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93、姜永年奋力救良玉 新月娥含怒审俘虏
    “滴!检测到新文礼技能八马将触发,武力+4,铁方槊武力+1,金睛骆驼武力+1,当前新文礼武力提升至104.”

    “滴!检测到姜松技能枪绝触发,武力+3,八宝玲珑枪武力+1,当前姜松武力提升至107.”

    姜松八宝玲珑枪全力施展,新文礼只感觉到眼前枪影弥漫,分不清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心中大骇,又想到前段时间和黄忠的一战,这时他已经猜到了眼前之人一定就是姜松,他一边抵挡着姜松的玲珑枪,一边高声喊道:“月娥,快来助我,此人就是姜松!”

    此时的姜松,手中一杆八宝枪,身披狻猊甲,脚踩登云履,身躯凛凛,相貌堂堂,英俊的面容上仿佛是精雕细琢的一般,这样的美男子,新月娥一眼望过去,忽然心中一震慌乱,继而不知怎的,一刀挥过去,根本是毫无力气,姜松只是她一眼后便着急喊道:“快放了秦珏将军,否则我与你们绝不干休!”

    望着这一幕,新月娥心中忽然生出一种怒意,手便向腰间摸了过去,两把金镖便已经捏在手中,同时他大喊一声道:“兄长快撤!我来挡住他!”

    新文礼一听,大喜过望,铁方槊一下子挡了过去,调头就走,姜松挺枪就去追他,可是这时新月娥的金镖已经飞到。

    “滴!检测到新月娥技能虹金镖触发,武力+3,同时姜松武力-3,反应能力下降。当前新月娥武力提升至99,由于枪绝技能影响,姜松武力不变。”

    姜松自然也早知道新月娥的这一手金镖,所以听到金镖响声,手中玲珑枪枪随心动,向前一冲,一下子便将新月娥的金镖打落。

    新月娥心中又有些欢喜,姜松的枪法实在是太过精致,新月娥心中满满的崇拜,她早已经猜到了姜松能接过自己的一支金镖,所以抬手又打出了第二支。

    “滴!检测到新月娥技能虹金镖触发,武力+3,同时姜松武力-3,反应能力下降。当前新月娥武力提升至99,由于枪绝技能影响,姜松武力提升至110.”

    吴立仁听完这,差点笑了出来,这外人看来新月娥是在用金镖打姜松,但是在吴立仁眼中,这新月娥完全是在给姜松刷状态啊!要是再打个十支金镖,这姜松岂不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啊!暗器类的技能都是在出手的瞬间才会增加武力或者削弱对手,所以每次出手,都会有新的技能提示,这完全是姜松的福利。

    这第二支金镖和第一支之间的间隔根本不大,但是姜松还是轻松挑飞,但是此时新文礼已经逃走,新月娥也策马向城中撤去,姜松心中担心秦良玉,所以继续追过去。

    “敌将休走,留下秦将军!”

    新月娥看到这个时候姜松竟然还在挂念着秦良玉,心中无名火起,转身抬手又是一镖射了过去。

    “滴!检测到新月娥技能虹金镖触发,武力+3,同时姜松武力-3,反应能力下降。当前新月娥武力提升至99,由于枪绝技能影响,姜松武力提升至113.”

    姜松玲珑枪这次直接刺了过去,迎向了那金镖,枪尖直接刺中那金镖的小孔上,转了几圈,猛然又射了回去,大喝一声道:“还给你!”

    新月娥一惊,连忙低头,那金镖直直射向了身后的将士的旗杆之上,将写着“新”字的旗杆直接射穿。

    虽然新月娥没有射中姜松,但是也阻挡了姜松追击的脚步,这个时候,新文礼一声令下,城墙之上弓弩手万箭齐发,姜松无奈之下,只好拍马退回阵中,去和左宗棠请罪。

    秦良玉被抓回合浦城之后,新文礼看到秦良玉一脸桀骜,但是却生的清秀脱俗,他不由得嘿嘿一笑,望着新月娥,新月娥皱了皱眉道:“兄长意欲何为?不可坏了这位女英雄的名节!”

    新文礼摇了摇头,哈哈一笑道:“月娥你又不是不知道为兄,我对这位女将军可没有什么兴趣。我可是完全替你考虑,如今你不愿意嫁给狄将军,狄将军必然会因此不发兵来救,我看这位女将军姿色上佳,不如将她献给狄将军,这不是正好免了小妹你的麻烦吗?”

    听到这里,新月娥的心里一动,可是随后又急忙说道:“兄长勿急!如今捉拿了敌将岂能如此轻易就把她送走?且让我单独审她一审,探一探左魁小儿的军中虚实再做打算不迟!”

    新文礼连连点头道:“还是月娥想的周全,那就暂时交给你,等问好话了,我再差人将她送给狄将军。”

    新月娥把秦良玉押到自己的房中,上下打量了一番,冷冷一笑道:“秦珏,你也听到刚刚我兄长所说的话,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我虽不是男儿,但是也知道气节,如今被你生擒,唯死而已,无需多言!”

    听着秦良玉的话,新月娥心神一震,她没想到这秦良玉竟然还能说出这种让人振聋发聩的话,不过虽然心里有些感慨,却依然面上波澜不惊,继续问道:“现在你老实回答我几个问题,只要回答好了,我保证不为难你。”

    秦良玉冷笑一声,“想从我身上套出来我军的机密,你想都别想,还是赶紧给我个痛快吧!”

    新月娥楞了一下,连忙解释道:“秦将军我并不是问这个问题,我只是想问你一个关于你自己的私密问题。”

    听到这里,秦良玉的神色顿时缓和了下来,她不知道这新月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新月娥上前,解开了他的束缚,呵呵一笑道:“我现在把你松绑,你应该不会逃走吧?”

    秦良玉甩了甩手腕,被绳子绑的确实十分不舒服,这些年,她何曾经历过这样的遭遇。

    “不知将军想问什么?”

    新月娥又一次上下打量了一番秦良玉,忍不住叹道:“果然是个美人坯子!我想问的是,你和,你和那个叫姜松的是什么关系?”

    听到新月娥的话,秦良玉不由得盯着新月娥看了片刻,十分不理解地问道:“将军此言何意?我和姜松将军刚刚认识不足一月,只是同袍之谊,莫非你还有什么其他问题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