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39、恶来承继显神 曹彰再现神勇
    典韦留下了这句独白,继而头一歪,再也没了气息。

    吴立仁经历了这惊险的一瞬间,他算是见识到了这典韦的厉害,这短距离的掷戟,比长距离的弓箭的威胁都要大,让人根本防不胜防。还有典韦心知必死无疑,竟然不再顾忌自己的生死,非要一命换命,而且要换吴立仁的命——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人,要是疯狂起来,真是连神都要害怕。

    “滴!检测到典韦被恶来斩杀,恶来临死前的四维属性为武力105,恭喜宿主获得将魂碎片1枚,当前宿主拥有将魂碎片56。”

    “滴!检测到恶来斩杀古之恶来,触发特殊属性继承,恶来随机获得典韦的一项技能,当前继承的技能为显神。”

    吴立仁这时候才有点欣慰,提升了一下恶来,将典韦的显神技能触发了,这个技能也是属于非单挑技能,这样的话,恶来就拥有两个非单挑技能,那样遇到危险的情况,恶来起手就有113的武力值了,增强了很多。

    不过对于王彦章的死,吴立仁还是耿耿于怀。这个时候薛仁贵来到吴立仁面前,翻身下马跪在地上,拱手请罪道:“末将未能保护好王羡将军,还望主公治罪!”

    吴立仁叹了口气,让薛仁贵起来,继而问道:“王将军的武艺不弱,怎么会死在典韦手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个时候薛仁贵才叹息一声,“主公,因为他二人战斗过程中,王将军的枪忽然被典韦斩断,王将军没有兵器,所以才遭到了典韦的飞戟射杀。”

    听到这里,吴立仁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个时候他才反应过来,王彦章本来不是有乙肝镔铁重枪吗?按理说这种武器应该不会被轻易斩断的,而刚刚的战斗过程中,系统提示中却没有了这杆枪的信息,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吴立仁将自己心中的怀疑和薛仁贵说了一下,薛仁贵皱了皱眉道:“此事末将倒是不太清楚,王将军来到军中便是只有这支长枪,而且看起来用的似乎有些不太顺手。”

    这个时候吴立仁终于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感情是因为王彦章的武器和起初的不一样,所以才会在和典韦对战之时,武器被斩断,继而导致他的阵亡。那杆镔铁重枪的去向,成为了王彦章之死的最关键的因素。只不过吴立仁现在没有时间去查实这些内容。

    “这些回去再说,将王将军尸体送回下邳,其余将士和我继续追击曹贼!”

    吴立仁大喝一声,众将士齐声吼道:“杀曹贼!”

    曹操此时仅剩下的几百虎豹骑早已经人困马乏,饥肠辘辘之下,他们只好杀掉部分马匹暂时充饥,正是稍微休整了一会,便有人喊道:“吴铭又追过来了!大家快逃啊!”

    听到这里,曹操已经知道典韦的命运了,他叹了口气,还是赶紧翻身上马,许多人的牺牲就为了自己能够逃走,他又怎么忍心辜负他们的这一番忠心。

    这时,只见曹彰和曹真两人站在那里不动,曹操连忙惊呼道:“你们快走啊!敌人快追上来了!”

    这个时候曹真拱手对着曹操说道:“当初家父为了主公,舍得性命;今日曹真当效仿之!主公,如今吴铭势大,虎豹骑人困马乏,若是一起走,到时候必然难以走脱。某愿领剩下虎豹骑,换主公一个逃生的机会!”

    听到曹真的话,曹操愣住了,眼角不由得又一次湿润了,最近一段时间,遇到太多这种事情,可是即便他的心冷了,遇到这种事情,还是没办法做到无动于衷。

    “父亲,儿也已经做了决定,愿和兄长一起,保父亲逃生!”

    曹彰虽然年幼,可是此时却也分得清形势,也知道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黄须儿!”

    曹真都已经愿意留下——曹操恩公曹邵唯一的骨血,他还有什么话让曹彰跟着自己起走呢?

    “父亲无需多言,快走!”

    曹彰和曹真带着仅有的虎豹骑,迎向了追来的吴立仁大军,虽然这些虎豹骑大都不愿意再战,然而他们更怕曹彰会将他们当场斩杀。

    此时五百虎豹骑整整齐齐挡在了路上,看到薛仁贵的铁血军冲在最前面,等到距离五十步的时候,曹彰和曹真大喝一声,五百虎豹骑一起冲了出去。

    虎豹骑的冲锋顿时让薛仁贵的铁血军有些惊慌失措,薛仁贵一边指挥将士开始用盾牌和长枪阻挡,同时让弓弩手在后面放箭,自己也拿出震天弓,开始定点狙杀起来。

    但是虎豹骑的冲锋还是让铁血军陷入了短时间的混乱之中,曹彰人虽小,可是一身膂力却是让人震惊,只见他将其中前排几个铁血军的盾牌兵的盾牌给击裂开之后,便将铁血军的防御阵型给撕裂了一个口子。虎豹骑从这里冲进去之后,来回冲杀了起来。

    “滴!检测到曹彰技能神勇触发,武力+5,当前曹彰的四维属性成长为武力96,统率74,智力65,政治32,当前曹彰的武力提升为101。”

    小小年纪竟然有96的基础武力,用上技能就可以破百,吴立仁不得不佩服曹操的这个儿子!只不过如今的情况,他们不过也都是一堆将魂碎片。

    黄须儿,可惜了!

    即便如此,吴立仁还是下了格杀勿论的命令,斩草除根,作为一个君主,这种觉悟他还是有的。曹彰和孙策的儿子孙传不一样,毕竟孙策之死和自己只有间接的关系,如今用着笼络的方式对待孙家之人,反而会让他们死心塌地,包括从孙家收过来的周瑜、甘宁、鲁肃、二张等文武。而曹操这一家,和自己绝对是仇深似海,只能除掉。

    在这个英雄辈出的乱世,英雄,猛将,很多时候也不过化为一堆枯骨。更何况,王彦章的死,典韦偿还的还不够,曹彰也只能算是利息。

    薛仁贵神色凝重,看到曹彰这个小儿,虽然起初不忍心对他下手,可是此时,却也不得不除去他。只见他深吸一口气,拈弓搭箭,瞄准了曹彰,心中暗道:“曹彰,休要怪我无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