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91、左宗棠同受军棍 秦良玉吐露衷肠
    

    姜松和林冲不再说话,二十军棍对于他们两人还是可以承受的,况且这执行军法之人手在留点情,基本相当于一点皮外伤。

    这时,左宗棠翻身下马,朗声说道:“黄忠和太史慈两位将军有此一败,左魁身为主将,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当与二位将军一同受刑。”

    此言一处,众将士尽皆哗然,哪里有人听过自己惩罚自己的,而且因为这样一个可有可无的原因。

    这个时候黄忠和太史慈听完,脸色一变,急忙大声喊道:“左将军不可啊!你乃三军主将,岂能如此轻易自伤?何况这本是末将的责任,和左将军无关!若是左将军执意自责,末将愿为将军领此军棍!”

    两人说完,姜松、林冲和秦良玉也都纷纷拱手说道:“末将愿为将军领此军棍!”

    然而左宗棠却以一种不可置疑的语气向着众人说道:“众将无需再劝,我当与二位将军同受此罚,左某之前便曾说过,要与众兄弟们同甘共苦,来人,执行!”

    众将看到左宗棠决心已定,便不再多言,三人便一起趴下,承受这二十军棍;左宗棠这一举动,自然是为了激励大军士气,秦良玉一眼看穿了左宗棠的用意,只不过她现在对左宗棠忽然生出一种由衷的佩服——那才是真正的男子汉气概。

    挨过军棍之后,虽然手下的将士不敢用力,但是在左宗棠的饬令之下,他们还是用了一半的力气。左宗棠受了二十军棍,自然是行动也有所不便,医师完药后,秦良玉便去到左宗棠大营之,询问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左将军今日不惜自伤而鼓舞士气,实在让人佩服,但是左将军如今行动不便,又如何领军出征讨伐贼寇呢?”

    左宗棠听到这里,不由得心暗自点了点头,他的用意被秦良玉一眼看破,他心里很是欢喜。

    “良玉之前也听到袁先生所言,合浦城敌军数量众多,想要一鼓作气拿下登天还难。我此举一是鼓舞士气,二是可以向敌人示弱,让新礼放松警惕。明日我让姜松和林冲将军出城搦战,新礼此时必然不会避战,到时再让姜松和林冲两位诈败,则敌人必然会更加骄纵。如此再行袁先生之计,便可事半功倍。”

    左宗棠把计划和秦良玉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秦良玉听闻大喜,继而又说道:“末将听闻那新礼有一妹妹名唤新月娥,也是一员猛将,末将愿意也出阵,再加一败,左将军的计划,能让敌人更加不疑。”

    左宗棠犹豫了一下,有些担心地提醒道:“秦将军也应该听到了,那新月娥不但武艺不俗,袖口有几把金镖,百发百,黄老将军是着了他的道,秦将军若是场,难免会有所损伤,若是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我,我该怎么和无双将军交代呢?”

    听到坐在他忽然有些犹豫的话,秦良玉哈哈一笑,一股豪气油然而生,朗声答道:“战场之,刀枪无眼,秦珏自从愿意从军,便已经考虑到了生死。从军者,马革裹尸是何等荣耀,秦珏能为我主,为天下,死而无憾!”

    听到秦良玉的这番壮志凌云的话,本来趴着的左宗棠一拍床板要起来,口连连赞叹道:“好!好!好!秦将军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此番豪言壮语,让左某佩服!果然是和秦昭将军同出一族,都是如此豪气干云,秦家虽无男儿,他日必然也会让天下人传颂不衰!”

    秦良玉此时倒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左将军过奖了!”

    这个时候忽然听到左宗棠“哎呦”一声,秦良玉急忙前关切地问道:“是不是一激动触动了伤口了?左将军还是好好歇息一番吧!末将暂时告辞了!”

    听到这里,左宗棠慌忙想去阻拦,一不小心抓到了秦良玉的手,羞得秦良玉慌忙将手缩了回来,如同触电一般,左宗棠也有些尴尬地说道:“左某失礼了,秦将军勿怪!”

    秦良玉退了两步,低着头问道:“左将军还有什么吩咐?”

    “左某一直好,既然良玉你是无双将军的妹妹,为何不近去无双军参军,反而来到交州这环境恶劣之地?莫非是怕人闲言闲语吗?我主用人一向是唯才是举,秦将军的见识也非一般人所能拟,在无双军必然能取得一番作为的。”

    望着左宗棠百思不得其解的眼神,秦良玉呵呵一笑道:“左将军,此事连昭姐姐我都没告诉她,左将军可要为我保密。”

    左宗棠连连点头,“请秦将军放心!”

    “秦珏一家原本在益州之南,原本只是想平平淡淡地生活,可是后来有天,村里来了一群蛮兵,将我父母尽皆杀害,而我正好不在家,回来之后,想要报仇,可是单枪匹马自然无法为父母报仇雪恨。所以我千里迢迢从益州赶到下邳,想借助主公的兵力,有朝一日方能报仇雪恨。”

    听到这里,左宗棠想了想,呵呵一笑道:“因为主公的目标暂时还是在原,所以如果在无双军,秦将军只能和曹操、袁绍等人厮杀,想杀到益州,不知何年何月。而如果来到交州,一旦平定士夑、狄辛等辈,便可瞬时挥军西进,直接攻打益州等地蛮兵,反而更加方便报仇雪恨,不知左某说的对不对?”

    “左将军心思缜密,末将佩服!”

    左宗棠摆了摆手道:“这千万将士,都是主公为了天下百姓和黎民社稷所拥有,若是因为一人私仇而动国家公器,左某绝不赞同。秦将军的此番私心,确实欠妥。不过,主公志存天下,到时候若是交州平定,左某必然会向主公表,挥军直取西川。”

    左宗棠刚来到合浦城外,便打了自己麾下两员大将和自己的消息,没多久便传到了新礼兄妹二人的耳,新礼倒是没有把左宗棠的用意放在心,而是觉得左宗棠此举实在太过愚蠢,这样无异于向敌人示弱的行为,他无论如何都想不通。

    正在这时,有传令兵急忙跑进来大声喊道:“启禀将军,城外有人搦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