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22、曹彰秒败袁尚 荀攸献计夺粮
    检测出盗版!听说袁尚要出城,袁尚麾下的田豫连忙起身说道:“三公子,那曹操麾下兵精将猛,出城相争恐有所失,还不如据城以守,等到曹操兵粮耗尽,彼必然会不攻自退!”

    田豫的话并没有打消袁尚的念头,他十分不屑地说道:“田先生请放心,我出城并非想要和曹操争个高下,只是那曹彰小儿竟敢如此羞辱,我岂能让他如此放肆!区区一个黄口小儿,我要是不能胜他,传出去岂不是会被天下之人笑话!诸公不必多言,随我一起出城杀敌!”

    此时袁尚麾下的大将淳于琼和牵招等人,眼看袁尚如此固执,几人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好点齐兵马,一起出城为袁尚压阵。

    袁尚策马提枪,来到阵前,对着曹彰大喝一声道:“曹彰,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娃娃,尔敢如此无礼,实在是不知死活!我今日杀了你,就让曹操老贼绝后!”

    袁尚的话,彻底激怒了曹彰,他大喝一声,拍马向着袁尚冲了过来,袁尚自然不会怕他,也拍马上前,和曹彰战在了一起。

    这个时候双方将士都开始擂鼓助威,“咚咚咚”的声音响起,让远处的曹操不由得一惊,连忙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时有将士赶来报道:“回主公,那袁尚出城正与公子大战!”

    听闻袁尚竟然出城,曹操不由得呵呵一笑道:“既然这袁尚小儿敢出城,那诸位随我一同前去看看战况。”

    可是曹操还没走几步,又看到快马奔来,连声喊道:“报!主公,那袁尚在公子手下未走三回合,便被公子刺伤,敌将淳于琼和牵招拼死将袁尚救回城,公子领军大杀一阵后就撤了回来。”

    听到这里,曹操麾下众人不由得齐声说道:“公子真是神勇也!恭喜主公!”

    听到这里,曹操吐了一口气,连连叹道:“那袁绍小儿志大才疏,几个儿子也是如此纨绔不堪,不堪大用,为何却有今日之成就!我好恨啊,老天为何对我如此残忍!”

    曹操的话,让众人都默然不语,曹操的失败,无疑是因为和吴立仁的死战,可是和吴立仁几番大战,连番失利,他们这些文武都有责任,可是事到如今,再多叹息也没什么用。

    这个时候,郭嘉走上前两步,拱手说道:“主公,天意如此,不必太过忧虑!如今大势未定,成败还在反复之间,我等愿为主公效死力!”

    郭嘉的话,瞬间得到了其他文武的支持,曹操十分感慨滴望着郭嘉,继而又看了看前方,“如今这东平陵城高,袁尚虽然愚蠢,但是却又田豫淳于琼牵招等人助其守城,急切之间必然难以攻下,我等又立足之地,现在手上就只有这一万多兵马,又当如何?诸位可有妙计相助?”

    “主公,在东平陵东北有一地名唤巨里,那是袁尚大军的屯粮之地。如今三公子大败袁尚,袁尚必然不敢再出;让三公子继续在此搦战,而主公亲领大部绕过东平陵,偷袭巨里,轻车简行,不带辎重,则袁尚必然不会防备。主公若是能将这些粮草收为己用,一来袁尚若是没有粮草,军心必乱,东平陵不攻自破;二来抢来粮草正好为我大军所用,一举两得,主公以为如何?”

    听到荀攸的话,曹操皱了皱眉,他知道,既然是袁尚的屯粮之地,必然是会有重兵把守;同时想要烧毁敌人的粮草倒是容易,想要抢回为己所用,万一被敌人发现,率部来追,到时候势必会陷入苦战,甚至遭受大败。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样的事情太多了,如果只是为了粮草,而损兵折将,那是得不偿失。

    “主公是担心若是抢粮而回,会遭到袁尚领兵追击,但是属下只要略施小计,就干保证袁尚小儿不敢再追。”

    荀攸说的极为自信,曹操哈哈一笑道:“公达既然有如此信心,那就依公达之言!”

    袁尚被曹彰一戟刺杀之后,被淳于琼和牵招二将救回养伤,而曹彰每日依然在城外叫骂,袁尚却也只能生闷气,一点都没办法。

    这时袁尚令人传田豫和淳于琼等人前来汇报城中事物,听完田豫的汇报之后,袁尚连忙问道:“田先生,不知玄德公援军何时才能到?若是有关张二将助我,何必受那曹彰小儿的闲气!”

    田豫拱手说道:“公子无须动气!玄德公已经出发了,但是离此还有一段距离,怕是还需要一个月才能到,这段时间公子还是闭门紧守。另外,我军屯粮之地就在巨里,若是曹操派人偷袭,则我军危矣!请公子再派一大将和部分兵马前往镇守,以防有失!”

    听到这里,袁尚也点了点头,他看了看一旁的淳于琼和牵招,一时不知该派何人前去才好。

    这个时候,只见淳于琼上前两步说道:“公子,末将愿意领兵两千,前往巨里!”

    看到淳于琼毛遂自荐,袁尚倒也十分高兴,连连说道:“好!淳于将军,那你就领两千兵马前往巨里,巨里现在也有两千兵马,一定要小心,护我粮草不失!”

    这时,田豫倒是有些担忧地望着淳于琼和袁尚,继而上前一步道:“三公子,淳于将军虽然本事不差,但是有时会有些贪杯,到时候若是因此误事情,岂不是为曹操所趁?末将以为牵招将军为人谨慎,不如让他前去巨里,以保粮草不失!”

    淳于琼当面被田豫这样说,顿时勃然大怒,冲着田豫大吼道:“田豫小儿!我当初为西园八校尉之时,你还在玩泥巴呢!一个降将,还敢在此大言不惭,实在是不知死活!”

    淳于琼的话,倒是没有让田豫有什么不快,他确实是不太相信这淳于琼,若是真的粮草有失,济南国必然不保,等到刘备来时,曹操若是有此立足之地,想要再消灭曹操就困难了。

    “还望公子三思!”

    田豫继续请求,这时袁尚也不好驳了淳于琼的面子,可是又觉得田豫的话有点道理,一时间让袁尚不知该如何是好,这时淳于琼冷笑道:“公子既然不相信末将,那末将甘愿立下军令状,若是粮草有失,末将甘当军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