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98、新文礼怒杀叛将 新月娥生擒兄长(上)
    只不过此时的左宗棠,还沉浸在刚刚秦良玉的那番突如其来的表白之中,只不过他好像有点不敢相信。作为一个单身狗,这几年,他一直在为交州的事情兢兢业业,从没有考虑过成家之事,可是现在,就在刚刚那一刻,他忽然觉得自己应该有个家了。

    新月娥回到合浦城中之后,新文礼一直没有给她好脸色看,但是新月娥却一点不以为意,反而是满面春风,一点都没有被生擒之后的愤怒和不甘,这让新文礼忽然心生疑窦,感觉哪里不对劲。这个时候又想到在城外换将之时,秦良玉和新月娥那会心一笑,新文礼忽然一个激灵,冲着新月娥大喝一声道:“月娥!这些是不是你设计的,故意出城被擒,然后好放秦珏回去?否则以你的性格决计不会如此!”

    新文礼一下子说破了新月娥的计策,让新月娥一下子竟然无言以对,毕竟是有些心虚。愣了一下之后,她连忙解释道:“兄长你休要乱说!我们和左魁等人是各为其主,我怎么可能为了放走秦珏,就让自己深陷险境呢?”

    新月娥的反应已经让新文礼确认新月娥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新文礼忽然拔出剑,一下子抵在了新月娥的身前,大喝一声道:“快说!到底你为何要放走秦珏?莫非你已经投敌了?如果真是如此,那我今日就杀了你,省得以后受到你的牵连!”

    新文礼又一次想要动手,这让新月娥更加气愤,她哈哈一笑道:“新文礼!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啊!反正我在你眼里,也只是一个可以获取荣华富贵的筹码而已!与其被你送给狄昕,还不如现在就让你杀了!”

    新文礼自然不敢就这样杀了她,他还不确定新月娥是否真的投敌了。新月娥停了一下,就转身离开了,只剩下新文礼在那细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新月娥变成现在这样。现在虽然新月娥回来了,但却没有让新文礼又一丝心安,反而像一个定时炸弹一般,随时会爆炸。他只好令让步扫蕤小心暗中监视新月娥的一举一动,否则万一哪天新月娥真的一怒之下投敌,那真的是什么都完了。

    过了几天,黄忠、太史慈等人的伤势也都好了差不多,左宗棠便开始下令大军开始攻城。新文礼便亲自带人来到了城墙之上防守,只是如今的将士虽然没有溃逃的,但是却也是士气低迷。新文礼感觉自己从来没有打过如此心累的战斗,不过好歹坚持了几天,左宗棠总算退兵了。

    新文礼刚刚休息了一会,立刻高声喊道:“来人,去将步扫蕤传来答话!”

    此时的步扫蕤却已经和新月娥正在秘密交谈,因为他已经知道了新月娥的事情。

    “如今令兄已经对你百般防范,不知将军可有对策?”

    新月娥此时也是十分着急,但是却也没有什么办法,听闻步扫蕤竟然是左宗棠的人,她心中自然十分高兴,只是此时她还是担心因为自己的一时任性害了新文礼的性命。

    “我若是献城投降,万一我兄长誓死不从,那到时候我岂不是害了他的性命?”

    新月娥看着步扫蕤,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左将军的为人难道将军不知道吗?他一向善待投降之人,到时候只要能将新将军给抓住,将军再慢慢劝说,等到狄昕覆灭之后,那新将军再无念想,这样他也只有投降一条路了。否则任由现在的情况,和左将军大军相抗衡,到时候怕是左将军即使不想杀了令兄,也由不得他了。”

    正在这时,新月娥的房门忽然被撞开,一个声音传了出来:“步扫蕤!你这鼠辈!原来是你一直撺掇我妹妹行此叛逆之事!”

    步扫蕤和新月娥抬头一看,新文礼正怒气冲冲地拿着一把剑看着两人。

    步扫蕤心知事情败露,心中大骇,连忙跪下磕头求饶道:“将军饶命!将军饶命!”

    “我可曾亏待过你,为何你要如此对我?”

    新文礼想不通,这步扫蕤可是土生土长的交州人,和左宗棠并没有一点交集,为何他会成为左宗棠的人。

    而步扫蕤眼看此时事情败露,想隐瞒下去也没有可能,只好打算和新文礼摊牌,看看能不能将新文礼拉拢。

    “将军,大势已去,又何必替狄昕这暴虐之徒效命呢?我本受主公大恩,所以才会对主公忠心耿耿,但是狄昕这匹夫,竟敢欺凌主公,大全独握,我与他势不两立!将军,你本也是身受主公之恩,为何要助纣为虐啊?”

    新文礼没有理会他的话,冷冷说道:“这样说来,之前在大军之中散步流言之人也是你了?”

    步扫蕤迟疑了下,还是点了点头。

    “匹夫安敢如此!”

    新文礼大喝一声,手中佩剑一下刺向了步扫蕤,步扫蕤想要说什么,却只是吐了口血出来,紧接着便再无声息。

    看到新文礼忽然刺过去,新月娥想要阻拦,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眼看着步扫蕤竟然就这样死在了自己的房中,新月娥气得浑身颤抖,指着新文礼道:“你怎敢如此!!!”

    “呵呵呵,我怎么了?我这是救你,若是你真的受到了他的蛊惑,开城投降,那么到时候你我绝对都不会有好下场。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新文礼直到现在还认为,新月娥的这些异常行为都是因为步扫蕤的蛊惑,所以此时他杀了步扫蕤之后,倒是轻松了很多。

    “你救我?你杀了步扫蕤,等到城破之后,我看谁能救你!”

    新文礼不以为意,“你我兄妹同心,等到狄将军再派援军来,怎么会守不住呢?”

    “我,死也不会嫁给狄昕的!”新月娥冷冷说道。

    新文礼嘿嘿一笑,他可不敢把纣王的那封威胁信的真相说出来,否则新月娥一定会和他反目成仇的。

    “或许狄将军那封信只是个玩笑呢!”

    新月娥不再理会他,让人将步扫蕤的尸身抬出去,而新月娥也赶紧离开,骑上自己的坐骑,在城中四处狂奔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