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45、朱温晋封陈公 杨林再攻汝南
    这时马腾望着出来请命的马超,他摇了摇头,“孟起,我因为一时不忍,已经害得休儿命丧,我可不想再看到你们任何一人有什么好歹。况且如今形势,若是再斗下去,对我西凉一点好处都没有,却反而会让其他人渔翁得利。”

    “父亲!难道就让二弟就这样枉死了吗?”马超十分不甘心,再次追问道。

    “孟起不必多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可是……”

    马腾挥了挥手,没有让马超再说下去,“我意已决,我已经打算,派人和袁绍讲和,我等退回雒阳,从长计议!”

    这时魏冉和高仙芝一起上前拱手拜道:“主公英明!此时确实不应再和袁绍斗下去,否则只能是两败俱伤!”

    这场官渡之战,以马腾撤军雒阳,袁绍大军驻守官渡为结束。袁绍大军以其绝对优势的兵力,向世人展示了这四世三公的袁家的实力,也让许都的朱温大受震惊。

    然而让朱温大为兴奋的是,袁绍却没有在官渡停留,而是直接率大部返回了冀州,只留下张郃领一万大军继续驻扎在延津。朱温猜测到,袁绍和马腾这一战,必然是让双方都实力大损,虽然看起来袁绍胜利了,可是被马腾那一次夜袭,人马损失也有一两万,粮草辎重更是被烧毁了很多,况且袁绍的后方也不太安稳,所以袁绍才会选择暂时撤离。不过,无论到底袁绍是因为什么原因退兵,他都已经想好了,趁着吴立仁现在还不敢和朝廷正式翻脸,将郭侃和冉闵大军从汝南郡彻底赶出去,以确保许都的安全。

    许都。

    刘协坐在朝堂中央,一众文武分在两侧,这时朱温走了出来,高声说道:“启奏天子,马腾和袁绍大军厮杀,全赖天子洪福,双方损失惨重,已经各自罢兵。马腾留魏冉并五千兵马驻守雒阳,袁绍留张郃并一万大军留守延津,其余都各自回去。”

    听到这里,刘协也总算露出了难得欣喜之色,他立刻起身说道:“此事多赖司空筹谋,爱卿是功不可没!”

    这时吕布也出来说道:“陛下,不仅如此,连一直战无不胜的吴铭,也在司空小心策划之下,屡次败退,可谓是扶大厦于将倾挽狂澜于既倒,汉室兴衰,全赖司空。司空功劳之大,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请陛下加以封赏以示嘉奖!”

    听到这里,刘协有些愣住了,这吕布虽然是个反复小人,可是念在这次他主动背叛曹操,他心中本来还是十分欣慰,可是现在吕布为了朱温吹嘘这些微末功劳,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吕布显然是得到了朱温的授意,毕竟吕布已经认了朱温义父。

    “如今司空已经位列三公,位居人臣之极,不知温侯以为,还需要何种嘉奖才好?”虽然刘协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很差,可是他还是依然表现的十分喜悦。

    “陛下,汉室全赖司空之力,司空之功,可晋封为国公,以示嘉奖。”

    吕布的话,顿时让朝廷之上的文武百官议论纷纷,更有甚至,已经有人站了出来,直接出言反对。

    “从高祖立汉以来,爵位便以侯爵为尊,未曾闻听谁曾封过国公,就连昔日霍光,也不曾封为国公,何况是司空?陛下,臣以为万万不可!”

    刘协心上一喜,连忙望了过去,原来正是伊籍,他点了点头,不过还是装作有些为难,皱了皱眉道:“伊籍所言极是,虽然朕也很想嘉奖司空,可是不合旧制,温候不如另外再提一个。”

    这时章邯哈哈一笑,拱手说道:“自尧舜以来,自古都有立国公;昔日周公,召公,无一不是,为何到陛下这里,就是不符合旧制了。”

    伊籍听闻章邯竟然用周公来和朱温相比,他忍不住大声喝道:“朱温何德何能,敢和上古先贤相提并论?如今汉室四面为敌,风雨飘摇,汝等不思为国除敌,反而在此玩弄权术,岂不是让人笑话?”

    “伊先生此言差矣!为国杀敌,也需要名正言顺,也需要将士一心,司空晋封国公,不是张韩一人的主意,而是三军将士共同的心愿!不信请看殿外!”

    章邯嘴角一笑,顺手一指,瞬时只听到外面不知多少人马齐声喊道:“望陛下加封司空为陈国公!”

    这一幕,顿时让殿中的文物脸色一变,这明显是朱温打算用武力逼迫刘协封他为陈国公。

    一旁的杨彪终于也忍不住了,他走出来对着朱温说道:“司空,当初曹操也不曾晋封国公,汝今日想要这样,是不是有些让人太过心寒了?”

    朱温此时苦笑了一声,表示一切都和自己无关,他拱手对着众人拜了一拜,又对着刘协说道:“陛下,臣自知才德不足,所以臣绝不敢称公。”

    他刚一说完,只听得殿外的将士又一起鼓噪呐喊起来,这让刘协再次无力地瘫坐下来,朱温的面目终于露了出来,可是如今他如果是不答应,他知道这大殿之上,怕是又要血溅满地了。

    “司空,这是众将士的心愿,你若是不答应,恐怕会凉了众将士之心,还请司空不要推辞,朕下令,今日就加封朱温为陈国公。”

    公元200明年秋,刘协下令,加封朱温为陈国公,封地在陈留郡、汝南郡等地,赐九锡,于陈留建都,暂时在许都建立临时的国公议事府。同时拜章邯为前将军,吕布为后将军,其余原来属于曹操麾下的文武,包括满宠、傅巽、吕虔、贾逵等人,也各自受到了朱温的加封。

    而杨林接到朱温的命令后,也终于决定全力出手,再次采取一次大规模的行动。

    “将士们,陈公这次让我要将郭侃等人赶出汝南,至少也要赶回汝阴。我看那吴铭,或许真的不敢和天子撕破脸,所以一直忍让,只不过若是我再行动,或许真的会让他狗急跳墙,不过如今汉室江山风雨飘摇,摇摇欲坠,我杨林愿意为汉室江山拼这一回。”

    杨林的手下都是他的几个太保,自然都是以杨林马首是瞻,这个时候,从一旁站起来一个人道:“义父,那郭侃连连撤退,一定是因为义父的威名,这一次,孩儿愿意领兵五千,和八弟一起,做个先锋,试试那郭侃。”

    杨林哈哈一笑,摆了摆手道:“老七,郭侃手下精兵猛将众多,你不是他们的对手的。”

    这个求战之人正是薛万彻爆表出世的小尉迟孙新,被杨林收作了第七太保的孙新,但是杨林是知道他的本事,所以他要是出战,甚至连那杨雄都斗不过,他又怎么放心让他去呢?

    这时另一人站了出来,拱手说道:“义父,虽然敌人兵多将猛,但是他们也是一直慑于天子威名,不敢与义父正面相争。所以我与七哥此去,只是为了试试郭侃。若是他真的敢动兵,到时候义父再率大军,以天子之名问罪,这才名正言顺。所以孩儿以为,七哥之言不无道理。”

    这个老八,便是孙新携带出世之人孙立,在水浒传中,孙立是兄长,可是爆表在三国中,孙新竟然当了哥,虽然实力还是不咋地。

    可是孙立的话,却让杨林稍微思索了一下,还没等他点头,这时索超也起身说道:“义父,如果是因为这样,孩儿也愿意和七弟、八弟一起,请义父准许!”

    “算了,老四,你性格急躁,太过鲁莽,你和他们两人一起,必然不会听他们的劝阻,到时候再闯出什么篓子,怎么办?”

    索超一听,急的抓耳挠腮,过了一会,他好像终于下定决心,再次请命道:“索超甘愿立下军令状,到时候一切都听七弟的,这样义父可以放心了!”

    杨林呵呵一笑,点了点头,“如果真的可以做到,那就让你们三人同去,不过千万记得,若是惹怒了郭侃,切记不要和他们正面相争,我会亲自率领大军在后策应。”

    几人一起拱手领命而去,杨林也令其他几人各自做好准备,兵发郭侃大军驻地固始城。虽然索超和杨林保证要听孙新的话,但是杨林还是把先锋主将的位置给了孙立,相比之下他更相信孙立的统军能力。

    三人带领大军一起来到了固始城下,早有将士将有敌军来袭的消息报给了郭侃,这时郭侃正和蒋将、杨雄兄妹二人一起议事,听到这个消息,郭侃连忙问道:“敌人有多少兵马?是何人统领?”

    听到有敌来犯,蒋将等人已经义愤填膺,那探子回报道:“回都督,旗号是打着孙字,兵马约有五千人。”

    他刚一说完,蒋将立刻起身说道:“都督,虽然不知道这孙子是谁,但是八成又是杨林这老匹夫派来的。他欺人太甚,末将愿意出城斩了敌将,以报昔日步步紧逼之仇。”

    郭侃点了点头,他等这一天也很久了,他知道吴立仁的计划,这也是他一直愿意妥协的原因。

    “好!杨林老匹夫欺人太甚,我今天即使冒着被主公怪罪的危险,也要给他们一个教训。蒋将听命,令你领大军五千出城迎敌,记住,许胜不许败,记住,到时候先说这些话,这样才能让我主能够在名义上能够和杨林一战。”

    接着,郭侃便小心嘱咐了蒋将一番,蒋将听完,大喜过望,接过将令,出去点兵。

    这时,孙立等人已经率部来到了固始城外,而蒋将也已经在城外摆好阵势,迎候孙立大军。

    孙立见到蒋将已经摆好阵势,做好准备,也自知不能直接攻击,便先策马上前,对着蒋将高声喊道:“呔,我乃汉家天子靠山侯卫将军杨林麾下先锋大将孙立,今日奉天子的诏令靠山侯的命令,前来收回固始城。汝等要是还承认是汉室之臣,就速速弃城投降!”

    孙立的话,便是直接将汉室天子捧了出来,这也是杨林现在唯一能够震慑的了吴立仁的东西。若是郭侃敢不听命令,那就是违背天子旨意,等同于造反,所以杨林笃信,一向以汉室忠臣自居的吴立仁不敢违背。

    蒋将听完,不由得哈哈一笑,手中大刀向着孙立一指道:“孙立小儿,汝是何人敢在此胡胡言乱语?汉室江山,自然是汉家天子所有,我主为天子诛杀叛逆,平定四方,有多少好男儿的鲜血和性命才换的这些土地!怎么能轻易放弃?况且,我主也是天子亲自册封的镇国大将军,莫非不能驻守在这里?”

    孙立听着蒋将的话,不由得皱了皱眉,继续说道:“既然吴铭大将军是汉室忠臣,那我这里有天子诏令在此,让他将大军撤出汝南,去消灭逆贼曹操,汝等难道还敢违抗不成?”

    “哈哈,杨林匹夫是耍的什么心思,你以为我会不知道?这天子诏令是假,而朱温图谋不轨倒是真的。天下人谁不知道,就在前段时间,朱温老匹夫以重军逼宫,强迫天子晋封其为陈国公,如此胆大妄为不遵礼法,其叛逆之心甚至比曹操更甚。这诏令一定是他假借天子之名发布的,汝等匹夫还敢在此耀武扬威,莫不是以为我蒋将好欺负不成?”

    蒋将的话,让孙立有些犹豫,但是这个时候,他也不能不战而退,犹豫了一下,他挥了挥手中的长枪,大喝一声道:“既然你如此冥顽不灵,那我们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孙立正要策马上前,却看到身后有一匹快马冲了过来,口中高喊道:“八弟且慢,你是大军主将,不可轻出,索超来会一会他!”

    索超一出,蒋将不由得冷笑一声,他对这个索超已经忍耐很久了,屡次从自己手上逃脱,所以这一次,他决心抓住机会,拿下索超。

    蒋将催马上前,手中霜寒刀在阳光的照射下,映出了刀光闪闪,索超大喝道:“蒋将,受死吧!”

    “滴!检测到索超技能急先锋触发,武力+3,智力-2,蘸金斧武力+1,当前索超武力提升至94,智力降低至63.”

    索超的金斧用力劈了过来,蒋将不急不躁,看准他的斧子,霜寒刀似慢实快地迎了上去,两人的力道都很大,这一撞之下,顿时产生了巨大的轰鸣声,索超的力气更胜一筹,然而蒋将却是巧妙地化解了一部分的力道,让他并没有受到太多力量的反震。

    “滴!检测到蒋将技能将才触发,统率+3,武力+3,九转霜寒刀武力+1,当前蒋将武力提升至99.”

    两人错马相交就是一个回合,虽然外人看起来是平淡无奇的一招,但是两人却都不敢有一丝的大意。两人调转马头,再次返回,这一次,蒋将手快,率先出刀,一招力劈华山呼呼生风地使了出去,直直砍向了索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