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96、新月娥阵前表白 秦良玉劫后示爱(上)
    秦良玉的话,让新月娥心中一动,自从上次对姜松一见倾心之后,新月娥便对姜松思念不已。然后毕竟两人都是各为其主,不能想见就见,这次姜松既然点名来见,新月娥决定,听了秦良玉的意见,至少能告诉姜松她的情意,是成还是不成,心里有数就好。

    新月娥决心出城迎战姜松,新文礼十分奇怪,他在城门口将新月娥拦了下来,颇为着急地劝道:“月娥千万不能意气用事啊!我知道你是想证明自己,想和姜松一战,可是那姜松的本事真不是你我所能应付的,不如紧守城池才是上策。”

    新文礼根本不知道新月娥的心思,所以听闻新月娥想要出城一战,还以为新月娥是为了不受纣王的威胁,才出此下策。但是新月娥的决心已定,新文礼哪里能劝得了。

    “兄长放心!前段时间我确实也已经试过那姜松的本事,虽然我不是他的对手,但是也是能和他走上几招的。况且我这金镖也不是吃素的,兄长不要担心。况且最近城中人心惶惶,我只有出城一战,才能提升一点士气。”

    新月娥的话,让新文礼也信任了几分,他紧接着说道:“那让为兄和你一起共同战那姜松!”

    新月娥哪里敢让新文礼一起出战,他出城可是要和姜松表露自己的心思的,若是被新文礼听了,那她和姜松恐怕是再无可能了。

    “兄长千万不要!我一人去,还可以去金镖挡他一下,若是兄长再去,到时候我怕照顾不过来。兄长的本事,小妹自然很清楚,还是让小妹自己去吧,省得到时候还要我救你!”

    新文礼听完,大怒不已,“我好心帮你,你竟然如此对我,好好好,看来你还是记恨之前的事情,也罢,就让你自己去,若是有什么好歹,可别怪为兄。”

    说完,新文礼转身就离开了,而新月娥自然心中大喜,带着三千人马就出城而去。

    本来姜松还有些怀疑这新月娥是不是真的会出来和自己一战,当看到城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姜松立刻喜上眉梢,向着冲过来的新月娥大声吼道:“新月娥,你可敢与我一战?”

    新月娥策马上前几步,手中大刀收了起来,拱手对着姜松说道:“永年将军,许久不见,月娥有礼了!”

    看到新月娥这样,姜松愣了一下,这哪里像是阵前斗将,反而像是旧识久别重逢一般,新月娥呵呵一笑,拍马舞刀冲了过来。

    “永年将军,我们来走几招!”

    看着新月娥大刀攻来,姜松手中玲珑枪一抖,迎了过去,但是姜松想到左宗棠的吩咐,让他不要对新月娥下重手,所以姜松保留着几分实力,倒是和新月娥战的不相上下。

    “月娥什么时候本事见长了?竟然能和姜松斗了十几回合不分胜负了?”

    城墙上的新文礼看着两人的争斗,不由得心中好奇,虽然他说了新月娥出事他也不管,但是毕竟新月娥也是他的妹妹,他还是担心。

    这个时候,新月娥越战心中越喜,因为她已经知道了姜松是故意相让,于是找个机会挡住了姜松的长枪,急忙说道:“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如今多谢永年将军承让,月娥心中感念于心!”

    姜松倒是有些尴尬,有心相让被人看破,姜松的心情忽然变得有些奇怪。

    “吃我一枪!”

    被新月娥说破,姜松手中力道加重了几分,自然,新月娥连忙举刀就挡,可是还是被姜松的枪逼得连连后退。新月娥调转马头,向着一侧跑去,姜松不舍,继续追击,追了大约有十几丈的距离,新月娥忽然回头,一刀挥过去,被姜松轻松挡住后,新月娥忽然心中十分委屈,冲着姜松说道:“永年将军可知为何我明知不是你的对手,还要冒死前来出城送死吗?”

    望着忽然性情大变的新月娥,姜松忍不住脱口而出:“那是为何?莫非你还有什么隐情吗?”

    新月娥把心一横,但是脸上还是又止不住的娇羞,幸好这个时候,全身披挂,姜松并没有怎么注意到新月娥的异常,只是等着她会说什么。

    “我们还是一边打一边说吧!”

    新月娥的长刀再次挥舞,姜松不懂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继续和她斗了起来。

    “我之所以会冒死前来,那是因为,那是因为,之前第一次见到将军,月娥便,便喜欢上了将军,所以我擒拿了秦珏妹妹,也没有为难她,就怕有朝一日将军会问罪于我……”

    新月娥用着细小的声音,终于将她藏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姜松听完之后,不由得停了下来,不可思议地望着新月娥道:“你说的是真的?”

    “绝无虚言!我此番出城,便是想要和将军倾诉衷肠,不知将军是否对月娥也有同样情意,还望告知!”

    姜松哪里会想到会有人如此主动和自己表白,之前由于新月娥当着自己的面抓走了秦良玉,所以他心里对新月娥的形象只是仇人一般,若不是左宗棠的嘱咐,他早已经对新月娥痛下杀手。只不过听完新月娥的表白,同时也知道了秦良玉安然无恙正是由于新月娥的特别关照,一时间姜松忽然有些不知该如何面对新月娥了。

    “此等事情,岂能轻易决定,还是让姜松回去考虑一下吧!”

    新月娥看到姜松犹豫,心中反而十分欢喜,至少姜松的心里对自己并不是完全排斥的,她又是一刀过来,趁机说道:“将军若是想救秦珏妹妹,那就趁现在把我生擒了,到时候和我兄长要求交换即可!”

    新月娥如此言语,姜松对她再无怀疑,要救出秦良玉,也自然只有这个办法。

    这个时候姜松玲珑枪再次送出,新月娥不敌,向着阵中撤退而去,姜松紧追不舍,这个时候新月娥摸出了自己的金镖,提前说道:“小心了!我要发金镖了!”

    新月娥的连续两支金镖射出,都被姜松轻松挑飞,这个时候,新月娥再次从腰间取下她的红棉套索,猛地向着姜松扔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