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20、朱温请命诛逆贼 吕布突袭刺曹仁
    纵然朱温说的如何冠冕堂皇,大义凛然,但是他的话,刘协一点都没有相信,因为他一直都记得,自己的孩子,死在了蒋玄晖的手中,而蒋玄晖正是朱温曾经的部下。虽然刘协痛恨曹操,但是对朱温同样没有什么好感。况且朱温忽然出现,又说了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他不敢相信到底是不是曹操派来试探自己。

    “曹丞相乃是国之栋梁,有功无过,朱将军不可如此诋毁于他。”

    朱温冷笑一声道:“陛下难道忘了董贵妃伏皇后之死了吗?这些难道就是陛下所说的曹贼之功?”

    听到这里,刘协忍不住怒吼道:“我不但记得董妃和伏后之死,我还记得我那皇子惨死在蒋玄晖的手上,你和曹操,本就是同流合污,何必在此惺惺作态,想要干什么,就直说!”

    朱温上前两步,痛心疾首地喊道:“陛下!那蒋玄晖叛逆之人,被曹操拉拢,竟然做了如此大逆不道之事,臣每每想起,都心如刀割,悔不当初一刀砍了他。可是大错已经铸成,陛下,如今曹贼四面楚歌,臣请诛杀曹贼合家老小,否则若是陛下怪罪臣的话,就请陛下杀了臣,以谢天下!”

    刘协心中想:你想死就自杀算了,可是看到朱温身后的一员虎将,手持利刃,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他又已经不敢说什么。刘协忍着怒气,赔笑说道:“朱将军忠心可鉴,朕,朕怎么会怪你呢!只是在许都,曹操党羽甚多,想要诛杀,何其困难,若是事有不成,反被其所害,那就大事不妙了!”

    朱温嘿嘿一笑道:“陛下不必担忧!曹贼倒行逆施,朝武大多已经看他不顺眼,如今他出征在外,不曾回来,许都兵马也仅仅只有数千,臣手下有大军一万,想要对付,何其容易。而在外之将,除了曹操、曹仁等本部兵马,杨林和韩彪,本是汉室忠臣,陛下可以暗下密旨,令其诛杀曹贼,其必然会为陛下马首是瞻!至于曹仁,听闻其襄阳一败,损兵折将,如今只剩下残兵数千赶往许都,想要除之,只需要略施小计便可。如此又有何惧?”

    本来刘协对从曹操恨之入骨,如今听到朱温已经将诛杀曹操的所有事情都考虑清楚,他自然是非常乐意,哪怕这个帮自己报仇的人也不是什么好鸟,他也认了。

    “好!朕现在就下旨,加封,加封朱将军为骠骑将军,全权负责诛杀曹贼一事。只不过如今玉玺,玉玺还在曹操府中,若是将军抄家之时,万万要留心一下。”

    朱温咧嘴笑了一笑,继而躬身一拜,“臣必定为陛下竭心尽力,扶保汉室!”

    第二日,朱温便带着大军离开,名义上是前往陈留,抵挡张郃大军,实际上却一拐弯,直接赶往曹仁回军的途中,在昆阳遇到了曹仁大军。

    此时曹仁和张辽大军何在一处,约有六千多众,但是经过这一败,大军已经全无士气,麾下文武只有张辽、吕布、施琅、梁习、贾逵等人。当曹仁看到朱温大军逼近之时,颇为诧异,连忙让朱温上来问话。

    朱温带着章邯等人,一起来到曹仁面前,拱手说道:“征南将军,许久不久,竟然落魄至此,实在让人唏嘘不已啊!”

    曹仁一脸谨慎地望着朱温,大喝一声道:“朱温!我的事情不需要你多管,你不是驻守在汝阴?为何会在此处?发生了什么事情?”

    “汝阴兵败,所以我就退回了许都,保佑天子安危。听闻征南将军新败,天子特让我来传诏,勉励将军一番。”

    朱温呵呵一笑,一脸温和地望着曹仁,曹仁眼中越来越多的疑惑,他的手已经放在腰间的佩剑之上,望着朱温道:“天子诏书在哪里?”

    这时只见朱温从袖口拿出一道诏书,继而神色一变,厉声喝道:“曹仁跪受天子诏书!”

    曹仁正想发作,可是看到如此大庭广众之下,他心中有点犹豫,不敢太过放肆,所以他才翻身下马,同时示意张辽和吕布跟在自己左右,才来到朱温面前,跪下行礼道:“臣曹仁奉诏!”

    “曹操逆贼,大逆不道,欺君罔上,朕特令骠骑将军朱温就地诛杀曹贼合家老小……”

    朱温还没有念完,曹仁已经脸色大变,连忙起身,拔出佩剑,怒骂一声道:“朱温,你想造反不成?就凭你,还太嫩了点,谁敢杀我,谁能杀我!”

    曹仁此时终于明白了朱温整这些名堂是什么意思,他知道许都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即便这朱温是矫诏,那也一定是他控制了大局。

    “哈哈,曹仁小儿,这是天子诏书,人言: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你还有什么话说?”

    朱温冷笑着望着曹仁,曹仁大喝一声道:“朱温匹夫造反,左右谁给我拿下!”

    曹仁刚说完,只听得一声大吼:“吕布奉命诛杀逆贼!”曹仁这时候才松了口气,有吕布在,这朱温即便有一万大军,也未必能在自己手上占得便宜。

    正当曹仁回头一看,就看到一道残影向自己而来,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就感觉到一阵钻心疼痛,定睛一看,那穿过自己身体的不正是吕布的方天画戟吗?

    异变突起!连吕布身边的张辽也没有料到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但是眼看吕布忽然对曹仁下手,他顾不上什么,一枪刺向了吕布,想要将曹仁救下。这个时候朱温身边的章邯也紧跟着出手,他出手极快,张辽心中念着曹仁,也没有注意章邯,一下子就被章邯的武器架在了张辽的脖子上。

    此时曹仁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吕布竟然对自己出手,他用最后的力气说道:“吕……布……匹夫……你,你怎么……”

    吕布哈哈一笑道,“曹操当日夺我妾室之时,可曾料到会有今天?我就让你们知道,什么是夺妻之恨!”

    说完,吕布猛然将画戟抽出,曹仁直接软绵绵倒了下去,张辽和曹仁身后其他文武一起大喊道:“征南将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