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34、马腾言语激袁绍 马超雄烈战文丑
    颜良长叹一声,翻身上马,带着残兵败将,去见袁绍。

    听到颜良惨败的消息,袁绍顿时怒不可遏,立刻大声吼道:“汝睁着当先锋,却如此不小心,害我大军折损,堕了我三军士气,实在是罪不可赦。来人,将颜良给我推出去,斩!”

    袁绍的话让颜良如遭雷击,脸色一变,立刻跪下求饶道:“主公饶命啊!”

    这个时候,大将文丑也走了出来,替颜良求情说道:“主公,念在颜将军一直以来忠心耿耿,过去也立过不少功劳的份上,饶过他这一次吧!”

    袁绍还没有说话,这是谋士田丰也站了出来,拱手对着袁绍说道,“主攻,阵前斩将于军不利啊!况且现在正是用人之际,还望主公,饶过严将军,这一次,让他戴罪立功。若是再败,两罪并罚!”

    袁绍想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说:“也罢,就听田先生的意思。颜良,这次是看在,田先生的份上饶你这一次,若是日后,不能戴罪立功,定让汝身首异处。”

    听到这句,颜良如释重负,立刻拱手拜道:“末将定然不负主公厚望!”

    “活罪可免,死罪难逃。来人,将颜良出去重责五十军棍。”

    过了一会儿就听到帐外传来颜良的惨叫之声,袁绍看着田丰问道:“元皓,如今出师不利,士气受到影响,我该如何是好呢?”

    田丰想了下答道:“马腾手下有能人,特别是那个高仙芝,确实有几分本事。但是如今马腾羽翼未成,主公麾下十万大军,三倍于马腾,只要主力大军一到,马腾纵然有再大的本领,也无济于事。主公请勿担心!”

    田丰的话让袁绍顿时转忧为喜,哈哈一笑道:“元皓之言正和我意!来人,传令下去,大军加速前行,到了官渡安营扎寨,我要和马腾小儿决一死战!”

    众文武齐声应命,第二天,大军一起继续加速前行,只不过颜良因为受了一顿军棍,身上伤痛,不能骑马,便让人抬着前行。文丑骑马在他身边,叹了口气道:“颜将军受苦了!本以为能够争个机会挣点功劳,没想到却沦落至此,实在让人唏嘘不已。对了,传闻那西凉锦马超武艺非凡,不知颜兄是否领教了?”

    颜良重重哎了一声,“我还没有和马超交过手,只不过马腾另一大将名唤庞德,身手也是相当了得,我不敌他。日后,若有机会,你我兄弟还是要联手,我想别说庞德,马超也一定不是对手。”

    又过了一天,袁绍大军终于来到了官渡,他下令大军安营扎寨之后,带着袁谭和薛氏双雄一起策马来到马腾大营之前,远远观望。这个时候,马腾军中将士早就将袁绍来窥探军营的消息传给了马腾,马腾听闻袁绍亲自来,不由得哈哈一笑,豪气万丈地说道:“令明,孟起,走和我一起去见见故人。”

    马腾翻身上马,带着马超和庞德一起向着袁绍等人而去。

    远远的,袁绍就看到马腾几骑过来,他心中一惊,不过随后看着自己身边的薛万彻和薛万均、文丑等人,心中也安定了下来,驻足不前,直直望着马腾。

    这时只听得马腾在离袁绍十几步的地方勒住缰绳,大声喊道:“本初兄,许久不见,一切安好否?”

    袁绍和马腾的交集,自然是在当年十八路诸侯讨董之时,现在已经过了十年,两人也都已经变苍老了。马腾就是想到之前的交情,所以才打算就带着马超和庞德两人先和袁绍碰一面。

    “哈哈,寿成兄,多年不见,你现在倒是愈加的意气风发,胆大包天了!虽然我现在不是盟主,但是这天下诸侯,谁不敬我几分!你竟敢对我兵戈相向,莫非以为我不敢拿你怎么样吗?”

    袁绍的话,马腾不以为意,拱手说道:“本初,你袁家四世三公,门多故吏,天下诸侯确实都需要敬你三分。但是,再怎么说你都是汉室公卿,也不能对天子太过无礼,否则那曹操便是你的下场。如今曹贼刚刚惨败,汝又要加兵以向天子,莫非是存心造反不成?”

    “马腾!巧言令色又有何益!我举兵自然是为了扶保汉室,如今朝廷之上皆是狼心狗肺之人,鹰犬桀桀之辈,天子在他们手中,必然会遭到欺辱。清君侧,兴汉室,是我辈应尽之责,岂是你这无知之徒所能了解的。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你我还是战场上定个高下吧!”

    袁绍此时自信满满,所以他也不想和马腾多费唇舌,转身就要走,这个时候,马腾伸手止住袁绍,呵呵一笑道:“本初兄,许久不见,为何如此着急?十年前汜水关前,华雄逞凶,让我等十八路诸侯尽皆束手无策,本初可还记得?”

    袁绍听闻,捋了捋胡须,呵呵一笑道:“怎么?马将军今天想来叙旧?”

    马腾摇了摇头道:“非也非也!记得当时本初曾言:可惜吾上将颜良、文丑未至!得一人在此,何惧华雄!数日前,我麾下大将庞德和那颜良斗了一斗,哎,可惜,斗不过数十回合就败退了,看起来本事也不过尔尔,本初兄的上将实在有些让人失望!不知文丑今日是否来了,让我儿孟起,去和他切磋一番,如何?”

    被马腾这样一番说辞,顿时激得袁绍怒发冲冠,他手中马鞭对着马腾一指道:“马腾匹夫安敢如此欺我!文丑,你可敢应战,一雪颜良前耻!”

    文丑自然不惧,大喝一声道:“末将愿斩马超首级,献于主公!”

    马超策马横枪,哈哈一笑道:“文丑小儿,休要夸口,吃我一枪!”

    文丑拍马舞枪冲向阵中,马超也一骑飞出,两人瞬时战在了一处。马超手中龙骑尖闪闪发亮,坐下沙里飞神采奕奕,一身银盔银甲在阳光的照射下更是熠熠生辉,在战团之中,宛如一条小白龙纵横驰骋着。而文丑,虽然是河北上将,一杆铁枪也使得出神入化,可是在马超的光环下,却依然是被压得抬不起头,文丑虽然心中十分不忿,可是对马超的枪法确实佩服的五体投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