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29、程昱自刎殉主 庞统焚粮吓敌
    程昱忧心如焚,他已经猜到了,这支兵马一定是薛仁贵派出来的;本来他可以丢下辎重粮草先走,直接前往东平陵和曹操先会合再说,可是曹操目前的情况,他非常清楚,一旦丢弃了这些粮草,曹操大军即使占据了东平陵,也只能会被活活饿死!

    所以这粮草不能丢,他也不敢丢!

    正在这时,曹操的派过来的传令兵赶到,找到程昱将曹操的命令传了过来,程昱此刻大声吼道:“难道你没看到现在的形势吗?快去报告主公,粮草遇袭,让他速发大军前来救援!”

    这支兵马确实是薛仁贵的,当收到袁尚的求援信,薛仁贵便带着大军悄悄来到曹军大营之外五十里,同时让袁尚答应要将青州的乐安国作为报酬。袁尚答应之后,薛仁贵便和他约定,让他先行撤离,等到曹军大军入城之后,再率兵偷袭曹操大营,而曹军必然出城相救;到时候袁尚再杀个回马枪,两面夹击,曹操必然无路可退。

    袁尚收到了薛仁贵的回复之后,便和田豫一合计,都觉得此计可行,至于那乐安的许诺,袁尚打算先拖一下,到时候曹操一败,刘备援军一到,那就和薛仁贵撕破脸皮。

    程昱此时一边催促将士押运粮草快行,一面组织了五百人,准备做最后殊死的抵抗,延缓一下敌军的脚步,只要曹操大军前来支援,程昱相信,一定可以保住粮草。

    然而程昱的这后队将士本来就不是精锐,面对薛仁贵大军的冲锋,他们未战心已寒,双方一接触,薛仁贵一马当先,冲在最前方,曹军将士哪有一个是他一合之敌,手中的万天画戟如猛虎入羊群,不断收割着曹军的生命。

    “滴!检测到薛仁贵技能克捷触发,自身武力+4,统率+2,麾下将士武力+2,武器万天画戟武力+1,坐骑象龙武力+1,当前薛仁贵武力提升至107,统率提升至100,裴仁基武力提升至96,王彦章武力提升至103。”

    王彦章自从和张绣一起投降吴立仁后,便一直很低调,吴立仁摸不透他的心思到底是什么样的,所以一直不敢大用。后来让他领着部分城防军后,他也没有什么意见,一直兢兢业业,尽忠职守,直到有一天,吴立仁询问了一番贾诩,能否重用王彦章的时候,贾诩直言道:“王羡话语虽少,实为其降将之故;其对故主忠心可嘉,故而不愿崭露头角。而今张绣已无他志,王羡以英雄之姿而不得重用,其心必哀;倘若主公肯放下芥蒂,委以重任,其安肯不为主公效死命乎?”

    这段话,让吴立仁终于决定重用王彦章,所以在山东泰山大战之时,便带上了他,虽然没有多少机会表现,但是吴立仁却清楚他的能力,所以留下薛仁贵守泰山之时,便让他也一并留下。

    那五百曹军如何能挡得住如狼似虎的薛仁贵大军,只消片刻,便已经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散的散,只有程昱和几个忠心的曹军护在他的身边。

    薛仁贵策马走了过来,望着面如死灰的程昱,呵呵一笑道:“程昱,如今曹操大势已去,你为何还要为他卖命?我主求贤若渴,汝若是肯转投我主,必然会得到重用。‘今天下大乱,英雄并起,必有命世,能息天下之乱者,此智者所详择也。得主者昌,失主者亡’,这段话程老将军可还记得?”

    这段话,是当初吕布造反,程昱在守曹操后方鄄城、东阿、范县三城之时,劝那范县县令的话,他如何能不记得?现在薛仁贵用这段话说给程昱听,无非是想劝程昱识时务投降罢了。

    程昱哈哈一笑道:“老夫年过花甲,吴铭想要怎么用我?汝既然知道这句话,必然还记得另外一句:曹使君智略不世出,殆天所授!主公待我恩重,我万死难得一报,如今天命既然如此,程昱无话可说!主公,程昱对不住你,先走一步了!”

    说完,将手中的长剑向着脖子一抹,瞬间血溅三尺,整个人翻身倒了下来。

    薛仁贵脸色一变,想上前阻止,可是哪里来得及,感慨之余,令人将程昱尸体好生收拢,待大战过后再予以厚葬。

    薛仁贵感慨之余,也无暇多想,立刻引兵继续追击,押运粮草的曹军行进缓慢,没一会就被追上。而此时程昱已死,他们已经是群龙无首,面对着薛仁贵大军,稍作抵抗,便都作鸟兽散。

    此但是这些粮草,起初是曹操花大力气从袁尚手中抢了回来,一万多大军用了近一半之后,程昱想都运回城中,可是事与愿违。而薛仁贵看到后,不由得哈哈一笑道:“看来曹操果然已经山穷水尽了,要不然程昱也不会为了这区区数万石粮草而搭上自己的性命。”

    这时一旁的庞统嘿嘿一笑道:“将军所言极是!若是将这些粮草一把火烧了,那曹操大军士气必然会直接降到最低,曹操离死不远矣!”

    薛仁贵摇了摇头道:“军师所言虽然不差,只是如今曹军还没有来,现在就烧着粮草,难免有些暴殄天物。不如多备些枯木树枝,夹杂少许粮草,让曹操误以为粮草被毁便可。我让裴仁基将军分兵一千,将粮草先行押回营寨之中,也好供我军使用。”

    庞统点了点头,“薛将军深谋远虑,让人钦佩!”

    此时曹操派出的传令兵已经返回到了东平陵,并且将程昱的话悉数带到;听到这里,曹操这才面色一变,大惊失色道:“吴铭小儿,真的是不给我留一条活路啊!后队被袭,粮草不保,吾命休矣!我要这孤城又有何用啊!快,快随我一起前去救援程昱,抢回粮草!”

    这个消息不但让曹操心神不宁,其他文武也都是心如死灰,本以为只要能暂时站稳脚跟,现在快到麦熟季节,到时候济南、乐安两国地面收一季麦子,便可以大军维持一段时间,可是没想到这薛仁贵还是动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