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03、貂蝉谏言加武 吴铭踏春遇袭
    

    下邳。

    虽然吴立仁现在看起来不是很忙,但是此时陈近南和王守仁等却刻意将很多事情交给吴立仁来处理,若是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他们在从一旁指正。并且美其名曰:为了锻炼吴立仁单独处理政务的能力。毕竟现在已经是国公了,虽然他们嘴没说,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以后如果再进一步便能称王,甚至称帝。若是吴立仁现在还不能亲自处理一些政务,不懂得一些帝王权术,那到时候怎么治理一个偌大的国家。

    吴立仁虽然无可辩驳,心也十分埋怨,但是也只能顺着他们的意思,不然他们也会撂挑子不干。

    这一日,吴立仁终于难得一日的清闲,趁着春暖花开的时候,便偷偷和貂蝉一起,来到了城外,去欣赏这春天的美景,两人一起策马狂奔,呼吸着这难得自由的空气。

    过了一会,两人都累了,便一起下马,拴好奔霄和白兔,躺在草地望着蓝蓝的天空。

    “夫君!现在的心情是不是好一点了?妾身最近看到夫君每日操劳政事,虽然心有不忍,却也不能帮助夫君分担一二,实在是心有愧。”

    吴立仁听完,不由得开怀笑了笑,继而一伸手,将貂蝉往自己的怀里搂了过去,缓缓说道:“每天辛苦一天,回去能看到貂蝉,能感觉这一切都不算什么。貂蝉,你不需要做什么,只要能够一直陪着我,便是我吴铭此生最大的幸福。”

    吴立仁的这些话,在现代社会看起来是很普通的情话,但是对于处在古代的貂蝉来说,永远是那么地让她心动,直白,简单,却又强烈。

    “夫君!”

    貂蝉忽然嘤嘤抽泣起来,吴立仁连忙问道:“怎么说着说着哭起来了!听话,别哭了,再哭不可爱了,变丑八怪了!”

    听到这里,貂蝉一下子被逗乐了,捶了一下吴立仁,紧接着说道:“夫君对妾身的宠爱,实在是妾身前世修来的福气,可是妾身不能总因为自己而耽误了夫君的大业!妾身还有一句话不得不说:虽然夫君每日劳累,但是如今大业未成,却不可懈怠,偶尔出来散心倒是无妨。夫君对妾身一直很用心,妾身很感激,但是妾身却不敢独享夫君的恩宠,夫君不只是妾身的夫君,还是我们三个孩子的父亲,还是这许许多多武的主公,还是这天下千万百姓的救星……”

    听到貂蝉的话,吴立仁想到了李世民的长孙无垢,这貂蝉的贤惠程度丝毫不长孙差,虽然可能能力是弱一些,他不由得长叹一声道:“夫人此言,铭记于心!只不过今日当我给自己放个假,貂蝉可不要太过扫兴!”

    貂蝉眼看吴立仁听从了自己的劝阻,十分开心,嘿嘿一笑道:“夫君,你真好!”

    “滴!检测到貂蝉技能金玉良言触发,宿主成功接受了貂蝉的劝谏,幸运获得系统奖励基础武力+1,当前宿主的基础武力提升至93.”

    听到系统的提示,吴立仁心花怒放,许久自己都没有增加过武力了,而貂蝉的金玉良言也触发过几次,也全都没有增加属性,这一次,终于加了一次,吴立仁怎么会不高兴呢?

    “貂蝉,你才好,你最好,你最好了!”

    望着吴立仁欣喜若狂的样子,貂蝉有些茫然,但是想到吴立仁平时对自己的宠溺,她也没有多想,恣意享受吴立仁的亲昵。

    正在这时,忽然一阵哈哈大笑由远及近传了过来,“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啊不对,要想在此谈情说爱,留下小命来!”

    听到这里,吴立仁立刻一跃而起,这时他才看到迎面走过来了两个人高马大的汉子,只不过两人的脸都蒙着一块烟布,很显然,两人这是有备而来。

    吴立仁一把拉起貂蝉,把她挡在了身后,冷笑一声道:“汝等两个小小蟊贼,可知道我是谁,竟敢在此撒野,莫非是活得不耐烦了?”

    只见其一人抽出自己的斧子,对着吴立仁大叫一声道:“好你个吴铭,口气倒不小,那今日让俺老……呸,领教你的高招!”

    望着这大斧,吴立仁忽然想到了什么,继而哈哈一笑道:“汝等蟊贼,藏头露尾之辈,是揭开烟布,这整个徐州也未必有人认识你们。”

    这时,那个拿着斧子的大汉摸了摸头,看着身旁另外一人,傻笑一声道:“兄长,吴铭说的还真是有点道理,我们干嘛要蒙面啊,他们谁也不认识你我。今日杀了吴铭小儿,为大哥报仇了好,我等便另投他处便可。”

    另外一人呵呵一笑,一把扯下烟布,同时说道:“我说无需蒙面,今日反倒惹得别人笑话,实在有些汗颜啊!”

    而那拿斧子的大汉也紧跟着扯下了烟布,满脸的虬髯胡须,映在了吴立仁面前,而他手的大斧子也冲着吴立仁挥了一挥,大吼一声道:“好了,现在如你所愿,准备好受死了吗?”

    听到这里,吴立仁身后的貂蝉猛然挣开了吴立仁的手,冲到了面前,双手伸开,挡在了吴立仁面前,一脸决绝地喊道:“不许你们伤害我夫君!”

    貂蝉虽然也练过一些功夫,但是吴立仁却知道那也不过是貂蝉打发时间用的,即便不是花拳绣腿,面对一些寻常贼寇倒也不是问题,但是眼前的人,绝对不一般,他不可能让貂蝉去挡自己眼前的敌人。

    吴立仁这时将貂蝉推开,示意她不要乱动,紧接着转头仔细看了一看另外一人,只见那人细腰长臂,双肩抱拢,面似淡金,眉分八彩,目若朗星,准头端正,英华满面,微微有点短胡须。头戴六楞抽口硬壮巾,周身穿青,遍体挂皂,一派英雄气概。

    吴立仁呵呵一笑,冲着那虬髯大汉说道:“其实即便你们蒙着面,我也知道你们二人到底谁谁!”

    那使斧子的汉子怪叫一声道:“都说吴铭总是花言巧语,欺骗于人,你我从未见过,怎么可能知道我是谁!受死吧!”

    说完,他手的一双大斧一起虎虎生风地砍向了吴立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