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71、岳飞私投汉天子 朱温索要投名状
    这时一旁的吕布看的有点莫名其妙,他开始并没有打开信来看,看到岳飞写给杨彪的信,他就满怀希望前来请功,可是如今朱温看到后,果然对杨彪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这信的内容到底是什么?

    “义父,这信难道不是杨彪勾结岳飞的证据吗?”

    朱温哈哈一笑道:“奉先我儿,恰恰相反,你让太尉亲自和我们说一下吧!”

    这时杨彪瞪了吕布一眼,继而说道:“我曾听人说吴铭手下的岳飞一心想要复兴汉室,维护天子正统,即便他是吴铭手下,也一直尽心劝说吴铭扶保汉室。直到前段时间,郭侃大军纵兵攻打杨林将军候,岳飞的不满之心越来越重,甚至以请病为由,拒不接受陈煦的调遣。我便派人暗中试图联系岳飞,想要将他争取过来为我所用,没想到岳飞还真是我大汉之忠臣,立刻答应归汉。”

    “岳飞要叛变?杨彪你一定是在瞎说吧!”

    吕布失声说道,他从没有想过吴立仁的手下竟然还会投敌叛变,还是投靠现在风雨飘摇的汉家朝廷。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如今的情况,岳飞放着强势的吴立仁不要,反而来投刘协,这岳飞到底算不算俊杰?吕布心中开始打起鼓来。

    “温候此言差矣!四海之内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如今的天下至少名义上还是大汉的天下,岳将军忠肝义胆,来侍奉天子,那是在合情合理的,岂有背叛之说?我本来让他能说动他麾下的部分将士一起前来,不过岳飞的意思,他麾下的将士大都不是自己带出来的,同时也都是徐扬等地的将士,对吴立仁忠心耿耿,所以他无法带大军来投。”

    杨彪说完,朱温忽然冷笑一声道:“杨太尉,此种大事,你为何隐瞒不报?莫非有什么企图吗?你是不是想偷偷将岳飞接过来,然后让他领兵清君侧啊?”

    朱温说到这里,眼睛忽然看向了杨彪,杨彪吓得一个哆嗦,连忙摇头道:“陈王此言差矣!因为杨某还有些名声,我杨氏上下对大汉天子忠心不二,所以岳飞才愿意和我单独联系。毕竟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这也是岳飞的意思,所以才没有和陈王及时汇报,还望陈王勿怪!”

    纵然杨彪这样解释,但是朱温已经开始对杨彪真正起了杀心,但是此时还不是时候,他还要让杨彪将岳飞给说服来投之后再做计较。

    “那现在岳飞如何打算,什么时候来投?不过,杨太尉是否还要提防一下他岳飞是不是真心来投?又或者是诈降?所以,若是他真心来投,让他带着投名状前来,至少能为天子取一颗敌将的首级才行。”

    听到朱温这样说,杨彪心中十分不满,却也不敢表露出来,只好在心中腹诽道:果然还是山贼的脾性!要什么投名状,岳飞如此忠义之辈,让他来投天子已经实属难得了,还要他杀自己曾经的同袍,他岂能会同意?

    “若是他不同意呢?”杨彪反问道,“难道陈王就要放弃这个机会?放弃岳飞这员大将不成?”

    朱温摇了摇头,“吴铭此人一向诡计多端,我不能不防;否则若是岳飞真的是诈降,那到时候许都岂不是旦日就能攻破?还有杨太尉,此事都是你牵头的,若是岳飞真的不愿意交投名状,不来投天子,那你和岳飞勾结的罪名,便依旧还在,到时候休怪老夫心狠手辣!”

    此言一出,顿时让杨彪面如死灰,他没想到,都到了这个份上,朱温竟然还是想拿自己开刀,他在官场那么多年,如今却沦落到这种即将身死族灭的下场,不由得苦笑一声。

    “看来陈王杀我之心已生,只怕到时候即便我能劝岳飞来投,陈王还会找其他借口兴师问罪吧?”

    朱温哈哈一笑,“太尉之声名,天下谁人不敬畏几分?但是若是太尉能够让岳飞来投,我倒是可以保全太尉一家不受牵连。”

    得到朱温这样的保证,杨彪已经很满意了,他现在便要想法设法,让岳飞交纳所谓的投名状,才能来投天子。

    南阳郡,博望。

    如今岳飞率部在博望驻扎,等着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只不过这个时候,岳飞正在和自己的亲信张宪以及李秀宁在一起聊着,而岳飞此时的眉头紧紧皱着,不时发出叹息之声。

    “这杨彪有些欺人太甚了!兄长你有心相投,那杨彪竟然还提出诸多条件,实在让人有些恼火,怪不得汉室江山如此倾頽不振,有诸多无才无德之辈,汉室焉能保住?”

    说话的正是张宪,杨彪在信中详细说了需要投名状的事情,这让岳飞十分为难。

    “防人之心不可无,杨太尉这样要求,便是想证明我岳飞是真心和主公决裂,这也是人之常情,并无什么不妥。这也是为了汉室江山负责,我也能理解。”

    这是李秀宁也接着说道:“鹏举,前几日,主公刚刚送了那匹雷首良驹,主公待将军之心,想必将军也心中明了。唉,何必为了这样一个朝廷,而背弃主公,背负一个骂名?”

    岳飞此时脸色更加难看,他做这样的决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虽然他想极力劝说吴立仁想要做一个兴汉之臣,但是吴立仁总是闪烁其词,没有正面回答。他这个时候若是还不明白吴立仁的心思,那就是自欺欺人了。所以他深思熟虑之后,正好碰到杨彪送来密信,这个时候他就下定决心,想要投奔天子,做一个真正的汉臣。

    “秀宁,我意已决!即使背负千古骂名,但是我问心无愧!”岳飞一字一句说道。

    “可是兄长你难道真的要给杨彪交纳什么投名状吗?陈将军对兄长你有知遇之恩啊,其他将军无一不是和我张宪出生入死的兄弟,若是兄长你对他们动手,虽然我不会阻止,但是张宪以后便无法再面对兄长了,还请兄长恕罪!”

    张宪的话掷地有声,不容置疑,岳飞又何尝能对他们下手,“兄弟,你认识我那么久,难道认为我是一个忘恩负义之人吗?我自然不会对他们动手!”

    “可是杨彪的投名状该怎么办?若是没有,到时候兄长你即便到了许都,也一定会被当成奸细给拿住,别说给汉家天子效力,到时候恐怕连天子长什么样都见不到吧!”张宪一听,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开始为岳飞的命运担忧起来。

    岳飞望着张宪和李秀宁,想了片刻,继而缓缓吐了一口气,慢慢说道:“两位不必担心,我自有主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