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30、曹孟德退乐安国 周德威战张须陀
    “主公,程将军只有两千兵马,一定支撑不了多久,那粮草怕是已经不保了!此时去追,便要和薛礼苦战,还不如守在城中更稳稳妥。”

    此时说话的是荀攸,曹操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道:“公达,城中无粮,守在这里无异于坐以待毙!难道你想让我去百姓家中抢粮不成?况且仲德于我相识多年,我怎么忍心就此将其抛弃?仲德多有奇谋,说不定,他有办法脱身。”

    众人都知道,曹操的话无异于异想天开,但是现在他们确实也没有更多的选择;守在城中确实可以暂时无忧;但是等到敌军大举围城,那这城,就相当于坟墓了。

    正在这时,只见曹军大营方向火光冲天,曹操长叹一声,他已经知道了结果,可是还要固执地继续前行,刚走了没几里,便有曹军幸存的将士前来报信:程昱自刎!

    这个消息,也已经是在曹操的预料之中,此时曹操的心情已经很难再有波动,他只是缓缓闭上了眼,望着那冲天的火光,此时他非常像一只飞蛾,想向着那火光冲过去。

    “主公,程将军战死,粮草被毁,我等再回去也无益处,不如先向乐安撤退,那里或许还能从百姓家中收的一些兵粮,甚至还可以用,用仲德当初之计,只要坚持到麦熟,我军便可以缓过来!”

    郭嘉的话,自然是现在最好的办法,可是曹操的心,却无法激起半点波澜。

    曹操还是一言不发,一动不动,只是直直盯着远方,没一会儿,又有探子快马来报:“主公,薛礼大军就在二十里外,正在向我军杀来!”

    曹操身边的曹休也十分着急,高声请求道:“主公,快拿主意吧!是战还是退,先给将士们一个命令吧!”

    曹操长叹一声道:“也罢!先向乐安撤退!等我重新募兵,再与他吴铭一争长短!”

    随着曹操一声令下,曹操麾下大军开始向着乐安国退去,可是还没走几步,忽然就听到一阵喊杀声传了出来,典韦和曹休连忙护在曹操身边,警惕地望着四周。

    “曹操小儿哪里走!周震在此,还不快快下马受降!”

    此人正是前几天来东平陵支援袁尚的周德威,他麾下的大军忽然杀出,让曹操兵马瞬时陷入了一片慌乱,曹操大声勒令,麾下众武将也都一起指挥,这才稳住了阵型。

    “主公,你们先走,末将来挡住他!”

    曹操抬头一看,原来正是张须陀。自从张须陀和夏侯惇袭击贾复,被王守仁大军杀的丢盔弃甲之后,他便带着残兵来和曹操请罪。只不过曹操心知夏侯惇的死和大军之败,并不是张须陀一人所能左右,所以便也没有责罚他。如今,张须陀主动要求断后,曹操也只好点了点头,若是再迁延下去,等到薛仁贵大军一到,他们就再也走不掉了。

    张须陀直接领着三千兵马迎向了周德威的五千大军,只不过周德威的大军还是新兵,没有经过什么大的阵仗,若不是因为是周德威辛苦训练许久,此时根本不会是张须陀三千曹军的对手。

    周德威和张须陀两人接在了一起,张须陀手中花斑斧力大,周德威战的相当吃力。但是张须陀并不想恋战,只想快速击退周德威,好脱身和曹操会合。

    “滴!检测到张须陀技能昭彰触发,其所效忠的势力受到倾覆的威胁,武力+4,花斑斧武力+1,当前张须陀武力提升至106.”

    张须陀一斧看过来,周德威吃不过,立刻败逃而走,张旭图趁机领兵向后退去,然而周德威深知这是消灭曹操的一个大好机会,他不能就这样放弃,所以继续领兵紧紧纠缠着张须陀大军。

    “滴!检测到周德威技能洞识触发——周德威老将,洞识兵势,其统兵之时,自身武力+2,智力+2,统率+3,当前周德威武力提升至100,智力提升至91,统率提升至102.”

    周德威的技能触发,顿时让吴立仁忍不住惊叹了一下,一个技能,两项属性破百,系统若是不更新,那现在岂不是要爆表出世六个人才,还有一个必然是自己的。

    周德威的紧紧纠缠,张须陀无奈,只好回身再与周德威斗了起来,周德威心知单挑斗不过张须陀,所以也不和他正面为敌,只是小心在战场之中游走,指挥着将士围杀曹军,同时自己也不断寻找机会,给张须陀制造麻烦。

    而曹操此时正在领兵全速前进,狼狈掏逃了十几里,众将士这才放慢脚步,此时天已经微微明了,曹操望着四周的环境,忽然哈哈一笑,这让众人都忍不住好奇,典韦更是不解地问道:“主公为何发笑啊?”

    曹操半天才止住了笑容,指着那山谷之上的丛林道:“我笑那庞统无谋,田豫不智。若是他们在此再安插一队伏兵,我军休矣!”

    正当众人想着曹操的话,忽然只听得四周一片呐喊,紧接着就看到无数圆石檑木从山上滚落下来,让曹操大军顿时哭爹喊娘地四处乱跑起来。众人来不及多想,立刻护着曹操冲了过去。正在这时就看到一支兵马拦住了去路,为首之人便是袁尚麾下大将牵招。

    “曹贼哪里走,留下命来!”

    牵招一声令下,带着数千兵马又冲了一阵,此时曹休带着仅有的两千虎豹骑临时担当了拦截的任务。

    曹操又前行了十几里,望着麾下将士全都是一脸狼狈之相,心中忍不住叹息,可是又此处看一看后,又不由得大笑一声,这惹得众人莫名的惊悚。

    “主公这次又是为何发笑?”这次是李典问道。

    曹操长长舒了一口气,又指了指那一座林子道:“我笑那袁尚、薛礼不识地利。若是他们提前在此处藏好引火之物,一旦我军从这里经过,顺势点燃,则这夏天风大,风助火势,我军焉有活路?”

    想到刚刚的事情,李典此时忍不住叹道:“主公刚刚发笑引来了牵招埋伏,这次又笑,会不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