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25、周德威募兵助袁尚 刘桃枝化名刺天子
    田豫带着牵招还有数百残兵败将一起返回东平陵之后,田豫详述了当时的情况,言语中颇多抱怨,袁尚听闻淳于琼被杀,粮草被夺,而自己又中了曹操之计,心中的郁闷比谁都要多,只不过他心知是自己没有听信田豫的话,也不好发作,仍然十分小心地问道:“田先生,现在又当如何?”

    田豫想了想,继而叹了口气说道:“如今曹操有了粮草,但是他却不知道我军城中的虚实,所以可以再坚守一段时间,等到粮草用尽之时,再撤退和玄德公回合,到时候集齐兵马,一起杀回来,再报昨日之仇!”

    要舍弃东平陵,相当于让出了整个济南国,若是曹操以济南为据点,东占乐安,北向平原,整个青州怕是再没有人能挡住他,到时候不但袁绍会震怒,责怪袁尚,连他这个青州刺史便是有名无实,所以袁尚打心底不想走这一步,可是目前的情况,却又不得不如此。

    袁尚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迫切地想见到刘备。

    “田先生,玄德公离得太远,有没有更好的办法,我不想丢掉济南国!”袁尚十分着急,弃城而走是下下之策。

    “还有一个办法,只是我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田豫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听闻田豫有办法,袁尚大喜道:“田先生快快道来!现在别无办法,只有有一线希望,都可以试试,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吴铭麾下大将薛礼如今正在泰山郡,吴铭和那曹操又是死敌,泰山郡离这里不过三五日的路程,若是公子能写一封求援信,到时候薛礼若是肯出兵,我等两面夹击,曹操必然首尾不能顾,则曹操离死不远矣!”

    袁尚哈哈一笑,立刻肯定了田豫的计策,同时称赞道:“好,好!田先生此计大妙啊!我想那薛礼若是不傻,一定会同意的!”

    田豫却一点都不自信,摇了摇头道:“公子此言差矣!若是请薛礼来援,其害有二!其一,薛礼兵力远胜曹操,若是他对青州有非分之想,这无异于送走一只狼,请来一头虎;其二,想要其出兵,怕是要费一番口舌,还要许以厚利;否则他定会等曹操和我等两败俱伤之时再动手。”

    袁尚想了一会,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道:“吴铭和父亲,早晚必有一战!所以即便薛礼来了,我等只要坚守下去,等到玄德公援兵到来,那就无妨;另外,许以重礼倒是无妨,到时候即便给他许诺之物,和他一战也是难以避免,那我何不先应允下来,到时候,给或不给,给多给少,全凭我的意见,田先生以为如何?”

    田豫叹了口气,袁尚的话虽然有道理,但是若是因此得罪了吴立仁,给吴立仁一个出兵的理由,未免有些不太划算。不过事已至此,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况且薛礼还不一定真的会出兵。

    过了三天,援军出现了,只不过却不是刘备的,而是周德威率领的五千兵马。原本来了援兵,应当是好事,可是如今袁尚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因为这五千兵马仿佛是出兵太急,每人都是带着仅有的口粮,到了东平陵,使本来已经捉襟见肘的粮草,此时更加紧张。

    袁尚不明白为什么周德威会出现在东平陵,周德威的解释是,刘备担心袁尚坚持不住,所以就带着周德威临时在青州招募的五千兵勇先来助拳。如今周德威来了,他也不好将他再赶走,毕竟多一个人,就多一点力量,兵马对他来说,也是很重要的。况且在不久的将来,薛仁贵若是也出兵的话,那自己多点兵马,也就多点保障。

    许都,皇宫。

    刘协此时的内心也是非常焦灼,如今朱温为了确保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下,已经让吕布率大军将整个许都彻底掌握,也包括刘协的皇宫大内。这些事情,刘协有经验,已经有几次,出现过这样的情况,而每一次,都是遇到了重大的变故,而现在,他根本不知道到底还会有什么事情会发生,又有什么大事情会出现在他的身上。

    此时他的贴身内侍魏忠贤还在陪着他,之前曹化淳的死,让刘协有些怀疑魏忠贤,可是自从曹操兵败朱温乱政之后,魏忠贤却一直尽心尽力帮着他,终于让他再次相信了魏忠贤。

    “忠贤啊,朕这几日总有不好的预感,总感觉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唉,朕这皇帝当的,真是够窝囊的!”

    魏忠贤小心翼翼上前说道:“陛下切莫胡思乱想,如今许都风雨飘摇,陛下也经历过多次灾难,但是无论最后谁胜谁负,这天下还是汉家的天下,陛下仍然是九州之主,不会有事的。”

    刘协点了点头,如今四方诸侯虽然都不愿意扶保汉室,但是他这个天子却依然是正统的,无人敢真正动自己,虽然活着很窝囊,但是他也并不想死。

    正在这时,门外有一个小太监走了进来,对着刘协说道:“陛下,夜已深了,该就寝了!”

    刘协点了点头,正准备起身,可是魏忠贤却一下子挡在了刘协的面前,望着那个太监,皱着眉头说道:“等一下,你叫什么名字,为何我以前没有见过你?”

    “小的是陈王新派进宫的,名叫陶知,专门伺候陛下的。”

    那太监细声细语,没有一点犯怵,魏忠贤冷冷说道:“天子这里有我照顾,你可以走了!”

    “小的奉陈王之命,不敢擅离,还望陛下见谅!”

    刘协倒是十分理解他,挥了挥手道:“忠贤,算了!反正这皇宫基本上都是陈王的人了,多一个小太监也不算多,走吧!”

    刘协这时来到了那个小太监跟前,望着他说:“陶知,你今年多大了?家是哪里的?”

    谁知那个叫陶知的转头望着刘协,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紧接着忽然将手伸向了袖口,不知何时竟然摸出了一柄短刀,吓得刘协大惊失色,竟然什么话都忘记说了。

    “滴!检测到刘桃枝技能御刺触发,刘协武力-3,当前刘协的武力降低至2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