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26、魏忠贤殉主 靠山侯问罪
    ?御刺?刘协?刘协遇刺?

    吴立仁听到这里,瞬间好像发现了什么大新闻一样,脸色的惊奇好像是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般,“系统,这,袁绍,是要搞事情,搞大事情啊!”

    “滴!检测到被刘桃枝刺杀而亡,天子驾崩,天下动乱,请宿主默哀三分钟!”

    吴立仁差点被系统这无厘头的话笑岔气,哪里还有哀,笑还来不及。

    “系统,本宿主现在实在是太悲伤了,你看眼泪都出来了。”

    刘协竟然就这样死了。吴立仁一时间还有些难以接受,他实在不明白袁绍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他以为自己打下了许都,杀了皇帝,自己就能取而代之吗?这也太天真了吧!此事若是让天下诸侯知道,那他袁绍便成为了众矢之的了,以后可以用这个事情做下文章,倒要看看他袁绍还能玩什么花招出来。

    此时的刘协,双眼大睁,可以说是死不瞑目,可是他说不知道,朱温为什么要派人来杀自己,如今的形势,朱温杀了自己,只能会加速自己的灭亡,到时候,别说是袁绍,天下所有人都会视朱温为敌人。

    自然,他不知道这个人,其实是袁绍派来的。

    这一切发生就在一瞬之间,一旁的魏忠贤完全没有想到这个事情的发生,等到刘协倒下的时候,他也一下子被惊呆了,随机爬出一旁的一把剑,就向刘桃枝刺了过去,然而刘桃枝嘿嘿一笑,一刀挑开了魏忠贤的剑,什么也没说,快速地跑了出去。

    魏忠贤这个时候才痛哭流涕,同时大声喊道:“来人啊!快来人啊!有刺客!快去传御医,快去抓刺客!朱温,是朱温派来的刺客!”

    魏忠贤喊了这些之后,没一会就有御林军冲了进来,他们立刻将魏忠贤给制服,同时也让御医一起进来,只不过此时刘协已经没了气息。

    “朱温大逆不道,刺杀天子,早晚被族灭九族!”魏忠贤此时仍然不依不饶,高声吼道。

    那些御林军都是朱温的人,听到魏忠贤这样乱喊,立刻将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可是他依然毫不畏惧。

    人越来越多,天子被杀这样的大事,没多久就传遍了整个皇宫,紧接着吕布和朱温也一起赶了过来,朱温满脸怒容地望着魏忠贤道:“你这个阉党,到底是受了何人指使,竟敢诬陷老夫?”

    魏忠贤此时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大声喝道:“朱温老贼!你指使陶知,进宫行刺天子,为何敢做不敢当?我要让这天下人都知道,你朱温做过什么事情!”

    此事朱温毫不知情,所以他本以为身正不怕影子斜,可是听着他不停地叫喊,朱温忽然意识到,这样的事情,早晚被人传出去,他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朱温大喝一声道:“魏忠贤刺杀天子,罪不可赦,老臣这就将他杀了,给陛下报仇!”

    说完,朱温一剑刺进了魏忠贤的胸膛,魏忠贤临死前还再张口说着:“朱温……行……刺天……子,当……灭……九族!”

    这个时候,其他文武也都听闻了天子遇刺的噩耗,虽然朱温此时严禁传出消息,同时将天子之死归结在魏忠贤的身上,但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魏忠贤的话,还是不知何时就传了出去。

    第二日,杨林、韩擒虎等人都已经赶了过来,而岳飞和章邯也是刚刚听到消息,正在加紧向许都赶来,特别是岳飞,听闻是朱温派人刺杀的刘协,他将自己麾下的兵马全部带起,准备要为天子报仇。

    章邯却一点都不相信是朱温做的这件事情,所以他极力劝阻岳飞,让他将事情弄清楚再做打算,千万不可冲动。

    等所有人都到了之后,朱温已经抱着刘协仅剩下的一个不足三岁的幼子——是和曹操的女儿的孩子刘懿。

    此时朱温擦了擦眼泪,十分哀痛地说道:“诸公!魏忠贤身为天子近臣,却受奸人挑唆,让天子不幸罹难,是我朱温之过也!只是国不可一日无君,天子历经劫难,现在只剩下这刘懿一点骨血,我现在欲立刘懿为新君,诸公以为如何?”

    刘协只有这样一个儿子,除了立他根本没有别的选择,此时群臣虽然都十分悲切,但是却也只能听之任之。

    不过这个时候杨林走了出来,一头白发此刻显得有些落寞,他长叹一声,望着朱温道:“陈王,天子之死疑点重重,魏忠贤是最后见证之人,你为何不经审判便私自将他杀害,莫非真的如同外界传言,天子是你派人行刺的吗?”

    这句话一下子就说到了朱温的软肋之上,他忍不住大喝一声道:“杨林!你好大的胆子!天子待我恩重,我又如何会派人行刺?这一定是有心之人恶意中伤,杨将军切不可中计!”

    杨林一点都不怕朱温,冷哼一声道:“既然陈王问心无愧,为何要杀那魏忠贤?”

    听到这里,吕布不由得大喝一声道:“杨林你找死吗?”

    “老夫也不会怕你!”说完,手也紧紧握住腰间的佩剑。

    朝堂之上,若是真的起了冲突,那到时候一定是血流成河,众人都知道,更何况杨林现在还有近万兵马以及几个太保,还有韩擒虎相助,朱温自然不会轻易动手。

    这个时候韩擒虎上前一步,拉了一下杨林道:“杨将军休要动怒!我相信此事应该和陈王无关,行刺天子,对陈王来说,有百害而无一利,陈王怎么会做呢?一定是别有居心之人恶意嫁祸给陈王,陈王必定一时气愤,失手杀了魏忠贤。”

    朱温听到这里,松了一口气道:“车骑将军说的极是!听闻天子遇刺,老夫怒不可遏,责怪魏忠贤保护不力,所以失手杀了他,绝非是为了杀人灭口。如今我等还是要先立新君,再议为天子出殡和报仇之事吧!刘懿乃是先帝唯一的子嗣,现在立他为帝,诸公应当都没有什么意见吧?既然没有,那都一起来叩拜新君吧!”

    “臣等拜见陛下!”

    朱温此时抱着刘懿在怀中,接受着众人的朝拜,心中不由得有些得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