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62、假朱温呵退吕布 仿湛卢剑指强敌
    李靖十分吃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吴立仁竟然提前派人到许都来接应自己;若是吴立仁真的有未卜先知的能力,那这天下一定是他的了。只不过未卜先知不太现实,可是传言吴立仁可以梦里觅得良臣,却是让人不得不信。

    “李先生,主公到底怎么知道先生的,我等确实不知。若是先生真的想知道,就随我等一起赶往下邳亲自问我主便可。”

    李靖呵呵一笑道:“我本就有此意!此次从许都逃出,便已经打算可四娘一起前往下邳投靠吴公,没想到在这,竟然被吴公之人所救,也是天意!也罢,此地不宜久留,我等还是早日离开才行。否则一旦朱温发现,大军来追,再无逃生之理了!”

    一行五人,李靖、吕四娘和白玉堂、展昭、时迁,一人一骑,准备往前而去,可是身后又有数近百人步卒追了过来,其中还有数十名弓弩手,几人只好停下,快马冲过去,将那些弓弩手杀死,再闯了出去,剩余几十个步卒看到几人如此勇猛,哪里还敢再追,只好怏怏而回。

    而在半个时辰前,温候府吕布听闻李靖和吕四娘竟然是欲投吴铭而去,气得暴跳如雷,立刻点齐了数百骑兵,追了出去。正遇到败退而回的那些步卒,吕布拦住后,大喝一声问道:“快说,李靖和吕四娘去哪里了?”

    那败卒连忙战战兢兢地回答道:“回温候的话,李…李…靖等人,向东南方向而去。”

    “东南方向?一定是想去投吴铭个小贼!看我砍了这几个贼子!”

    吕布骑着赤兔马,一马当先,追赶了过去,没用多久,就看到李靖五人正在策马狂奔,吕布追在身后,哈哈一笑道:“李靖,吕布来也,你还不赶紧束手就擒!”

    听闻是吕布,一行人尽皆心中一惊,吕布的威力,可是人尽皆知,几人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所以他们不知如何面对是这个强敌。

    这个时候吕四娘勒住坐骑,回头迎向吕布,高声说道:“几日不见,温侯一切是否安好?”

    吕布和吕四娘,两人的关系有些微妙,当初吕四娘报信给吕布,拆穿了曹操夜宿温候府的事情被吕布知道之后,吕布心中有些感激吕四娘。现如今,吕布是朱温义子,吕四娘是朱温义女,本又是同姓之人,所以两人平时关系倒还不错。但是如今吕四娘要逃走,还是投奔吴立仁,这让吕布无法原谅。

    “四娘,念在你我往日的情分上,我不难为你,你只要下马,自缚双手,我还会和义父求情,至于其他几人,只有死路一条!”

    吕布冷笑一声,手中方天画戟动了一动,正在这时一声大吼,仿佛晴天霹雳,吓得吕布脸色一变。

    “吕布!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挡本王的去路!”

    不是因为这声音有多大的威严,而是因为这声音正是朱温的,他本来就是听到了章邯的传信,让他去追吕四娘李靖。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朱温竟然还在这里。况且本来他就知道,吕四娘和李靖,都颇受朱温的信任,为何忽然变成了反贼,他就已经有了疑心。现在朱温的声音让他顿时吓了一跳,立刻滚鞍下马,拱手拜道:“孩儿不知义父在此,只是,只是那章邯说李靖和吕四娘背叛义父,所以孩儿才会星夜来追,还望义父恕罪!”

    那声音再次响起,“好了,本王要去办一件私密之事,温侯赶紧回去,勒令众将士不需要再行追赶,等到事情完毕后,本王自然会回去的。记住,此事不得和任何人声张!”

    吕布连连点头,现在他总算明白了:一定是义父要办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不能让人知道,所以才故意让李靖和吕四娘装作反叛的模样。

    他翻身上马,调头而去,没多久,又看到一匹快马而来,高声喊道:“温侯听令!”

    吕布因为知道了朱温离开许都,他不知道这又是何人的命令,所以也没有下马,有些不高兴地问道:“这是何人之令?”

    “吕布你好大的胆子!听到陈王之令,还不下马,意欲何为?莫不是又想造反不成?”

    听到这里,吕布皱了皱眉,可是朱温又让他不能声张,所以他也不好直接说朱温已经走了,而是反问道:“汝可是亲眼看到陈王了?还是他人假借陈王的名义发的命令?”

    那传令官大喝道:“我刚刚从陈王府而来,自然是亲眼看到陈王。陈王有令,吕布速速捉拿叛贼李靖和吕四娘回来,若有反抗格杀勿论!”

    听到这里,吕布有些懵了,他百思不得其解,自言自语道:“你刚刚见到义父了,可是我刚刚听到义父的声音到底是怎么回事?”

    “温侯到底在想什么?赶快出发,放跑了反贼,你我都吃罪不起啊!”

    这时吕布忽然长叹一声:“唉,被骗了!刚刚听到的义父声音一定是假的,义父现在从不会喊我温侯的,只会喊奉先!来不及多说了,众将士跟我去追!”

    “诸位,本王的声音是不是很像啊?”

    这个“朱温”的声音再次响起,瞬时引起一阵哈哈大笑,此任正是时迁,在烟暗之中,展昭和白玉堂在前,时迁和李靖在后,所以时迁模仿着朱温的声音,竟然让吕布一时间没有分辨出来。所以掌握一门技术,是很重要的事情,恰巧时迁的这门口技今日就派上了大用场。

    “时迁兄弟,且不要嬉闹了,我等还没有出了朱温的治所,还是赶紧离开才好,否则等吕布发现了,就大事不妙了。”

    白玉堂说了时迁一句,毕竟他是时迁的上级。然而好像是为了证明白玉堂的猜测,身后再次传来马蹄声,时迁一下翻身下马,耳朵贴在地面上,继而脸色一变,连声说道:“不好!又是吕布的赤兔马!”

    吕布的赤兔马比几人的坐骑都要快,现在眼看天都已经亮了,离许都城也已经有一两百里,吕布竟然还是追了上来。

    “我和吕布有点交情,不如我留下,拖延他一下,你们先走!”

    在场众人谁都不是吕布的对手,所以吕四娘便再次想要牺牲自己。

    “四娘,你怎么忘了,我要和你同生共死!诸位,多谢你们的好意,你们先走吧!替我谢谢吴公的好意!”

    然而此时展昭和白玉堂已经被李靖和吕四娘的情意所打动,而且他们的任务便是将李靖平安救回,又怎么会舍弃李靖而独自离开呢?

    这时只见展昭一把抽出腰间的湛卢剑,向着吕布的方向一指,凛然说道:“李先生,吕四娘,休要多言,不就是区区吕布吗?我们几个合力,未必不是他的对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