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61、李靖仿令出城 展白携手救人
    正在这时,吕四娘手中的长剑已经悄悄拔了出来,然后身后的李靖一把按住了她的手,紧接着,他从腰间摸出了一个铜牌,小心地递到了守城将官的面前,“这是陈王的令牌,你应该认得吧?”

    那将官接了过来,细细看了看,稍微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道:“确实是陈王令牌!小的这就放行!”

    说完,那将官一声令下,就有人将那城门打开,城门刚开了一些,就听到不远处马蹄声响起,有一快马赶了过来,大声喊道:“奉陈王之命,捉拿反贼吕四娘和李靖!休要放走了反贼!”

    那守城将官一听,脸色突变,连忙高声喊道:“等一下,先关上城门!”

    然而这个时候吕四娘双腿一动,胯下马匹扬蹄而起,那守门的将士想去挺矛去刺,早被吕四娘眼疾手快,左右两剑砍翻在地,趁着这个间隙,吕四娘和李靖一下子便冲了出去。

    坐骑在狂跑着,吕四娘忍不住问道:“李先生哪里得来的义父,不,朱温的令牌?”

    李靖呵呵一笑道:“此事极易!当初朱温曾经让我拿他的令牌办事,我便偷偷找太尉家的工匠偷偷仿制了一个,这烟夜之中,那守城将官自然无法分辨的仔细,就可以蒙混过关了。”

    “原来李先生早就已经预料会有这一天,实在让四娘佩服!”

    刚说完,就发现身后传来了阵阵的马蹄声,李靖苦笑一声道:“只可惜,今日未必能逃出去!”

    两人边说边走,不敢有任何迟疑。而此时眼看李靖逃走,身后的章邯将士纷纷追了出去,在这寒冬的半夜之中,捉拿反贼的呐喊声不绝于耳,百十骑兵在前,紧紧跟着吕四娘和李靖,其余兵马也紧随其后。

    李靖和吕四娘两人共乘一马,自然马匹的压力要比追兵的大,眼看就要被敌人追上,吕四娘心急如焚可是无计可施。她咬咬牙狠心说道:“药师,你骑马先走,我挡住追兵,日后再行会合!”

    面对着那么多的骑兵,还有后面不知道多少的其他追兵,李靖岂能不知,吕四娘出此下策,完全是用自己的生命换取自己的生命。他又怎么忍心让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子为自己牺牲呢?

    “四娘,今天事已至此,李靖绝不会独自偷生,要死便死在一处吧!”

    看着李靖如此痴情的模样,吕四娘忽然觉得自己的大仇就让他随风而去吧,如今能和李靖死在一块,她的心里倒是没有太多遗憾。

    这时,这一队骑兵已经追了上来,其中为首一人大声喝道:“我看你们还跑啊!不知死活的反贼,给我拿下!”

    说完,这一队骑兵便一拥而上,将吕四娘和李靖包围了起来。

    “这匹马给你!且看我再抢一匹回来!”

    只见吕四娘纵身一跃,手中长剑在这清冷的夜里,犹如一支冰凌刺向了最近的一个骑兵,那骑兵闪避不及,当时被刺死,吕四娘一较将他踢飞,自己稳稳落在那匹坐骑之上。

    然而这个时候,一众骑兵纷纷攻了过来,吕四娘暂时还能应付一二,可是李靖,虽然也习过武艺,但是却也是会点皮毛,在几个人的围攻之下,他已经支撑不住。若不是吕四娘拼命护住,恐怕李靖此时已经遇到不测了。

    “将他们两个给我生擒活捉了,说不定回去陈王还有重赏!”

    那为首将官眼看两人已经不济事,便哈哈一笑,改了命令,可是他刚刚说完,忽然感觉脖子一凉,继而一阵疼痛传遍大脑,瞬间就眼前一烟,跌落马下。

    “滴!检测到白玉堂技能盗圣触发,武力+3,智力+3,尖刺雁翎刀武力+1,当前白玉堂武力提升至93,智力提升至83.”

    “滴!检测到展昭技能御猫触发,武力+3,湛卢剑(仿)武力+1,当前展昭武力提升至97.”

    那为首之人闷哼一声跌落马下,那些手下浑然不觉,紧接着白玉堂和展昭二人便携手杀进了包围之中。

    要说为何白玉堂和展昭忽然出现在这里,原来他们二人奉命前往许都以来,便一直和时迁一起打听这李靖的下落,直到不久前,才打听到李靖原来是朱温麾下任了主簿。这可让几人为难了起来,他就是再厉害,也不可能直接从朱温府中绑走李靖。按照白玉堂一直以来的想法,吴立仁想要的人无一不是都有心想跟着吴立仁的,要么是白身,要么是拒绝当地诸侯的招揽。可是这李靖却偏偏受了朱温的招揽,这让他一时不知该如何下手才好。

    无奈之下,他只好派人日夜定在李靖府门之外,看看这李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直到今天晚上,当时迁看到章邯派大队兵马将李靖府门团团围住之后,时迁便立刻去通知了白玉堂和展昭。瞬时三人知道情况有变,立刻一起赶往李靖府门外,等待事情的进一步发展。

    当看到吕四娘和李靖打伤了章邯逃走之后,几人便知道该他们出手了,于是一起紧紧跟着追兵追了出去,这才有了刚刚那一幕,白玉堂偷袭之下,一刀斩了那个骑兵都尉。

    白玉堂和展昭一起携手之下,那些将士哪里是他们的对手,不到半个时辰,就把这一百多骑杀的死伤殆尽。吕四娘看到忽然杀出来的救兵,自然心中大喜,他还以为是李靖安排的人,连忙说道:“李先生原来已经早谋划好了退路,还让四娘替你瞎担心了一回!”

    然而李靖却苦笑着上前,拱手说道:“多谢两位英雄仗义相救,李靖在此感激不尽,不知两位英雄尊姓大名,日后若有机会,必定重报!”

    这时展昭哈哈一笑道:“所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我辈江湖之人应当做的!”

    听到这里,白玉堂连忙上前补充道:“敢问兄台是否就是李靖李药师?”

    李靖点了点头,白玉堂继续说道:“实不相瞒,我是徐州吴公麾下保全使白阙,这位是虎卫右使展昭,我等特奉主公之命,前来迎接李先生!”

    “吴公?他为何会知道我李靖之名?又是如何知道我李靖会在许都遇险?莫非吴公能够梦中识遍天下贤才的传言是真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