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55、朱温诛杀异己 李靖献计退敌
    此言一出,举座四惊,如果说封国公已经是很少有人能封,那这封王,可谓是汉家天下的一个禁忌。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除了高祖开国之初封了几个异姓王之外,刘邦便和众人约定过:“非刘氏而王者,天下共击之!”

    所以要是给朱温封王,这无疑说明朱温是要冒着天下之大不韪,几乎相当于谋反。众人抬头望去,原来正是朱温的心腹部将章邯。章邯此言一出,朱温脸波澜不惊,只是摇了摇头道:“我朱温何德何能,焉能封王?张将军快快退下,否则定然治你的罪!”

    章邯没有再说,只是这个时候,吕布起身,拱手说道:“陈公有所不知,这封王之议,乃是三军将士联名书,非张将军一人之见,司空请看,这是联名劝陈公封王之表。”

    众人谁不知道,现如今这吕布、章邯和朱温一唱一和,可是他们纵然心里再不甘心,面对着独揽军权的朱温,他们根本没有一点办法。

    只不过,这个时候有一个不同的声音响了起来,“汉家天下自古以来有训:非刘氏而王者,天下共击之!陈公莫非觉得以一己之力可以抗拒四方诸侯不成?还是说陈公是一心想要谋反篡位?”

    朱温脸色微微一变,循声望去,原来是校尉张既,张既本是曹操麾下之人,后来朱温夺了许都之后,他便留在了许都。朱温被他的话,气得脸色大变,继而十分不悦地说道:“这非朱温之意,而是三军将士所望!”

    “哈哈哈,笑话!如此大逆不道之言,得一人杀一人,得两人斩一双,陈公这样任由他们叛逆而不制止,朱温之心,谁人不知!”

    这一声大吼,算是彻底撕破了脸皮,这不过此时的舞蹈还在进行,那些舞女完全不受他们争论的影响。这个时候,朱温向其一个身着紫色舞裙的舞女使了一个颜色,继而那紫衣女连续几个跳动,不经意间便飘到了张既面前。张既不动声色,但是却和那舞女保持着距离。

    “滴!检测到吕四娘和技能刺帝触发,武力+4,当前吕四娘武力提升至93.”

    这紫衣女正是吕四娘,她忽然脚尖一点地,不知手何时多了一柄匕首,在她宽大舞裙的遮掩下,迅速递向了张既。张既看到后,脸色一变,顿时想起身闪开,却发现吕四娘的速度极快,避无可避。张既只觉得脖子一听,继而跌倒在地,众人再看去的时候,张既已经没了呼吸。

    杀人了!有人惊呼,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离席,因为门口此时已经被朱温大军堵,他们用惊慌不定的眼神望着朱温,朱温缓缓走向了张既的尸身,长叹一声道:“哎,张校尉啊!你本是一个极好的人才,奈何却死在小人之手,不知诸公有何感想,可说出来和我分享一番!”

    众人哪个都不敢多说话,毕竟这个时候,一不小心会丧命,张既的下场便摆在那里。眼看没人说话,朱温看向杨彪道:“杨太尉以为如何?”

    杨彪虽然很愤怒,可是却也不敢说什么狠话,恼怒之下,脸色涨得通红,却依然是一言不发。

    这个时候杨彪身边的那个衣着朴素的年轻人起来说道:“如今武百官一言不发,想必都认为陈公应当晋封陈王,恭喜陈王!”

    此言一出,章邯和吕布也一起拱手败道:“恭喜陈王!”

    眼看连弘农杨氏都已经屈服了,其他武也不该多说什么,跟着章邯等一起向朱温恭贺,朱温哈哈一笑,十分满意地望着那个人,“不知杨太尉身边的这位年轻俊杰是何人?何不与我介绍一番?”

    杨彪此时脸色难看地盯着那个说话之人,但是此时木已成舟,他知道凭借自己的一己之力,肯定没有办法阻止朱温,他只好长叹一声道:“这位是我的一个外甥,姓李名靖字药师,最近刚来投奔于我,今日陈公设宴,他想来长长见识,让陈公见笑了。”

    朱温听完,哈哈一笑,摇了摇头道:“太尉,我看这李靖的见识可你好多了。这样,今日某便拜他位我陈王府的主簿,不知太尉大人可有意见?”

    杨彪没也想到这朱温竟然直接将李靖收为己用,他本来已经很看不惯朱温的所作所为,现在又让自己的外甥去投奔与他,在心里他是有千八百个不愿意,可是慑于朱温如今的权势,他也没办法反对,一时间进退两难。

    正在这时,只见李靖立刻前几步拱手说道:“属下李靖拜见陈王!”

    眼看李靖如此识趣,朱温心情十分好,完全不记得刚刚在宴席杀了张既,立刻名人重新酒,歌舞再起,众人又一起喝了起来。

    宴席完毕后,李靖暂时跟着杨彪回太尉府,路,杨彪一直板着脸,而一旁的杨修也开始嘟囔起来,“药师兄弟,今日你率先同意了朱温的悖逆之举,这置我弘农杨氏于何地啊?这样天下人都会骂我杨家助纣为虐,我杨家的声誉要毁于一旦了!”

    李靖没有回答,只是呵呵一笑,这一笑反而让杨修有些疑惑,他忍不住问道:“药师为何发笑,莫非我刚刚所言有不实之处?虽然我和李兄相见不过十日,但是我也知道李兄的本事和见识,应当不会这样损害我杨家的声誉才是啊?到底这里面有什么玄机?还望李兄明示!”

    李靖看向杨彪,杨彪的眼也是同样的想知道原因,李靖摇了摇头道:“舅舅以为那朱温是何等人物?”

    杨彪叹了口气道:“起初我以为他不过是个机缘巧合得势的一个匹夫!可是现在看来,他真的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大恶人,背信弃义的真小人!真的如同当日之董卓恶贼一般!”

    李靖点了点头,“既然舅舅知道这朱温的为人,那李靖刚刚之举不但不是害了杨家,反而是救了杨家!舅舅试想一下,这朱温刚刚入主许都才多久,便已经封公封王,朱温之心,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所以今晚朱温召武大臣来此,便是看看有多少人支持他,有多少人反对他。而舅舅身为三公,是满朝武百官的标杆,又是弘农杨氏的当家人,若是这个时候不表示支持,那必然会被朱温视作敌人。舅舅试想一下,朱温会怎么样对付他的敌人?”

    听到这里,杨秀不由得大呼道:“朱温残忍,世人皆知,若是他真的将我杨家当做敌人,那我杨家必然会受到巨大的灾难,甚至是灭门之灾!李兄所言极是啊,父亲!”

    这个时候杨彪也终于明白为何李靖会替杨家表态,他这样做其实是为了救杨氏。杨彪明白了这其的关键之后,脸总算是露出了点欣慰的神色,不过他又忍不住问道:“既然药师你知道这朱温凶残,为何还要受他的征召?到时候在朱温手下,恐怕不会那么自由了!”

    李靖点了点头,“刚刚的形势,实在是箭在弦不得不发,否则若是让朱温记恨了我,那恐怕我极有可能死在那个女刺客手。”

    这个时候,张既的死浮现了杨彪父子的眼前,而那舞女吕四娘杀了张既之后,朱温不但没有去派人去抓捕凶手,而且不久又让她们继续歌曲起来,这说明,这刺客是朱温早准备好的。只要是发现任何反对的声音,都绝对不能活着走出去。所以李靖立刻同意了。若是稍有迟疑,恐怕极有可能招来杀身之祸。

    杨修已经想明白其的问题了,所以他有些担心地问道:“那李兄以后有什么怎么打算?一直待在朱温那里早晚会受到牵连的。”

    李靖不以为意地又笑了一声,“想要脱身并不困难,只是我还有点事情没有办完,所以暂时会在朱温手下待几天。”

    杨修虽然也很想知道李靖到底要做什么事情,但是既然李靖没说,他也不好意思继续问下去。

    第二日,李靖便到了陈府报道,这个时候,朱温正在发脾气,因为他收到了杨林兵败的消息。本来朱温以为吴立仁不会和朝廷大军真的打起来,可是如今的形势来看,这吴立仁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李靖知道情况之后,呵呵一笑,拱手说道:“陈公何须烦恼!我有一计,可让吴铭立刻罢兵!”

    听完李靖的话,朱温大位意外,连忙问道:“药师有何妙计,还不赶紧说出来!”

    李靖点了点头,拱手说道:“陈公可知这吴铭用兵的借口吗?属下可以是早已经听过,吴铭是忠义之辈,然而这世界并不存在真正的忠义。他之前一直忍着不出兵,而现在却是以主公晋封陈国公为由,才出兵攻打。所以这吴铭并不是真的想打,而是想要陈公也给他一个名分,如也封他一个国公,这样吴铭欢喜之下,必然不会再和陈公相争。”

    李靖的分析让朱温恍然大悟,只不过没多久,看到朱温皱着眉头说道:“我想加封他为国公,倒是没什么,只是到时候天子未必肯啊!毕竟这要是封国公还是要天子我首肯才可以啊!”

    “非也非也!将军如今大权独握,虽然天子没有说过什么,但是天子心里一定是不愿意陈公一家独大。而天子一直以来都将吴铭视为忠义之辈,若是陈公能够主动提出,加封吴铭为国公,那天子必然高兴,他是想用吴铭来震慑牵制陈公。故而天子必然会同意陈公之奏请。”

    李靖淡淡说完,却让朱温大喜过望,如获至宝地望着李靖,看了几眼之后,可是心却还有些疑惑,感叹道:“李先生真是大才!只是如今天下诸侯四起,如袁绍吴铭之辈,其实力都我强,为何李先生愿意来投于我呢?”

    朱温终于问出了他心的疑惑,如果李靖说朱温是明主之类的阿谀奉承之言,朱温决定决不能留下他,因为说这些假话的,必然是抱着特殊的目的。

    李靖此时的脸色变得有些怪,但是朱温一直看着他,他只好答道:“实不相瞒,昨日宴席之的那个紫色衣服跳舞之人是谁?属下只是见了他她一面,发现我是彻底地无可救药地迷恋他了,故而陈公相招,李靖便毫不犹豫滴同意了。某的私心是如此,让陈公见笑了……”

    听完李靖的陈述,朱温便不再太多怀疑,他知道李靖毕竟还年轻,而吕四娘的美貌,一般人都难以抵挡。所以李靖说是因为喜欢吕四娘所以才愿意留下来,朱温倒是信了他几分。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女子名唤吕四娘,是我最近收的义女,药师既然喜欢四娘,那我成人之美,把他赐给你了,只要药师先生能够倾心助我,早晚我会让你们喜结连理的!”

    李靖听完,大喜说道:“多谢陈公,属下必然会肝脑涂地,以报陈公知遇之恩!”

    “来人,快去将四娘挺过来!”

    朱温心恨开心,便让人立刻去将吕四娘请过来。没一会儿,吕四娘走进来,向朱温拱手施礼道:“参见义父!”

    朱温点了点头,指向一旁的李靖说道:“这位是李靖李先生,他因为爱慕四娘,所以今日才能投在我的门下。我有意将你许配给他,不知四娘是否愿意?”

    吕四娘这才抬头看了过去,正看到李靖面带笑意地看着自己,她转过头来,继续说道:“义父,孩儿大仇为报,还不想谈婚论嫁,还望义父体谅!”

    朱温摇了摇头,“虽然曹操如今已经很落魄了,但是想要将他杀了报仇,却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若是李药师能够帮我,必然会可以更快地为你报仇,这难道不是你想要看到的吗?”

    这时看到朱温有些不高兴,李靖连忙接过话来:“陈公勿急!李靖只是心欣赏爱慕四娘,并没有其他的非分之想,四娘无需担心!”

    朱温挥了挥手,让李靖先退下去,留下了吕四娘一个人。

    “四娘,虽然我说是将你许配给他,但是事实并非如此,我还有一个任务要嘱托你。你要帮我留意那李靖的一举一动。我怀疑他真的还有别的目的。”

    ://..///36/3651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