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97、、新月娥阵前表白 秦良玉劫后示爱(下)
    红棉套索径直向着姜松的脖子而去,姜松自然识得这个便是当初新月娥生擒了秦良玉的东西,他眼疾手快,身子一闪,躲开套索,而腾出一只手,一把扯住了套索,用力一拉,口中大喊一声道:“给我过来吧!”

    只见新月娥被姜松用力一拉扯,直接给拉了过来,紧接着用那套索直接三下五除二给新月娥绑了个结实,新月娥口中大喊道:“鼠辈,放开我!放开我!”

    然而姜松哈哈一笑,带着新月娥便策马向着自己阵中跑了过去。而城墙之上的新文礼见状,脸色一变,急忙想冲下去救回新月娥,可是哪里还来得及。

    新文礼心急如焚,可是却不知道如何是好,立刻去请纣王的使者前来商议,两人也都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左宗棠便让李广将用新月娥交换秦良玉的书信射到了城中。

    新文礼铁色极为难看,看着左宗棠的信,他一下子扯了七零八落,大吼道:“我不管她了!让她不要出战,偏不听,这都是他咎由自取的!”

    这时那个使者连忙劝道:“新将军息怒啊!这秦良玉并不是什么厉害角色,他们要换就换吧!若是月娥将军有什么意外,一来新将军一定很悲痛,二来我等没办法和狄将军交代啊!毕竟当初是你拍胸脯保证能让月娥将军就范的!”

    新文礼叹了口气,“好不容易抓到了一员敌将,难不成就这样放了吗?”

    那使者呵呵一笑道:“将军何必担心!这秦珏既然是令妹所擒,如果换回令妹,以后一样可以再有机会抓住她,这个交换并无什么不妥。”

    新文礼无奈地点了点头,只是此时他的心中忽然有种很不安的情绪,只是他不清楚到底是因为什么。

    姜松带着新月娥一路驰骋,径直来到了左宗棠大营之中,这个时候,姜松才连忙翻身下马,同时将新月娥也一把抱了下来,同时给她解开了红棉套索,一起来到大帐之中去见左宗棠。

    看到姜松直接带着新月娥走了进来,林冲、李广等人脸色大变,纷纷手中握着兵器,唯恐新月娥会突然痛下杀手。

    “诸位不要担心!月娥将军,她是故意让我抓住,用来换秦都尉的。”

    听到这里,众人都觉得颇为不解,他们怎么也不会相信新月娥会如此好心,姜松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可是看到此时新月娥低着头什么也说不出来,好像是刚到婆家的新娘子一般,姜松憋了半天,便将新月娥和他说的那番话又复述了一遍。

    听完姜松的陈述,众将士不由得一起哈哈大笑起来,齐齐拱手对着姜松说道:“那看来要恭喜姜将军了,这是不是好事将近啊?”

    姜松此时只能尴尬地陪着笑着,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不过左宗棠却慢慢走了过来,来到了新月娥面前,躬身行了一个大礼道:“左魁再次多谢月娥姑娘能够善待秦珏。”

    慌得新月娥连忙扶起左宗棠,紧接着说道:“左将军不怪月娥,月娥便已经知足了。”

    “两军相争,各为其主,怎么会怪月娥姑娘呢?只是不知后面你如何打算?”

    新月娥立刻答道:“其实我都已经想好了,等到换回秦珏妹妹,我再劝说兄长几次,如果他听从了,能和我一起来投,那自然是再好不过。若是他依然执迷不悟,那我就找机会把他先绑了,反正这合浦城中的将士有很多还是会听我的话的。到时候我再开门献城,那左将军便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便能拿下合浦了。”

    左宗棠十分高兴,没有想到,竟然因为姜松的原因,直接让新月娥反水,让这次的攻城战变得容易起来,这是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

    第二天,双方各自押着秦良玉和新月娥来到了城外,新文礼带着秦良玉,十分谨慎地望着姜松,又看到此时缓慢走过来的新月娥,他大声喝道:“月娥,我早就和你说过,你偏不信,看看现在,沦落如此,真是让人心寒!”

    新月娥一点都没有理会新文礼的话,望着秦良玉也慢慢走了过来,她们对视了一眼,两人会心一笑,各自走向了阵中。

    秦良玉回来之后,左宗棠立刻找来医官,为她检查一下,看看身体是否有暗伤,同时不停地询问在合浦城中有没有受到什么委屈,有没有受过什么刑罚。

    只不过秦良玉此时浑身上下都好好的,当众人都退了出去,只有左宗棠还在那里的时候,秦良玉忽然望着左宗棠,满怀委屈地说道:“将军!本来我刚被抓的时候,新文礼想把我送给狄昕,当时我便想到了,如果受辱,就立刻自绝。可是那个时候我的脑子里竟然只是想到了你的模样。我知道这样不好,可是就是忍不住。本来这些话我都是会憋在心里,永远不会说出去的,可是看到了新姐姐竟然为了姜将军如此不顾一切,我便被她所感染,所以这次也说出来,无论结果如何,都请将军不要放在心上。”

    秦良玉忽然的表白,让左宗棠总算体会到了姜松当时的心情,只不过他对秦良玉也是很有好感的,只不过如今他身为主将,自然没敢多想。没想到秦良玉经过这样一场劫难,在新月娥的熏陶之下,竟然直接将内心的想法说了出来,这让左宗棠十分欣喜。

    看到左宗棠没有任何表示,秦良玉神色一暗,缓缓说道:“刚刚是秦珏失言,还望将军不要介意。属下累了,想要休息下,请左将军回去吧!”

    左宗棠虽然统兵打仗,算是一流好手,但是对于女儿家的心思,却一点都猜不透,刚刚秦良玉还是十分亲密地和自己说着,可是一转眼便又变得这样冷若冰霜,和刚刚仿佛换了一个人。左宗棠不知怎么回事,无奈之下,就听从了秦良玉的话,直接退了出去。

    而秦良玉则一脸落寞地望着左宗棠离开,口中自言自语道:“亏你还是三军统帅,怎么一点都不知情识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