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94、秦良玉因姐得礼遇 新文礼为妹动刀兵
    这时反倒是新月娥有些支支吾吾,好像不知如何开口,过了一会儿,新月娥终于下定决心,将自己心中的疑惑全盘托出,“我只是想知道姜松,是不是喜欢你?又或者,你喜欢他吗?”

    听到这里,秦良玉顿时脸色一红,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新月娥竟然直接开口问这样的问题,哪怕是秦昭也不会这样问她。

    “怪不得秦将军如此刚烈!原来也是名门之后!是月娥失礼了!”

    新月娥的话,让秦良玉更加如同坠入云雾一般,但是等她冷静下来,忽然想到新月娥单单关心自己和姜松的关系,这让她一下子想到了这事情的关键。姜松本来就是一个英俊的将军,一般人看到都会心生欢喜,这新月娥即使喜欢,也是情理之中。

    “将军莫非是看上了姜松将军?”

    秦良玉一句话便让新月娥的粉面瞬时红了起来,虽然新月娥没有回答,秦良玉知道自己说准了,这正是一个破城的好机会。

    “月娥将军若是真心喜欢永年将军,何不随我一起去见他?你们二人真可谓郎才女貌,天作之合,若是真能因此而在一起,也是一段佳话,两人一起,就像是冉天王和樊将军一般,一定会让人羡慕的。”

    秦良玉的话,让新月娥心中一动,可是她怎么可能因为这样的儿女私情而背叛旧主呢,这样说出来一来名声不好,二来,姜松恐怕也会因此唾弃自己吧?所以新月娥并没有立刻回答秦良玉的建议,而只是忽然变色喝道:“秦珏!你欺人太甚,我好心给你松绑,你竟然劝我背主投敌,这要是传出去,我还有脸见人吗?汝这样想败坏我的名声,意欲何为?”

    秦良玉不以为意,呵呵一笑,继续说道:“刚刚尊兄长的话我也听到了,狄昕是想娶你,但是你并不想听从,所以狄昕便以不发援兵为威胁。想象下,到时候即便你听从令兄之言,将我送给狄昕,而我秦珏绝不敢苟活,甚至可能和狄昕拼个鱼死网破。到时候狄昕会如何?一样还是会继续来娶你?难道月娥将军就甘心这样嫁给他?”

    本来新文礼说这些话,只是一时高兴,以为送个美人给纣王就可以了,没想到,秦良玉听到后一下子就理清了其中的利害关系,反倒是用这些话去劝新月娥。

    这句话一下子就说到了新月娥的心坎之上,她知道自己的兄长一直以来都想把自己送个纣王,若不是自己的坚持,还有那几分本事,恐怕此刻早已经是身不由己的成为了纣王的小妾。然而即便如此,现在这种情况,她还是依旧不知道怎么办。

    “秦珏姐姐,你暂时在此休息吧!我会派人来照顾你,只不过,我暂时还是不能放你走,否则在我大哥那里没法交代!另外,你千万不要想着逃跑,这个时候,若是被人抓到,我可救不了你。”

    新月娥现在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些,她也不会讲秦良玉真的交给纣王,因为毕竟秦良玉的身份在那里,到时候如果真的因此坏了秦良玉的性命,那她和姜松之间就真的再无可能了。

    心情复杂的新月娥现在无比纠结,在府中来回走着,想不出一个万全之计,正在这时,正看到新文礼走了过来,哈哈一笑道:“妹妹,那秦珏呢?来使正要回去了,我让人把押着她回交趾,献给狄将军,也好让妹妹免于为难。”

    这个时候,新月娥望着新文礼道:“兄长,如果狄将军得到了秦珏,还想要小妹,那又该如何是好?”

    新文礼一愣,他好像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但是按照纣王的性格,确实是会如此,毕竟如今狄昕已经妻妾成群。

    新月娥心知此法根本是治标不治本,于是忽然对着新文礼道:“兄长,我看那狄昕根本不是成大事的人,况且如今的对手还是左魁,是吴铭,根本没有一点希望胜利,俗话说良禽择木而栖,我们不如开城降了左魁,一来可以使城中百姓免受战火之苦,二来也为我们以后,谋取一个好的前程,不知兄长意下如何?”

    听到新月娥的话,新文礼脸色变了几变,继而忽然拔出腰间的佩剑,指着新月娥大声吼道:“新月娥,你怎么敢说出这等悖逆之言!要不是看在你我兄妹一场,我早就一剑砍下去了!”

    望着忽然发怒的新文礼,新月娥也不甘示弱地反驳回去,“说到背叛,兄长之前应该是士燮太守的人吧?如今为何只是听命于狄昕?我看你也是墙头草,现在和我说忠心,真是可笑!”

    眼看被新月娥一下子揭露了自己的短处,新文礼恼羞成怒,一剑刺了过去,新月娥大惊,连忙闪开,可是新文礼却不依不饶,上前几步,继续刺她。

    新月娥无奈,也一下子掏出自己的金镖,虎视眈眈对着新文礼,“兄长你要是再如此苦苦相逼,那就休要怪小妹不客气了。”

    新文礼对新月娥的金镖也是十分忌惮,何况他也没有打算真的杀了新月娥,这个时候正巧那个纣王派来的使者走了过来,看到两人动手,连忙上前劝道:“两位新将军这是怎么了?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话都好好说,千万不要动刀动枪,伤了和气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