笑,没有说话。

    恶来看到两人如此轻视,气不打一处来,大声喊道:“军师,这两贼腐儒太过无礼,为何还要和他们多废话!赶紧杀了去追曹操,不然他们跑掉了,没法和主公交代!”

    王守仁瞪了他一眼,故作生气地说道:“伍将军休要瞎说!若是今天你真的就此将两位先生打杀,那主公绝不会轻饶了你!今日即便跑了曹操,若是主公得到这两位高士,主公也会十分高兴的!”

    恶来从没见过吴立仁这样生气,他也不知道这两人到底是谁,所以一时间没法,只好怏怏退下。

    听完吴立仁的话,荀彧哈哈一笑道:“王守仁以一人之力辅助吴铭从无到有,取得今番成就;在王军师面前,谁还敢妄称高士,实在是贻笑大方!”

    王守仁摇了摇头道:“文若先生此言差矣!谋臣和主公,如同鱼水一般;谋臣是鱼,主公是水。若是遇明主,那便同鱼入大海,纵横天下;若是遇到无能之辈,即便是再厉害的鱼,也会没有施展的空间。某有幸得明主,故而能有今日之成就,非某一人之功也!”

    荀攸听完,摇了摇头道:“吾主曹公,胸怀天下,智谋无双,吴铭也称之为明主,为何会到今日这般穷途末路?莫非是我等太过无能?”

    荀攸用王守仁自己的话,反驳了王守仁,王守仁只能尬笑一声,继续说道:“时也命也!曹操即便当世枭雄,我主主之才,却要十倍于他,所以才有今日一败,和两位先生毫无关系!两位之才,十倍于我,何不为我主效力,他日成就绝对无可限量!”

    这时只见荀彧哈哈一笑,起身对着黄河长叹一声道:“黄河浩荡,人力何能改之?吾命尽于此,实乃天命也!”

    听到这里,荀攸一惊,连忙起身说道:“族叔莫要轻生,主公已经逃走了!”

    荀攸摇了摇头,这时只见他嘴角流血,站立不稳,荀攸连忙扶住,急忙大喊:“快来人啊!救命啊!”

    王守仁脸色一变,原来荀彧竟然不知何时已经服毒了,只不过这个时候哪里有人能救他,王守仁当机立断,转头看向恶来道:“伍将军,快,快将荀彧送回去找医官,一定要将他救活!一定!”

    与此同时,吴立仁带着数十骑来到了黄河岸边,那里正好有一个渡口,这个时候薛仁贵大喊一声道:“主公快看,远处有一只小船!”

    吴立仁远远望去,这黄河中央,正有一只小船在向着对岸划着,而这渡口左右,却已经一只小船都没有了。

    “唉!晚了!若是再早来一会,末将有信心能将曹**死在船上!”

    薛仁贵十分可惜地叹道。

    “曹操竟然这般都能逃走,看来天不亡曹操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