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00、左宗棠劝降新文礼 姜永年再斗新月娥
    随着新文礼部下投降的投降,溃散的溃散,合浦城终于彻底被左宗棠麾下大军掌控,而新文礼也被押着,来见左宗棠。

    新文礼一路上骂骂咧咧,表示输得一点都不服气,直到看到左宗棠,他依然大吼着,“左魁小儿,你让我妹妹背叛我,才取得合浦城,这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把我放了,等我重新整顿兵马,你我再决一死战!”

    左宗棠平心静气等到他骂完之后,这才呵呵一笑道:“新文礼,月娥将军深明大义,为了避免百姓伤亡,将士死伤,所以才做此之举,实在是百姓之福。战争从来都不是让你我意气用事争勇斗狠的方式。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能取得胜利,早日结束战乱,我都不会介意。反倒是新将军你,如今已经被我所擒,你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是投降于我,我必然在主公面前保你官复原职;同时还能和月娥将军一起再续兄妹之情;二就是可能有性命之忧,即便看在月娥将军的面子上,恐怕也只能将你监禁起来,终生再无出头之日。”

    新文礼冷笑一声,“杀了我吧,若是我新文礼皱一皱眉头,就算不得英雄好汉!”

    望着新文礼如此强硬,左宗棠也是无奈,若不是因为新月娥的关系,他杀了步扫蕤以后,左宗棠也不会给他那么多机会的。可是如今新月娥和姜松眼看就要凑成一对,若是杀了他,没法和新月娥交代。

    “新将军,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又何必如此执着呢?况且令妹如今和姜松将军两情相悦,两人郎才女貌,佳偶天成,以后你们就是姻亲,前途不可限量,何必为了区区狄昕匹夫断送了大好前程呢?”

    新文礼终于明白了新月娥这段时间的诡异行为,他忽然转过头,望着新月娥,破口大骂道:“我就说你这个贱婢怎么不同意嫁给狄将军,原来你早就和人私定终身了,真是不知羞耻!我这个当哥哥的都未你害臊,我再也没有你这样的妹妹!”

    新月娥被新文礼这一骂,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她的性格也不是轻易示弱之人,哈哈一笑道:“那也比你用这样卑鄙手段对付自己亲妹妹也要来的问心无愧!”

    左宗棠眼看新文礼如此固执,叹口气道:“也罢!来人,将新文礼押送回下邳,交给主公发落吧!”

    这个时候,新文礼杀又杀不得,放又放不得,留在这里,也怕他会给这些俘虏带来不安分,所以只有将他带离开这里,在下邳拘禁起来才行。说不定凭借吴立仁的本事,还真的可以将新文礼劝降也未可知。

    “等下!”

    这个时候,只听得新文礼一声大呼,让众人一阵好奇,左宗棠更是笑着走上前问道:“莫非新将军已经想通了?”

    新文礼点了点头,嘿嘿一笑道:“我也想好了,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既然如今我也已经落入到了你们手中,那我也无话可说,不如降了的好!”

    听到这里,左宗棠颇为意外,继而拿出自己的佩剑,便去给新文礼松绑,一边松绑一边夸赞地说道:“新将军能如此识时务,那真是太好了!”

    这个时候,新文礼活了活动手腕,叹息了一声,“你们不知道啊,其实啊,有件事情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们……”

    左宗棠和其他一些将军都在仔细想听新文礼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只见新文礼身形忽然一动,一下子夺过身旁左宗棠的佩剑,继而将左宗棠单手抓住,而那长剑已经横在了左宗棠的脖子之上。

    “我想告诉你们的是,我不会投降你们的,快,都给我让开!要是不想左魁小儿死的话,就都给我让开,把我的金睛骆驼给我准备好!”

    众人完全没想到,新文礼忽然会来这一手,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让新文礼当着大家的面将主将掳去胁持,他们都恨得牙根痒痒,不过他们也无可奈何,只能谨慎地跟着新文礼缓缓走了出去。同时让人去将新文礼的金睛骆驼牵过来,先稳住新文礼再说。

    “兄长!你是跑不掉的,别再负隅顽抗了!小妹实在不想和你为敌!”

    新月娥大吼一声,可是这一吼,仿佛让新文礼想到了什么,他哈哈一笑道:“现在我改主意了,我要增加一个条件,想要左魁活命,就立刻将新月娥这个贱人给我杀了!我数三个数,若是新月娥没有死,那我就立刻杀了左魁!”

    这个条件,让众人立刻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左宗棠没想到这新文礼竟然对自己的亲妹妹如此痛恨,所以这个时候他已经后悔开始对新文礼这样倾心劝降了。

    “你们都不要听他的,快点动手,诛杀此奸贼,我左魁虽然无憾!”

    左宗棠一声大喝,让众人尽是一愣,可是虽然左宗棠如此说,他们却怎么也不敢就这样让左宗棠死在新文礼的剑下,其中姜松更是手中长枪一提,来到了新月娥面前,眼睛盯着新月娥看了几眼,继而冷冷说道:“月娥,时至今日,姜松别无选择,得罪了!”

    新月娥眼睛闪动着,有些失望地说道:“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说完,两人便一起动了起来,一刀一枪你来我往,就开始战在了一起。新文礼看到这两人竟然从情人变成了仇人厮杀在一起,不由得放肆大笑起来。

    可是眼看双方厮杀了十个回合依然不分胜负,这让新文礼十分不满意,他清楚姜松的实力,所以他没有时间在这里耗太久。

    “五回合之内,再杀不了新月娥,那我就让左魁死!”

    这个时候,其他人都想上去帮着姜松去斗新月娥,可是姜松大喝一声道:“都不许过来,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只见姜松枪法忽然加快,变幻之间,让所有人都摸不清方向,新月娥哪里能挡得住,左支右绌,疲于应付,她慌乱之中,掏出了袖口的金镖。

    “滴!检测到新月娥技能虹金镖触发,自身武力+3,新文礼武力-3,且反应能力下降。当前新月娥武力提升至99,新文礼武力降低至95.”

    “滴!检测到李广技能射石触发,武力+4,对手新文礼武力-2,极大提升命中率和穿透力,大荒弓武力+1,当前李广武力提升至102,新文礼武力降低至93.”

    “滴!检测到黄忠技能烈弓触发,武力+5,同时因为主将被胁持,黄忠内心深感屈辱,触发烈弓隐藏属性,降低对手武力2点,当前新文礼武力降低至9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