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69、龙阳君泣鱼劝谏 兀突骨受命索战
    此言一出,顿时让达奚长儒脸色一变,立时站了起来,手中长剑一下抽出,大喝一声道:“陶阳你放肆!来到我大军之中,竟敢还敢出言无状,戏弄我兄弟,莫非以为我不敢杀你不成?”

    秦舞阳虽然还是一脸懵逼,但是达奚长儒却早已看出来,龙阳君是讽刺云南都是些屈膝投降之辈,而且还是故意设计让秦舞阳跳进这个圈套。

    龙阳君丝毫不以为意,端起自己的酒杯,再次一饮而尽,“我既然只身来到大营之中,便什么都不会害怕。俗话说两国交战不斩来使。即便你有心杀我,可是王大帅却是恭谨有礼之人,未必会容许汝等肆意妄为。”

    说完,龙阳君看向王猛,呵呵一笑道:“不知陶某之言对不对?”

    王猛挥了挥手道:“达奚将军,你且退下!陶从事口齿伶俐,你不是他的对手。”

    龙阳君笑着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让王元帅见笑了!”

    正在这时,又有人端着一盘烤鱼走了进来,送到了龙阳君面前之后,王猛指着那只烤的焦黄的鱼说道:“陶从事来尝尝,这是我亲手钓的鲦鱼,烤出来那是香气四溢,光闻这味道,就让人有些陶醉了。”

    说完王猛闭着眼睛,好像在感受那烤鱼的香美,其余几人也都开始大口吃了起来,口中也不住夸着。

    王猛正要拿起筷子开吃,却看到龙阳君忽然掩袖拂面,不时传来悲戚地哭声,王猛不解,连忙问道:“不知陶从事为何忽生悲戚?”

    这时正在吃鱼的秦舞阳连忙再次说道:“我看啊!他一定是没有吃过味道如此鲜美的烤鱼,生怕以后吃不到了,所以才忽然哭泣起来,嘿嘿,陶从事,我看你这模样生的比部落里的很多没人都要漂亮,要不你干脆改投我主吧!”

    秦舞阳说完这句话,顿时被达奚长儒一瞪眼,口中说道:“舞阳休得胡言乱语!”

    龙阳君这时才叹了口气,拱手对着王猛说道:“王元帅饱学之士,一定听过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庄子曰:儵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

    王猛点了点头,“此乃庄子-秋水篇中之言,庄子和惠子纵论,子非鱼,安知鱼之乐,难道就因为我们吃的是鲦鱼,所以陶从事才会有此一悲?恕猛愚钝,这到底悲从何来?”

    “想当年庄子和惠子两圣贤纵论鱼之乐,当时濠梁之上看和中之鱼,何其乐哉!而今却俱成为桌案上人之美食,何也?仅仅是因为,鲦鱼受不了钓饵的诱惑,这何尝不是的悲哀呢!”

    王猛听他话里有话,呵呵一笑道:“陶从事继续说下去!”

    “这世间万物,人物财死鸟为食亡,王元帅如今为了区区一点领地,便倾举国之兵大举征伐西川之地,难道不也是一样吗?”

    “滴!检测到龙阳君技能惑言触——智力+,王猛智力和政治-,当前龙阳君智力提升至,王猛智力和政治降低至.”

    王猛听到龙阳君此番一来,呵呵一笑道:“我主英明神武,麾下兵精将猛,出战之后,大小术施展可谓战无不胜,岂能和那食饵之鱼相提并论,陶从事此言怕是有些危言耸听了吧?”

    龙阳君哈哈一笑道:“我西蜀之地,沃野千里,带甲之兵数十万,战将上百员,只不过我主目前还没有正式汝等蛮邦之地,还想着能够化干戈为玉帛,所以才没有尽全力相争。如今王元帅和陈将军在南安对峙数月,丝毫不能破城,难道还不能说明什么吗?云南本事贫瘠荒凉之地,如今虽然取得小胜,但是还能提供给元帅大军多久的辎重粮草?若是再相持下去,我益州天府之国,粮仓早已以盈满为患,自然不会害怕粮草补给,但是王元帅的数万大军恐怕支持不了多久。到时候不要我主费一兵一卒,恐怕云南各族之间必然生乱,祸生在肘腋之中,这难道不是和那为吃鱼饵而成为餐桌之上的烤鱼一般的命运吗?所以陶阳所悲者,乃是这大军中的数万生灵啊!”

    这时一旁的秦舞阳听到龙阳君这番“胡言乱语”,又想到刚刚被他戏耍的时候,怒气瞬间一起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猛然拔出自己的长剑,大喝一声道:“我让你在这里胡说,你才是鱼,你全家都是烤鱼!”

    秦舞阳一剑刺了过去,瞬时让王猛大惊失色,因为龙阳君看起来温文尔雅细皮嫩肉的模样,他觉得肯定挡不住秦舞阳这莽撞的一剑。若是龙阳君死在自己的军中,那他就要背负斩杀使者的罪名,这可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舞阳将军快快停手!”

    王猛一下子站了起来,然而这时只见那一剑刺在了龙阳君的胸前,却半点都刺不进去,众人定睛一看,原来竟然是龙阳君的双指夹住了秦舞阳的剑尖,就这样轻松地夹住,秦舞阳无论怎么用力,都无法突破,秦舞阳急的满头大汗,却也无可奈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