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95、李广飞箭传信 姜松挺枪搦战
    

    既然有人劝和,他们自然也借此机会罢手,新月娥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了,剩下新礼和纣王的使者在那里望着新月娥离去的身影。 ..

    “新将军为何为何令妹动起手来?现在可是强敌在侧,千万不可失了和气,不然这合浦城不能再守了!”

    新礼本来想说新月娥说的那些大逆不道的言语,可是如果说出来,那纣王一定不会饶了新月娥,那自己相当于间接害死了自己的妹妹,虽然刚刚他动了教训新月娥的心,却绝对不是想让新月娥死。故而到了嘴边的话,还是硬生生给咽了下去。

    “我这妹妹除了会惹我生气以外,真不知道还会什么!”

    新礼怒喊道,这个时候那使者哈哈一笑道:“新将军何出此言啊!那秦珏不正是月娥将军生擒的吗?还有那黄忠也是被她金镖射伤,这可都是她的功劳。若说这世间还有谁能配令妹,那也是狄将军了!”

    新礼点了点头,不过想到新月娥如此坚决不同意的样子,又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可惜我这妹妹没有这个福气啊!也罢,先把秦珏送给狄将军,不然狄将军必然会责怪我办事不利!”

    只不过当新礼去找新月娥去要秦良玉的时候,新月娥还是果断拒绝了。新礼自然是更加愤怒,他尽力压制自己胸的怒火,等着新月娥说道:“月娥,你这是什么意思?莫非已经想通了,要自己嫁给狄将军?”

    新月娥冷笑道:“只有没本事的人才会总想着用女人讨好别人。这秦珏是吴铭麾下大将秦昭的妹妹,我留着她,自然左魁不敢轻举妄动;否则若是将她送给了狄辛,到时候必然会让左魁三军将士同仇敌忾,我等恐怕撑不过几天。”

    听着新月娥的话,新礼顿时愣了,她不知道这秦珏竟然还有这样的身份,但是即使如此,一个将军的妹妹会值得左宗棠如此投鼠忌器吗?

    但是新月娥所说的也极有可能,所以新礼暂时打消了将秦良玉送给纣王的打算,如果真的是和新月娥说的一样,他也不用担心左宗棠大军,那皆大欢喜了。

    而此刻,左宗棠听闻秦良玉被新月娥生擒,顿时脸色一变,向来稳重的他,可谓时候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此刻却仿佛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再加昨天的伤,脸色更加难看。

    “末将未能完成将军的嘱托,请将军惩罚!”

    左宗棠长叹一声道:“责罚你有什么用呢?良玉是秦昭将军的妹妹,如今竟然让她失陷于敌手,左魁难辞其咎!”

    姜松此时也十分自责,他望着左宗棠,拱手说道:“将军勿忧!末将愿意独闯合浦城,拼死也要救出秦都尉!”

    “永年不要冲动!既然秦都尉被擒那么久都没有什么消息传来,想必暂时还没有性命之忧。李将军,我这写封信,你将它射到合浦城。”

    李广怔了一怔,“左将军这信写的是什么?”

    “只要他们肯放回秦都尉,那我立刻退兵,一年之内不会再兴兵来攻!”

    听到这里,李广不由得皱了皱眉,“将军岂可因一人而坏了国家大事?”

    左宗棠呵呵一笑道:“李将军放心,这只是左某的缓兵之计。此信只是暂且保住秦都尉的性命,我想新礼一定不会放回秦都尉,毕竟他不会相信左魁的话。只要他认为留着秦都尉便能让我投鼠忌器,那暂时秦都尉便会无性命之忧。到时候再想办法救出秦都尉。”

    李广呵呵一笑道:“原来如此!那我现在去。”

    李广将左宗棠的亲笔信射到城之后,新礼看到大喜,自然觉得新月娥之前的说法完全正确,但是他也正如左宗棠所料,根本没打算释放秦良玉,他可不会真的去相信左宗棠真的会退兵,而且一年之内不再进攻。

    而新月娥郁闷之余经常去找秦良玉聊天解闷,两人都是女豪杰,兴致一般,所以聊得很畅快,新月娥对秦良玉为了报仇而放弃安稳生活而只身来到交州的勇气更加钦佩起来,而秦良玉也趁机不断劝说新月娥,只是新月娥还是不舍得和新礼决裂,所以一直犹豫不决。

    而这个时候,左宗棠终于联系到了袁徽的那个学生步扫蕤,步扫蕤也开始暗在军散步流言,新礼的大军本来是很多部落之人拼凑出来的,被步扫蕤这样一散步谣言,便有很多人开始担心起自己的前途,众人都在议论左宗棠到底何时会退兵,或者一旦城破,他们将面临什么样的结局。

    随着流言愈演愈烈,新礼的兵马开始出现了溃逃。,新礼发现之后,立刻下令调查,同时抓住了几个逃跑的将士,直接斩首示众,这让新礼的大军暂时止住了这种混乱,但是这却是治标不治本。新礼心知此事绝对是左宗棠使得诡计,一怒之下,便立刻派人前去左宗棠大营之,警告左宗棠,若是再敢使诡计,定然将秦良玉直接五马分尸。

    不过左宗棠这个时候也得到了步扫蕤的密报——秦良玉被新月娥当成了闺蜜一般看待的消息,一直保护着秦良玉。这更让左宗棠放下心来,虽然他还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心里对新月娥倒是有些感激。所以左宗棠决定让姜松再次出战,单单搦战那新月娥,想探探新月娥的口风,但是也同时让姜松不得伤了那新月娥的性命。

    姜松得令,于是策马而出,来到了合浦城下,对着城守军大喊道:“快去喊新月娥出来!说姜松还要再领教他的金镖!”

    新月娥听说姜松搦战,心瞬间一喜,不过转念一想,姜松的本事可未必是自己能够应付的,又担心姜松因为自己抓住了秦良玉而对自己痛下杀手,所以一时犹豫不决。

    这个时候秦良玉拱手对着新月娥说道:“月娥姐姐,这是一个好机会,可以和姜松将军倾诉衷肠,为何还要犹豫呢?我想永年将军此时忽然出现,必然不是为了找月娥姐姐报仇的!”


    ://..///36/3651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