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39、薛氏同心退罗成 田丰献计劝张郃
    颜文二将回到阵中,来到了袁绍面前,袁绍的话,直接让文丑差点忍不住笑了出来,心中暗道:幸好自己叫文丑,不然主公一定还会给我改名字。

    “文丑,你还好意思笑?蠢货,你以后也别叫文丑了,就叫甄丑吧!”

    颜文二人垂头丧气,他们心中也是气恼万分,可是为何马腾军中会有马超庞德这样的角色,又多了罗成丁彦平这样棘手的对手,颜文二人也是有心无力。

    “薛基薛友,你们两个上!”

    望着罗成还在嚣张地叫喊着,袁绍此时铁青着脸,没有理会颜良文丑,只是对着薛氏兄弟大声下令道。

    薛万均和薛万彻一起上阵,薛万均迎向了罗成,薛万彻冲向了丁彦平,四人再次厮杀在了一起。丁彦平和薛万彻,算是枪逢对手,将遇良才,两人打的不相上下,虽然起初绿沉枪的奇怪让薛万彻备受折磨,但是经过数十回合,薛万彻总算摸透了其中的玄妙;而另一边,罗成和薛万均也是争的你死我活,只不过罗成刚刚斗了颜文二将近百回合,体力有些消耗,这时他心中暗道:看来想要杀此贼,还是要用回马枪才行。但是他记得临行前马腾的嘱咐:若是颜文二将先上,力败之;薛氏兄弟上阵,则需要败回。

    罗成和他斗了约有五十回合,卖了个破绽,调转马头就走,口中喊道:“今日你们合力战我,实在可恨,有本事明日再战!”

    看到罗成退去,丁彦平也双枪齐出挡住了薛万彻的长枪,继而也调头就走,留下薛万彻兄弟哈哈一笑,也不再去追,口中嘲笑道:“罗成匹夫,就这点本事还敢猖狂!有本事明日我们各自领兵来战,再来一决雌雄!”

    看到薛氏兄弟将罗成丁彦平击败,袁绍的脸色总算好了点,“幸好吾有薛基薛友二将,否则如何迎战这西凉猛将啊!”

    这时一旁的田丰呵呵一笑道:“主公莫非忘了关张二将乎?”

    这一句话好像提醒了袁绍,他哈哈一笑道:“若非元皓提及,我险些忘了此二人!来人,快去青州,给刘备传令,让他速带关张二将前来破贼,不得有误!”

    这时许攸眉头皱了一皱,出言提醒道:“主公,如今曹操穷途末路,正在山东、齐国一代;虽然他现在已经入丧家之犬,但是麾下猛将还是有很多,若是将关张二位将军调过来,恐怕到时候三公子不是曹操的对手,这该如何是好?”

    许攸的话,让袁绍愣了一下,继而点了点头道:“子远所言极为有理!我手下还有薛氏兄弟、河北四庭柱在,若是将关张二将调过来,我儿岂不是危矣?此事万万不可行!”

    听到这,田丰有些着急道:“主公!如今曹操面临着吴铭的进攻,他哪里还有实力与三公子为敌?如今官渡相争才是最关键的,若是真的能灭了马腾,则可进军三辅之地以向中原,这是王霸之路啊!焉能因为一个破落之曹操而罔顾大业?主公千万要三思啊!”

    袁绍显然有些不高兴,十分不耐烦地答道:“田先生休要多言,我这几个儿子,就三子颇像我,我甚爱之,岂能让他独自面临曹操此等奸雄?有玄德兄弟三人助之,我才放心。我也老了,王霸之业或许要留给后辈去完成了。”

    “可是……”

    田丰还想再说点什么,直接被袁绍打断了,“元皓不必多言,区区一个马腾,又有何惧?况且将在谋而不再勇,我以河北三州之地,兵多将广,难道还对付不了一个区区马腾?若是真是这样,汝等可都要反思去了。”

    田丰叹了口气,接着忽然好像想到了什么,急忙说道:“主公,今晚是韩猛将军值守,属下以为,当再派一将领兵和他一起值守,以防万一。”

    听到田丰的话,袁绍好像听到了一个大笑话一般,“元皓你是说马腾会前来劫营?哈哈哈,我如此羞辱于他,他都不敢出营与我一战,他还敢劫营?今日他让罗成出营搦战,便是想出一口气,这不,气出完了,马腾又紧闭寨门,坚守不出,马腾若是不太愚蠢,会一直守下去的,田先生你多虑了!”

    “主公,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田丰依然是不依不饶,不过袁绍十分自信,冷笑道:“我还怕这匹夫不来!若是真的敢冲出来,那我十几万大军还怕他区区几万兵马劫营不成?”

    “主公,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田丰依然据理力争,然而袁绍此时被他争得心烦意乱,大喝一声道:“来人,将田丰给我轰出去!”

    “忠言逆耳啊!主公!”

    田丰被拖出去的时候,还在不停地喊着,但是他越是这样,越是激起了袁绍的反感。

    不过袁绍对田丰立过的功劳还是比较清楚,所以只是将他轰了出去,并没有关押起来。

    田丰出来之后,过了一会,看到张郃也走了出来,他连忙上前说道:“张将军!”

    张郃呵呵一笑,拱手说道:“田先生!刚刚主公在气头上,你就不该再钻这个牛角尖!”

    “张将军,田丰有事相求!”

    听到这里,张郃皱了皱眉道:“田先生有什么事情?但说无妨,至于能不能帮上,郃不敢保证!”

    “韩猛将军随猛,但是锐而轻敌,平日让他巡视,也无关紧要,但是如果今夜敌人前来袭营,恐怕韩将军不能担当大任,张将军不如带领自己麾下大军和韩将军一起分别巡视南北大营,一旦事情有变,张将军也好能够及时救援。”

    田丰虽然说的很轻松,但是对张郃来说,却是相当为难;没有袁绍的命令,他自己倒是可以巡视,但是想要手下的将士一起行动,却需要得到袁绍的批准。

    “田丰明白张将军的为难,只不过此事事关重大,若是今夜无事,某自会去和主公请罪!若是今夜真的敌人前来袭营,将军可及时抵挡,反而会立下功劳!如此有罪则田丰一人承担,有功,则将军可以领之,有何不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