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30、司马懿装病拒马腾 张春华吃醋讽孔明
    她神色错愕,显然没有预料到门外竟然有那么多人,不过此时她心一横,来到了司马防面前,十分委屈地说道:“父亲大人!仲达又遗矢在床,妾身实在忍受不了!还请父亲大人做主,让仲达休了我去吧!”

    司马防长叹一声,好像这家丑被马腾等人撞到了,颜面无光。 .t.

    “春华,你先下去吧,此事容后再议!现在有贵人在此,不可放肆!”

    马腾望着张春华,皱了皱眉,还是有些不相信,向司马懿的卧室走了过去。张春华看到马腾又要进去,脸色一变,连忙喊道:“贵人止步啊!”

    马腾没有理会张春华的话,继续向前走着,只不过刚一进门,闻到一股屎臭和尿臊味扑面而来,熏得马腾几乎睁不开眼,里面的床,躺着一个人,一动不动,好像死了一般。

    马超和庞德早已经掩鼻,同时劝道:“主公,出去吧!这里的味道实在有些令人作呕!”

    这时司马防等也跟着过来,眼的泪又再次流了出来,他领着马腾出来之后,哀叹一声道:“我这可怜的孩子啊!”

    此时马腾总算愿意相信,这司马懿真的是重病,无奈之下,他只能退而求其次,想带司马防一家还有其他七个儿子一起入仕。司马防同意了,但是坦言要处理完司马懿和张春华的事情之后才能去往雒阳追随。

    马腾不疑有他,再加前线高仙芝和张郃在对峙着,他也有点不放心,便留下十多骑“保护”司马氏一家后,再次返回雒阳。

    马腾刚走,司马防便立刻快步返回,直接来到了司马懿房,将躺在床的司马懿以及张春华喊了出来,继而十分生气地望着两人道:“为何将房弄得如此模样,这也太有失体面了!”

    这时张春华直接接到:“父亲,若是不如此,那马腾进去查看仲达的腿脚,他是习武之人,万一看出什么端倪,我等苦心岂不是白费?”

    “仲达虽然有些小聪明,但是却也不是那济世安民之人,马腾乃是一方诸侯,我不信,这马腾怎么会如此诚心对待仲达。”

    司马防觉得司马懿和张春华有些小题大做,但是司马懿刚要说话,张春华再次开口道:“马腾只是有勇无谋之猎犬耳,早晚会被龙虎所害!仲达若是不这样,我司马家真的跟随了马腾,他日马腾败亡之日,我等岂不是会受牵连?”

    司马防面有不悦地盯着司马懿看了下,司马懿这才拱手应了一句:“夫人言之有理,父亲大人不如早作打算,快快离开温县。否则一旦等马腾意识到被骗,必然会兴师问罪,那时我司马家可罪责甚大了!”

    司马防哎了一声,“这天下诸侯相争,我等要去哪里才能独善其身呢?”

    张春华正要开口,司马防眼睛瞪了她一眼,“春华休言,让仲达来说!”

    张春华被司马防一句话堵着,心不悦,堵着气不说话,司马懿这才拱手答道:“父亲,如今袁绍和马腾对抗,袁绍如今领幽并冀三州之地,带甲数十万,冀州几年之内,必然稳若泰山,我等前往冀州隐居起来,看天下形势再定出路。”

    正在这时,忽然一声大笑从门外传来,“仲达胸怀大志之人,为何五次三番不肯从事?”

    司马懿眼神一凛,忽然冒出一股冷意,只不过刚一抬头,看到来人,那冷气瞬间转暖,哈哈一笑快步走了过去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孔明先生!”

    来人正是举荐了司马八达的胡昭胡孔明,他举荐完之后,也立刻来到温县,想看口这司马懿到底是何反应,没想到司马懿还是用这种手段给推掉了。

    “看来那马腾便是胡昭你胡乱给招过来的了?”张春华面有愠色地责问道。

    胡昭没有理会张春华,而是笑着望着司马懿道:“我本想,若是马腾来个突然袭击,能让仲达被迫走仕途,没有想到马腾还是被你们给骗过去了。”

    司马懿呵呵一笑,拉着胡昭走向了自己的书房,边走边喊道:“夫人,帮我们准备一壶好酒!”

    张春华虽然十分不情愿,但是也还是板着脸去做了。

    胡昭和司马懿一起来到书房之,胡昭摇头叹气道:“仲达满腹才学,难道要和我这穷酸儒生一般老死山林不成?四方诸侯,唯有这马腾可算的真正的忠于汉室之人,仲达若是诚心辅之,以后必然可以扶保汉室再兴,他日名垂青史,也不枉这一身才学!”

    司马懿拉起胡昭之手,微微笑道:“孔明兄!马腾虽然算是忠臣,可是这汉室已经名存实亡,即便是太公再世,留侯复生,也是无力回天。司马懿虽然不敢说有什么大才,但是却也懂得审时度势,明哲保身。如今曹操快要灭亡,原有袁绍、吴铭两方大诸侯争雄,前途未知,我还是暂时观望一番再说。”

    “即便如此,仲达也需要先择一明主才好,否则一旦等到大局已定,仲达再去相投,没有资历和声望,想要出人头地,是不是太迟了?”

    胡昭不能理解司马懿的想法,像司马懿不能理解胡昭也满腹经纶偏要做一个闲云野鹤的隐士一般,但是两人却都尊重彼此的决定。如这次,胡昭费心心思把马腾给带过来,司马懿不想出仕,胡昭也没有当众揭穿,只是事后来喝司马懿吐槽一番。

    “懿心里有数,孔明兄,我们好久没有一起举杯畅饮、促膝长谈了,不如今日留下来,一起促膝长谈到天明,如何?”

    司马懿刚说完,却看到胡昭连忙摇起了头,“尊夫人已经很厌烦我了,若是真的和你促膝长谈,冷落了她,怕是明天会被她的眼神杀死!”

    “孔明兄哪里的话,张氏那里我自去说,今日一别,我便要离开故土,他日不知何时才能再见!”

    胡昭听完干司马懿的话,也不由得感慨万千,前抱住司马懿,语气唏嘘地喊道:“仲达!”

    正在这时,张春华端着烫好的酒来到书房,正看到两人这般拥抱在一起,她将酒壶用力放在桌子,冷冷说道:“孔明!这酒是热的,我夫君的胸膛是不是也一样是热的?”

    而马腾回到雒阳之后,将之前的事情详细说给姚崇听,姚崇听完,皱了皱眉头,问向马腾道:“不知主公可还记得那司马懿夫人张氏身有什么特殊的味道吗?”

    马腾没明白,莫名其妙地答道:“元之何出此言?那张氏身香味如何,我一个沙场征战的男子汉,岂能辨识?若要再次讨论,可是有些失礼与人了!”

    ://..///36/3651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