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74、袁天罡看面相 岳武穆唱军歌
    听岳飞和语气,看来还是不愿意和李靖一起举办婚礼,不过这也不能勉强,毕竟当初两个人一见面就闹得很不愉快,现在可能还是放不下脸面,到时候若是弄的两对都不开心,那这婚礼就要玩砸了。

    按照惯例,这种大规模的婚礼早都已经举办的有声有色了,吴立仁也没有太过关注,让众人跟着一起热闹一下,也算是凝聚人心的方法。

    袁天罡将岳飞和李秀宁大婚的日子选在了李靖和吕四娘的前两天,不过在岳飞的婚礼之上,袁天罡看了看岳飞的面相,眉头皱了皱,立刻去见吴立仁。

    “主公,适才我去见那岳将军,现他面如虎,当以武显于世;赤胍干睦,方语而浮赤入大宅,公为将必多杀,这也是人之常情;而伏犀贯脑,玉枕倾斜,辅角有断痕,怕是岳将军最近会有一段波折。”

    听到这里,吴立仁不由得皱了皱眉,袁天罡这个神棍的话,吴立仁不得不信啊!可是就是信了,这种事情也没法预防。毕竟是领军打仗,吴立仁觉得,遇到危险是很正常的事情。就比如之前背水一战,面对着吕布,那种情况也算是十分危急了,只是吴立仁还不知道岳飞的这个波折到底应在哪里。

    等到第二天,岳飞一大早便和李秀宁前来辞行,吴立仁便将袁天罡和他说的话,详细和岳飞复述了一遍,“岳将军,袁先生看相本领十分惊人,所以你这次回去一定要万事多加小心,一切当以安全为上,切不可逞强斗勇。”

    听到吴立仁的话,岳飞的神色微微一变,不过随即呵呵一笑道:“多谢主公关心,这相师之言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即便有什么祸事,飞作为一员武将,也是在所难免的。该来的是永远躲不掉的,若是主公没有别的吩咐,那末将这就告辞了!”

    吴立仁也清楚,虽然袁天罡能看破人的某些命运轨迹,但是却是不能避免的,命运早已注定的东西,也只是起到一个预警的作用,毕竟又不是真的能看透未来。

    岳飞带着李秀宁离开了,两人再次骑马离开,刚到城外,正看到几匹快马正向着下邳城赶了过来,其中一人年龄已经快过花甲,而身旁则跟着几员大将,岳飞虽然不认识几人,但是却还是立即翻身下马,拱手行礼道:“岳飞见过诸位将军!”

    听到岳飞这样说,几人也纷纷下马,那年长之人呵呵一笑,也跟着回礼说道:“原来你便是那背水一战大败张辽吕布的岳飞岳鹏举啊!今日一见,果然是人中龙凤,看来这天下都是你们这些年轻后辈的了!”

    这时有一员将领走近,拱手对着岳飞说道,“某乃宇文锦,这位便是督军中郎将宗泽宗将军!”

    听到这里,岳飞神色一喜,没想到在这里竟然遇到了宗泽,急忙再次行了一礼道:“原来竟是宗老将军,末将施礼了!”

    宗泽捋了捋胡须,呵呵一笑道:“眼看年关将至,岳将军为何这个时候离开下邳?我是受主公传信,一来回城一聚,二来参加李靖和吕四娘的婚礼。莫非岳将军有要事在身,不能留下喝一杯喜酒?对了,身边这位是?”

    这时李秀宁拱手也行了一礼答道:“妾身李媛,昨日新嫁给夫君。”

    说完眼中流波一转,望着岳飞,众人自然都明白了。

    “原来是岳夫人,真是失敬了!可惜晚回来一天,不然还能喝道岳将军的一杯喜酒。刚刚新婚便要离开,看来两位确实是有要事在身,那宗泽就不便多做打扰了,请了!”

    岳飞望着宗泽矍铄的面容,心中一阵动容,宗泽的本事,他自然是知道的,而身后的大将也都是数一数二的,吴立仁如今的势力,岂是许都那些兵马和人才所能抵挡的,即便岳飞倾尽全力,只要吴立仁有心争斗,恐怕他也是有心无力。

    过了一会,宗泽等人进了城,岳飞也算真正离开了下邳,李秀宁看着岳飞愁眉不展的模样,再次在岳飞身后细声说道:“夫君以为,那袁酉的话到底有几分可信?”

    “曾听闻袁酉断过狂士祢衡之死,不久后,祢衡便真的被张士诚所杀。主公如此英明之人,都对着袁酉如此推崇,怕是他的本事真的不假。”

    岳飞虽然当时和吴立仁说过该来的躲不掉,但是他却对袁天罡之言有**分相信。

    “那袁酉所言,夫君生命中遇到一个大波折,恐怕便是将军想要投汉之事了,只不过袁酉没有明言,否则主公一定会想法设法留住夫君的。”

    李秀宁还在小心翼翼说道,岳飞其实在听到袁天罡的相面之语之后便也想到了这,但是他如今心意已决,谁也不可能挡住他的去意。

    岳飞不言,再次策马大喊一声“驾”,向着博望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