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27、逢纪道隐情 郭嘉猜真凶
    正在这时,忽然一声哀嚎凭空而起,“先帝啊!臣来迟了!”

    众人回头一看,正是岳飞怒气冲冲地带着张宪冲了进来,朱温看到岳飞,不由得脸色一变,他深知岳飞对汉室的忠心,又知道岳飞的本领和脾气,万一这个时候他发作起来,甚至比杨林造成的危害还要大。

    朱温对着吕布使了一个眼神,吕布会意,便大步来到了岳飞面前,伸手挡住了他,“岳将军,今日是新君登基之日,你不得胡闹,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岳飞深吸了一口气,一把推开吕布,大踏步走了过去,吕布想要拦,却被张宪接了过去,两人双手角力,不肯相让。

    朱温看到岳飞的模样,心有余悸,冲着他喊道:“岳飞!你想造反不成?”

    岳飞望着朱温怀中的刘懿,继而整顿一下自己盔甲,匍匐在地,跪拜了起来,“罪臣岳飞拜见陛下!”

    看到岳飞竟然如此识时务地跪下叩拜新天子,朱温的心总算放下了,他点了点头道:“还是岳将军识时务,不会被外面的流言蜚语所影响!”

    此时的岳飞依然眉头紧皱,语气中有着不可置疑的决绝,“陛下那是先帝的骨血,我等自然要奉为新君;但是先帝之死,真相依然未明,以后若是查出来真凶是谁,我岳飞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朱温虽然心知岳飞这句话是说给自己听得,但是他倒是也一点不害怕,毕竟刘协的死确实和他没有关系,同时他既有兵马,又有天下无双的吕布守着,他一点都不害怕。现在许都不乱,挡住袁绍就可以了。

    公元201年,刘协遇刺身亡,文武大臣经过商议之后,庙号定为愍——在国逢难曰愍,祸乱方作曰愍,史称汉愍帝。刘协唯一幸存的儿子刘懿继位为新帝,改元顺昌。

    刘协遇刺身亡的消息,开始传遍天下,朱温更是以新皇帝的名义号召天下人为愍帝治丧。

    当然最快知道消息的还是袁绍。

    听到刘协遇刺身亡后,袁绍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大喊一声道:“陛下!是臣之罪也!臣不能早日出去奸贼朱温,才使陛下在英年之时丧于奸贼之手,臣罪该万死啊!”

    说完,几乎气绝,倒在了地上,左右赶紧将他扶了起来,立刻传医官为袁绍诊治。过来好一会儿,袁绍才从“悲痛”中幽幽醒转过来,同时站起来对着麾下众人喊道:“朱温逆贼,欺君罔上,谋害天子,我必攻下许都,夷灭朱温一家老小,以慰天子在天之灵!”

    众人自然也是同仇敌忾,一起发誓要为刘协报仇。

    过了一会儿,众人都退下之后,唯独逢纪留了下来,袁绍又叹了口气,问道:“逢先生可还有什么话说?”

    逢纪犹豫了一下,继而走进前,小声说道:“天子之死,主公是否早就知道?”

    袁绍一听,顿时心中一惊,脸色一变道:“逢纪你为何出此大逆不道之言?”

    逢纪连忙说道:“属下对主公忠心不二,绝不敢在外人面前多说!天子一死,而传言都是朱温所害,那么许都内部必然大乱,到时候文武不能齐心协力,又如何能挡住主公这十万大军?如此,朱温必败!之前看到主公信心十足的样子,又联想到今日,想必这刺客的身份一定是非同寻常,属下这才斗胆猜测!”

    袁绍眼睛直勾勾盯着逢纪,好像透露着杀意,紧接着呵呵一笑道:“有时候太聪明了,知道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

    逢纪却一点都没有担心自己的安危,还是继续说道:“主公此步棋下的相当精妙,如今这天下人都认为天子死在朱温之手,那诸公应当顺势引导,坐实他的罪名!”

    听到逢纪的话,袁绍心里倒是踏实了点,“不知逢先生有什么计策?”

    “主公可以布告天下,诈称收到了先帝密诏讨伐朱温,而朱温因为发现了先帝写密诏之事,所以就派人刺死了先帝,令立新帝!如此,天下人都会相信,这必然是那朱温所为。”

    听到这里,袁绍心中大喜道:“逢先生之计果然可行,但是此事以后切记不可对任何人提起!”

    逢纪点了点头,郑重答道:“属下即便粉身碎骨,也绝不会再提半个字!主公若是不相信,还请现在就杀了属下,以明属下之心!”

    袁绍哈哈一笑,连忙扶起了逢纪,十分赞赏地说道:“逢先生如此忠心,我又岂能不知?他日我若是能取得天下,必然不会忘记逢先生的功劳!”

    此时,还在东平陵交战的曹操也收到了天子驾崩的消息,曹操只是怔怔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继而眼角流出了两行泪水,向着许都的方向缓缓跪下,身后的其他文武也跟着曹操一起跪下。

    “陛下!臣,无能啊!若不是臣被逼得无路可走,又如何保护不了陛下啊!”

    曹操的心情瞬间让众人都为之触动,曹操流泪的时候很少,但是这一次,他们都明白曹操对刘协的死,是真的悲伤了。

    “主公,还请保住身子,以后才能为先帝报仇!”

    荀彧的眼睛也是通红,他缓缓来到曹操身旁,扶住曹操,叹息地说道。

    曹操站起来,看了看众人,缓缓说道:“诸公以为天子到底是被何人所杀?难道真的会是朱温逆贼吗?”

    这时郭嘉摇了摇头道:“朱温此时已经内忧外困,若是此时对先帝下毒手,无异于自取灭亡,所以谋刺先帝之人一定不是朱温,定然是有人想嫁祸朱温,好让这天下形势变幻莫测。要想知道是谁,那就看到底是谁能从这一的变化中得利。”

    “那会是谁?”曹操显然是同意了郭嘉的分析。

    “其一,便是袁绍。袁绍如今久攻许都不克,其若是行此毒计,则许都一乱,袁绍便可趁乱攻下许都,天子便能在其掌控之中。新帝年幼,他掌控起来更是得心应手。其二,便是江东吴铭。此时袁绍和朱温混战,而吴铭一直是坐山观虎斗。若是他刺杀先帝,栽赃朱温,让袁绍攻下许都,他也可以为国除贼之名同攻许都。许都一旦被破,吴铭和袁绍便会针锋相对,到时候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

    //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